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宿主 > 正文卷 第三百七四节 进展

正文卷 第三百七四节 进展

推荐阅读: 最强躺赢   御用兵王   穿呀!主神   美食供应商   龙血战神   大国金融   道长去哪了   我用金手指建强国   统一饭圈审美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传送双生   我在诸天收徒忙   我在女权是天使   数码世界的骑士   我是国青主帅   农夫凶猛   我的1990   王者风暴  

    伊丽莎白不知道国王与财政大臣之间的对话。

    她从未想过自己的要求会被拒绝。

    因为这种事根本不可能。

    商行需要一个干净的底子。

    随着时间推移,人们会逐渐发现忘忧粉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到那个时候,经营者将成为所有受害者怒火的集中目标。不要说是国王和教皇,就算是高高在上的神灵,仍然无法抵挡来自民间的愤怒。

    ……

    牛族领地,北方湖区。

    这是一个特殊区域。

    湖水主要来源为地下水,还有一部分来自西北方向的雪域高山融水。与湖区连通的地下水脉有着自动调节效果,不会因降雨量过大造成洪涝,旱季的时候水位也不会下降太多。

    高耸的山脉环绕着整个湖区,挡住了来自极北地区的寒流,也挡住了来自东部和南部方向的强劲气流。冷热两股空气在这里形成完美的中和,秋冬季节温差不大,极少出现降雪。

    湖水起到自动控温效果,夏季不会像南方那么炎热,也就无法形成湿热的雨林气候。这里生长着大量从文明时代遗留至今的乔木,在长达千百年的岁月里无人开发,林木生长茂密,地面上覆盖着厚厚的落叶腐果,在阳光与空气的作用下逐渐与土壤融合,形成逐年堆高的腐殖土。

    五十多岁的方胜蹲在地上,双手十指向下,深深插进泥土里三至四厘米的位置。这里的土层松软,其中含有很大的水份,松适度极好,不像山脉圈南面的土地那么干硬,必须用铁锹和锄头才能翻动。

    他挖出满满一大捧黑色腐殖土,像对待宝贝那样举至鼻孔下面,贪婪深嗅着那股带有浓烈腥味和淡淡腐烂臭味的土壤气息。

    “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的地啊!”方胜将这捧泥土高高举过头顶,任由它们从松散的指尖稀稀疏疏落下,与自己花白的头发混杂在一起,喜极而泣:“感谢神灵,感谢摄政王殿下,从今往后,咱们再也不用饿肚子,终于能吃饱了。”

    在他身后,三千多男女老幼纷纷跪下,面对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湖水,跪拜着并不存在的神灵,在低声吟唱与虔诚的敬奉祷词中表露真诚,以及对远在黑角城的年轻摄政王宣誓效忠。

    他们与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只要用手指随便捻几下,就能清楚判断土质是否肥沃,是否需要改良。

    传说与歌谣是北方蛮族古老的信息延续方式。关于北面湖区的种种故事,几百年来一直在平民百姓之间流传。据说那里是神灵的居所,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神灵为了避免凡人打扰,使用法术搬动山脉,将它的后花园严严实实封住,严禁凡人涉足。

    按照天浩的命令,对北部湖区的开发已经全面展开。方胜带领的三千多移民来自黑牛部。他是一个颇有能力,也深受民众爱戴的寨子头领。牛艳芳在处刑台上足足熬了一个多月,临死的时候已经状若骷髅。天浩以凌厉强势的手段解决了整个王室,连小孩子都没有放过。紧接着他干掉了黑角城和黑牛部的所有贵族……这是一场令人畏惧的大清洗,方胜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也在家中做好了安排。让他意外的是,没有等来处死自己的士兵,却等来了摄政王本人。

    “本王看过资料,也听过下面的人议论。有很多人愿意保你,他们豁出身家性命,在本王面前拍着胸脯说你是个好人。真的很难得啊……“一个好人”,你大概无法理解这意味着什么。我把你的名字从处决名单上划掉了,与其说是本王相信你,不如说是我相信那些愿意为你担保的人。”

    整顿不是一句空话。按照天浩的计划,无论城市还是村寨,所有头领以上的人必须换掉。没收财产是永远无法抹消的仇恨,城主之类的贵族必须死,只有这样才能给忠诚于自己的人腾出位置。

    方胜是个例外,愿意担保并恳求放过他的人来自平民阶层,而且数量远远超过他执掌的村寨,扩大到周边临近的城寨,总数超过两万人。

    天浩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因为个人魅力和工作等原因得到其他人承认,进而产生尊敬与崇拜的思维。在逝去的文明时代,这样的人有很多:、、孔繁森……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努力得到来自广大民众的普遍认可。他们原本可以占据高位,享受来自底层民众的供奉,但他们选择了更加艰苦,与平民相同,甚至必须付出更多艰辛的生活方式。

    天浩是军人,他一直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位在边防军区任职的副司令官,一位将军。他没有选择安安稳稳坐在办公室里,而是常年沿着边境视察,巡视各个哨所,为士兵和基层部队解决各种实际问题。边境线漫长,地形复杂,很多地方根本没有路,就连动力强劲的军用越野车也难以通行。他在颠簸与劳累中渡过了很多年,终于有一天彻底累垮,送进医院急救病房的时候,主治医生做完检查,为他的身体状况感到震惊。

    医生当时说了这么一句连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话:“这个病人,他居然营养不良。”

    那不是一个缺乏食物的年代,国家拥有巨量的产能,没有劳动能力的人每月可以领取低保。虽然钱少,却不会因为缺乏食物和营养导致健康状况恶化。

    一位统帅上万名官兵的将军,竟然营养不良。

    因为忙于工作,他很少按时吃饭,常年以压缩饼干和罐头果腹。

    将军去世的时候,整个边防军区所有官兵悲声一片。

    方胜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他和他的族人得到了位于湖区南岸最为肥沃的一块土地。

    人们在这里安营扎寨,重建家园。

    方胜牢记着天浩对自己的要求:“本王给你种子,给你口粮,有专门的人负责修路。你的工作就是在那个地方好好经营,把那里打造成咱们牛族的粮仓,繁衍生息。”

    增加人口这种事情关键还是看女人。方胜对此有着固执且另类的想法。在天浩的感召下,他发誓效忠。为了证明自己对得起这份信赖,方胜给寨子里的女人下了死命令————每人每年必须怀孕,生的越多越好,而且还有额外的奖励。

    这不是一句空话,无论奖品种类还是数量,都令人羡慕。

    新鲜的牛奶或鹿奶、奶酪、超过正常配给额度的肉、鱼干、糖,以及点心。

    北方蛮族其实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野蛮。他们对食物的理解和精细化制作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达到令人惊讶的程度。比如撒子,这是用面粉和蜂蜜揉合,再用油脂煎炸而成的美味。天浩所做的改良只是把蜂蜜换成糖浆,从成本上进行控制。

    小荞饼是所有部族成员都喜欢的节日食品。那是荞面和麦面按照比例混合的做法,先是发酵,然后将干红豆用水泡开,蒸至熟烂,捣烂制成豆沙,在这个过程中添加蜂蜜做馅,团成小孩子巴掌大小的饼。

    年糕的做法较为大众化,野蛮人很喜欢甜食,蜂蜜给这种节日食品赋予了高贵光环,一般来说只有贵族才有资格享用,普通平民连平时吃饱肚子都成问题,更不要说是偶尔有机会品尝。

    来自黑角城的配给品(非口粮部分)种类多得令人眼花缭乱。方胜没有藏私,他每样都尝了一点儿,然后按照相关政策全部发下去。收到礼物的人们纷纷感念年轻的摄政王,曾经的王室距离他们越来越远,就连方胜也不得不佩服天浩的统治手段。

    他第一次感受到来自族群高层的关怀,进而对那个年轻人产生了深深的敬畏。

    在执行政策,尤其是对“繁衍生息”这四个字的认识和理解方面,方胜几乎有些偏执。

    他用最严厉的口气告诫寨子里的男人:好好对待自己的女人,必须让她们怀孕。好好对待你们的孩子,必须让他们健康长大。如果谁敢违逆摄政王的命令,就当众杀死,斩首示众。

    方胜对男人们颁布的补充条令很极端,令人哭笑不得————如果你们当中有谁不能让自己的女人怀上孩子,那就趁早滚蛋,让有能力的人上。别他1吗的占着茅坑不拉屎,伟大的摄政王殿下要求女人们多生,无论如何都得听从他的命令。

    ……

    磐石城东北面,新设置的军营。

    云凯趴在地上,举枪瞄准设置在远处的靶子,屏息凝神,在感觉最佳的那一刻,扣动了扳机。

    那是一块染成红色的木板,肩膀感受着枪身传过来的强大后座力,云凯满意地看到自己射中目标,那块木板被炸得粉碎。

    口径三十五毫米的步枪……按照文明时代的标准,相当于一门火炮。

    这个世界每一天都在变。

    率领禁军离开黑角城,往磐石城而来的时候,云凯惊讶的发现整条路已经拓宽,不再是自己印象中狭窄崎岖的样子。路面平整,宽敞至足够四辆牛车并行。在泥土和碎石表面,覆盖着厚厚一层陌生的黑色物质。元凯当时好奇地用脚踩了好几下,没有凹陷。

    他后来从修路工人那里得知,这东西叫做沥青。

    就在公路旁边,一条全新的轨道正在架设。那是把两条横截面为“工”字形钢铁埋设在路基上轨道做法。底部铺着粗大的长方形原木,它们被一个个螺栓固定在上面,连成一体。面对充满好奇的云凯和禁军士兵,修路工人们显得很自豪。他们说这东西叫做“钢轨”,双条平行构成轨道,从黑角城开始,一直通往磐石城。

    在接近磐石城的时候,云凯看到了拉着车厢的马。车厢底部安装着滑轮,马匹拉着满载的车厢,比平时在普通路面声轻松省力。虽然速度不是很快,运载量却很大。

    磐石城周边新设了好几个训练营。这是出于对火药生产和运输方面的考虑。目前的硫磺产地只有济州岛,虽然连都和磐石城都有火药工厂,却只能依靠海上运输获取原料。从成本和人力方面看,在遥远的黑角城进行训练并不划算。

    刚一接触,云凯和手下的士兵立刻喜欢上步枪这种新型武器。

    训练营分为两部分:军官学校和士兵营区。

    曾经是天浩身边亲卫队长的碎齿担任教官。他虽然是个豕人,却有着令云凯和所有高级军官为之折服的熟练军事技能。无论射击、格斗、战术演练等任何科目,他都有着足以碾压任何人的强大能力。

    列队、新的号令和旗语、对射程和角度的计算、战场环境的合理运用、日常枪械保养、游泳、格斗、进攻与撤退……云凯感觉眼前打开了一扇大门,无数前所未有的新知识涌入大脑。战争不再是轮着刀斧乱砍,曾经被牛族当做宝贝的弓弩已经落伍,步枪和火炮成为战场上的新主流。

    训练营里流传着一句意义另类的话:只有够粗够长的管子,才是一个男人力量和身份的象征。

    不要理解错误,这里指的是枪炮。

    比步兵更高级的兵种是炮兵。无论禁军还是地方部队,进入训练的时候必须接受考试。按照个人成绩进行选拔,以接受教育程度较深的那部分人为主,组建炮兵部队。

    他们要学习的科目更多,更复杂。尤其是数学和弹道。云凯看过相关的教科书,发现其中一些理论很看看懂,更不要说是理解。对此,教官们的解决方法非常简单————学不会也要学,看不懂也要接着看。成绩不好就饿饭、体罚、关禁闭……总之以最残酷最严厉的方法强迫学习,觉得接受不了就趁早滚蛋。

    炮兵的待遇远高于步兵。这成为了所有人咬紧牙关学下去的最原始动力。

    天浩一直努力推行新的金融秩序。他首次在野蛮人士兵里引入了“军饷”的概念。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