快眼看书 > 玄幻魔法 > 挖坟去 > 正文 36被木仆寄生

正文 36被木仆寄生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我的美味儿媳   欲仙欲死沈曼   绝色儿媳   美女老师俏儿媳   明星潜规则之皇   飘飘欲仙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黄泉杂货铺   最强医圣林奇   蜜桃小渴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哑巴秦立  

    这个丹炉的封闭性显然极好,炉口一打开,草木那种特有的苦涩香气伴随着一阵飘渺而起的烟雾,在丹炉里缭绕盘旋而散。

    轻薄的灰色药尘里显然覆盖着什么,我刚想伸手去把那东西拿出来,就见唐十四挤了过来,“这么危险的东西,怎么能让女孩子家家的去碰,我来,我来。”

    如果我不是深知唐十四爱财如命的本性,真是差点就相信了。

    “谁都不准动!”

    唐十四这里正暗搓搓的伸手,忽就听到山本一郎的声音急切的传来。

    疯狗把背着的山本一郎放下,将一根拐杖递给身后的山本一郎,而原本看上去毫无行动能力的山本一郎,竟然搀扶着那根拐杖,巍巍颤颤的站了起来,虽然看上去步履艰难,但是确实能自己行走没错。

    “吾生百余岁,结缘慕长生。”山本一郎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炼丹炉,“我找了那么多年,终于找到你了,长生不死属于我的长生不死,我终于找到了。”

    如痴如魔的耄耋老人,蔚然古朴的巨大丹炉还有诡异跪拜着的仙童乐俑,我悄悄拉了一把心不甘情不愿的唐十四,示意他趁着这会疯狗和山本一郎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溜掉。

    他对我暗中点点头,借着山本一郎过来我们两个让地的空隙,往身后跪着的乐俑那里退了不少。

    唐十四对我使使眼色:我们往哪去?

    我犯了难,上面的墓室被人炸裂,底下的机关里还存在着红背蚰蜒和跳尸,这上下夹击的往哪溜。

    不经意的,我看到了不远处散碎的乐俑和消失与墓穴深处的血道,或许,这也是一条生路。

    我示意唐十四往那边的方向跑,唐十四却抓住了我的手腕,他看着山本一郎的方向,眼中满是惊异,“我的天,这就是长生不死药?”

    药灰覆盖的底下,一块黝黑的块状物静静的封存在药炉里,山本一郎惊喜非常如获至宝,颤着一双干枯细瘦的手指将那块像糊山楂一样的东西从药灰里捧出来。

    “我找了你一辈子,所有人都死了,就连我都变成这副模样,可我还是把你找到了我终于能脱离过去,脱离实验,真真正正的重获新生长生不死,我的长生不死,我终于把你找到了。”

    唐十四一脸恶心的看着那个癫狂的山本一郎,“我艹,这老家伙不是打算生吃这玩意吧。这么多年的东西,他也不怕吃死。”

    “别管这个了。”我对着他指指那个血道消失的方向,“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唐十四眼睛一转,抿着的嘴角忍不住往上一扬,他依旧紧盯着山本一郎,可是却握紧了手上的弩弓,“陈千秋,没人告诉你吧,雇佣兵这东西只听雇佣者一个人的命令,但只要雇佣者死亡,这些雇佣兵就成了无主的走狗。”

    “我们打不过疯狗不要紧,只要山本一郎死了,那就什么事都没了。”弩弓瞄准山本一郎的脑袋,手指也渐渐扣上扳机,唐十四眼中的冰冷闪着对生命的漠视。

    拉着唐十四的手指渐渐放下,先前一直和唐十四在一块,让我差点就忘了他的秉性。

    盗墓者,窃取先人厚葬以充自身。

    说到底,唯利是图的唐十四和山本一郎没什么区别,我抽出背包里的三棱军刺,道不同不相为谋,现在是时候和唐十四分道扬镳了。

    我刚转身,就听到一阵破空声清晰的传来,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唐十四按着就地一滚,地上本来就都是唐三彩乐俑,这一滚直接两眼昏花的撞在唐三彩身上。

    唐十四失手了?

    我晃晃脑袋还没从眼冒金星的状态里回神,就听到身边的唐十四一阵骂骂咧咧,“娘希匹的竟然敢坏老子好事,别让我知道你他娘的/是谁!”

    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

    唐十四按着我的脑袋英勇无比的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放了一箭,他这一箭刚一放完,就又缩头缩脑的窝了回来。

    “陈千秋可了不得了,那个百合子成精了!”

    为什么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认识,连起来我却一句都听不明白,百合子不是死了吗,怎么成精了?

    我扶着唐三彩透过他脖子缝隙往外看,之前被疯狗炸塌的墓室虽然被石头封了起来,可是不知怎么竟然被百合子从那掉落的大石里弄出条缝隙,此时她正从缝隙里伸出半截身子直勾勾的看着这边。

    我不确定那是不是百合子,因为她的脖子不仅角度扭曲怪异的歪在一边,她的腰腹上竟然长出了五六条干枯诡异的手臂,此时她的那些胳膊正努力的撑着压住她的石头,试图让她从石头缝隙里钻出来。而之前听到的破空声正是她手上甩着的两条好像鞭子一样长着倒刺的藤蔓。

    这是被木仆寄生了。

    百合子虽然直勾勾的盯着山本一郎,但或许是因为刚刚寄生,她手上的藤蔓像是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挥,哪些站着的唐三彩乐俑全部被她打的稀烂。

    藤蔓不时在头顶挥过,我们两个只能像过街老鼠一样,蒙头趴在地上,“这个疯娘们,活着的时候不让人省心,现在都变成这样了还不让人省心。陈千秋你倒是想想办法啊,对付这种东西你们香师不是最拿手了吗?”

    “木仆是传说中的东西,平常人见都没见过,拿什么对付!”大块唐三彩碎片砸在头上的感觉并不好受,我捂着头去看疯狗,现在只盼望他身上有足够的雷酸汞,能为我们炸出一线生机。

    但是疯狗距离百合子太远了,只有靠近,才能让雷酸汞真正的发挥效用。

    果然,疯狗动了。

    他猫着身子握着他的atak军刀,穿梭在碎陶遍地的唐三彩里,他走的无声无息,如同一尾猎豹悄无声息的靠近了他的敌人。

    藤蔓依旧毫无章法的乱挥着,看上去紧盯着山本一郎的百合子根本没有主意到疯狗的动作,可是我却在百合子那双黑到惊人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计谋得逞的笑意。

    山鹰当时被木仆寄生时还有属于自己的神智,所以这一切都是百合子故意调虎离山,她要的就是柳风可以离开山本一郎。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