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宿主 > 正文卷 第四百零一节 所谓的公平

正文卷 第四百零一节 所谓的公平

推荐阅读: 神道仙尊   我的财富似海深   猎天争锋   一世龙皇   大侠等一等   悠然山村(农家奶爸)   三寸人间   苏厨   绝世剑神   校花的贴身高手   精灵之最强道馆训练家   即使如此我也期待幸福   星界游侠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我师傅是林正英   娇宠嫩妻:闪婚老公撩上瘾   重生真的很淡定   华山神门  

    人口迁移?

    元威、宗域和凌啸三个人面面相觑,发现彼此眼睛里全是惊讶和意外。

    “阿浩,你指的是什么?”片刻,宗域谨慎地问:“是关于这次从对虎族战争中抓获的俘虏吗?”

    这是存在于宗域心底最深处的最强烈期盼。人口即财富,虽然天浩在他看来专横跋扈,强势到极点,然而之前双方毕竟有过合作经历。天浩不是一个吃独食的人,如果所谓的“人口迁移”,指的是对虎族战俘在龙族内部重新分配……这意味野牛部至少可以分到好几万人。

    人人都有贪欲,这很正常。

    天浩继续微笑,完全是公式化的表情:“虎族战俘?你怎么会想到他们?”

    人老了,很多年少时候倍感珍贵的东西都能抛之脑后。眼睛能看到的只有利益,双手能抓住的就是财富,何况宗域并不认为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错。他眼眸深处透出贪婪:“阿浩你是摄政王,是咱们龙族的带头人。你还是磐石城主的时候我就看好你,现在看来果然没错。先王跟虎族人打了那么多年,一直没占到好处。你刚上来这才多长时间,就连续打了好几个大胜仗。”

    一口气说太多话感觉呼吸很不顺畅,宗域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茶,润了润嗓子,笑着继续刚才的话题:“我听说阿浩你这次收获丰富啊!光是从铁颚城缴获的战利品就装了几十艘船,俘虏更是从铁颚城码头一直排到城里……阿浩,人口迁移我是双手赞成。大家都是同族,有困难得互相帮助。说真的,一次性抓太多的人回来,分流处理是个难题。这样吧,我帮你分担一部分,你给我二十万虎族人,我负责安置他们的一切费用。”

    议事厅里忽然变得安静下来。

    元猛坐在宗域下首,他面露忧色,视线在宗域和天浩之间来回打转。好几次微微张嘴想要说点儿什么,还是觉得不方便插话,只得老老实实闭上。

    凶牛之王坐在桌子对面,他同样注视着宗域,目光有些奇怪,左边嘴角缓慢朝上弯曲,与其说是无声微笑,不如说是活动肌肉。

    几秒钟后,天浩打破了这种诡异的气氛。他双手摆在桌上,十指交叉。这动作似乎具有某种意义,低着头,注视着在手背表面不断弹动的手指,天浩低声笑道:“我不明白,究竟是我的表达方式有问题?还是你的想法异于常人?”

    抬起头,锐利的目光直视宗域:“为什么你觉得我会把虎族俘虏分给你?”

    宗域的心脏顿时抽紧,他忽然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导致理解方面出现了巨大偏差。然而改口是不可能的,那只会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尴尬。总之……无论如何只能硬着头皮上:“你是摄政王,你有义务为所有龙族人谋取福利,包括我们。”

    这样的回答不能说是有错,可是在狂牛、凶牛两位族长听来,的确是强词夺理。

    天浩脸上的笑容变淡了:“照你的意思,我应该把所有的战俘拿出来平均分配?”

    事情到了这一步,宗域已经没有退路。他咬咬牙,索性强硬到底:“难道不应该吗?按照咱们牛族人的老规矩,只要打了胜仗,战利品和奴隶就必须……”

    天浩毫不客气打断了他的话:“我们是龙族,不是牛族。”

    宗域厉声回应:“龙族是你搞出来的新名字,但就规矩而言,我们必须遵从原有的牛族法典。”

    天浩的眼睛微微眯起:“看不出来,你的胃口还挺大的。呵呵……为了打下虎牢关,我从去年开始就在白鹿城提前修建船坞和码头。为了加快造船速度,我下令从磐石城和雷角城运去了大量的木制构件。我前前后后派出了多达数万额后勤供应人员,消耗的各种物资更是多得不计其数。”

    宗域冷笑道:“那又怎么样?”

    天浩目光变得锐利起来:“本王花了那么大的代价好不容易才打下虎牢关。如果没有船队的支持,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下铁颚城。有功的将士要给予犒赏,战死的士兵要厚葬抚恤,还要投入大量资源对虎牢关、钢潍城、铁颚城这些新占领的地区进行建设,加固城防……各种消耗巨大,从前线到后方,无数人为此付出汗水。”

    “而你呢?”天浩盯着宗域,不无讥讽地说:“野牛部没有派出一兵一卒,没有拿出一粒粮食。现在看着本王打了胜仗,就嚷嚷着要分俘虏……宗域族长,你未免想得太美了吧!”

    宗域内心充满了懊悔。

    他其实根本不想与天浩做口舌之争。之前已经有无数例子表明他是一个强势的上位者。当然有些事情可以商量,可更多的时候却没得商量。他的政治手腕非常灵活,总能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下拉拢并对利益共同个体进行组合,把松散的力量集中起来,进而变得强大。

    从小小的磐石寨头领到摄政王,他借助了很多人的力量。

    其中就包括自己,野牛部的族长。

    贪婪并不意味着愚蠢,如果不是因为元猛和凌啸共同列会,宗域也不会张口提出对虎族俘虏的要求。

    他知道这样会激怒天浩。

    可是那又怎么样?

    元猛和凌啸会站在我这边。好处人人都想要,何况这还是涉及到多达数十万人的巨大利益。在宗域想来,元猛和凌啸肯定会动心,他们会选择与自己站在一起。尤其是牛凌啸,他与天浩之间可谓结下了深仇大恨,不死不休的那种。

    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宗域硬着头皮顶着一再触怒天浩的危险,顽强抗争到现在,可无论狂牛部族长元猛,还是凶牛部族长凌啸,这两个家伙就这样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他们难道耳朵聋了吗?

    还是脑袋被门夹过,一下子变傻了?

    宗域的心在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愤怒。如果情况允许的话,他真的很想扑过去,狠狠揍扁对面那两张可恶的脸。

    他们竟敢背叛我?

    难道他们从天浩那里得到某种好处?

    一时间思维纷乱,宗域感觉被逼到了绝路上。无奈、困顿、愤怒……他只能以自己认为最合理的方式,爆出最后一击。

    “阿浩,事情不是这么看的。你想想,如果没有我们在后面帮着你稳定局势,如果没有我们按时缴纳的粮税,如果不是我们派人帮助你修路,打通了各地城寨之间的联系,你怎么可能凭借区区雷角部的力量接连打赢鹿族人和虎族人?”

    这番话说得头头是道,无论元猛还是凌啸都在微微点头。果然姜是老的辣,摆事实讲道理,野牛、狂牛、凶牛三部虽然没有直接出兵,却多多少少做了些在后方的帮辅工作。

    从外面射进来的阳光很柔和,在天浩线条俊美的脸颊侧面照出淡淡光影。他坐在高大的主位上没有动,一双漂亮的黑色眼睛盯着宗域:“你在威胁我?”

    很简单的几个字,让三名听者感觉心惊肉跳。

    他们不同程度领会过天浩的狠辣。

    元猛和宗域此前与天浩有过一段时间蜜月期,彼此关系甚至可以说是超越了普通概念上的“盟友”,达到了“朋友”的高度。尽管如此,牛族王室内乱之战仍给元猛和宗域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至今记得因为口头言语对天浩造成威胁,直接被定性为“杀害大国师同谋”的公牛部族长振峰。他很惨,在黑角城中央广场上当着无数民众公开凌迟,抄家灭门。

    还有王女牛艳芳,她的遭遇比牛振峰更惨。在行刑台上足足活了一个多月,最后死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为了维持她的生命以接受残酷刑罚,天浩甚至下令以行刑台为核心,搭建了一个临时小房间,每天按时喷洒大量浓缩的酒,说是这样可以消毒,避免皮肤肌肉被大量割掉的王女因感染导致提前死亡。

    他说的有些话让人摸不着头脑,听不懂其中含义。然而他的做法却明明白白,告诉你什么叫做“敌人”,什么叫做“朋友”。更重要的是,两者之间没有中和可能,泾渭分明。

    元猛连忙开口打着圆场:“阿浩,别这样,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天浩将森冷的目光转向他,平淡冷漠的语气听不出丝毫友好成分:“看来你得回去好好上几天礼仪课。我是摄政王,你该称呼我“殿下”才对。”

    元猛感觉心脏猛然下沉。他脸上全是惶恐,下意识点点头,结结巴巴地说:“……是的……殿下……对不起……”

    牛凌啸谨守着沉默。

    从利益层面喇砍,他与宗域站在同一个位置。尽管如此,牛凌啸仍不希望被天浩用那种可怕的眼神注视。这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非常英俊,有着令人敬畏的气势。这两种东西都是牛凌啸梦寐以求却无法得到的宝物。他的那双黑色眼睛堪称最锋利的刀,仿佛能割裂皮肉,挖出心脏,将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清清楚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牛凌啸是个张扬跋扈的人。

    可是现在,就隔着一张桌子,他清晰地看到天浩身上每一个细节,那种从毛孔深处透出来的凶狠和权威令人无法直视。那就是一头盘踞在摄政王宝座上的凶猛野兽,年轻又强壮,即便是经验最丰富的猎人也无法匹敌。在这里,每一个人,甚至整个世界,都将成为他的猎物。

    就在牛凌啸陷于紧张思考与惶恐的时候,宗域忽然笑了。

    “摄政王?哈哈哈哈……你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你这个王是我们选出来的。换句话说,如果我们觉得你不合适,重新推选,你就得离开现在的位置,老老实实把屁股下面的座位让出来。”

    三个人的目光从不同角度瞬间集中到宗域身上。

    元猛大惊失色。他张着嘴,手足无措,脸上一片震惊。

    牛凌啸深感意外,然而他毕竟年轻,思维敏捷,区区几秒钟就想通了其中关节,只是答案在他看来对改变现实毫无帮助。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眼眸深处透出少许讥讽,直接看穿了潜藏在宗域体内的愚蠢灵魂。

    天浩冰冷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怜悯。

    他语速缓慢,声音却沉着有力:“我是一个喜欢提前把事情各方面考虑清楚的人。对于你,还有野牛部,本王一直认为可以合作,我也愿意分出一部分利益。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说出这种话。”

    “看来你一直都对我不满,酝酿着想要重新推选摄政王。”

    “你觉得你有实力控制一切?”

    天浩抬手指着宗域,冷冷地发出命令:“回答我。”

    宗域觉得肺都要气炸了。他虽然恐惧又懊悔,却仍被天浩的态度所激怒,猛然从椅子上站起,双手撑在桌面上,居高临下俯视对面,嘴里的吐沫星子喷出很远:“年轻人,你还嫩了点儿,你没资格教训我。别忘了现在正处于临时执政期,我们有权力随时把你从王位上撤下来。我们能推你上去,就能把你拉下来。你以为……”

    话未说完,宗域忽然看到天浩猛然跃起,直接跳站在桌子上。他的动作非常迅猛,令人眼花缭乱,随即就是一记重击狠狠砸中左脸,受创部位瞬间麻木,宗域眼前全是闪耀的诡异星星。

    元猛和牛凌啸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天浩抓起摆在桌上装茶的陶壶,对准宗域头部狠砸下去。所幸茶水已经不是很烫,破碎的陶片扎破了宗域脸上皮肤,他惨叫着倒下去的同时,鲜血从伤口中涌出,染红了大半边脸。

    “你……你想干什么?”宗域毕竟是大族族长,他拼命反抗着,声嘶力竭地发出咆哮。

    无论体力还是格斗技巧,天浩都远在宗域之上。他抓住宗域的衣服,将其直接拖上条形长桌,用膝盖跪压着宗域后背,随后扣住他的左手。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