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宿主 > 正文卷 第三百六三节 统领们的意见

正文卷 第三百六三节 统领们的意见

推荐阅读: 穿越暗黑之路   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重生之我的1992   这个地球能联通诸天万界   大明第一太子   我老婆是女学霸   非洲酋长   我的梦幻年代   武侠巅峰之上   我的母老虎   我的生活能开挂   我的师尊超无敌   穿梭奇幻的科技大亨   何日请长缨   队里最强的都会死   我的万能火种   环球挖土党   种田系废土  

    话音刚落,角落里立刻传来不满的回应:“凭什么啊?这里是黑角城,是牛族的首都。他们只是外军,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们?”

    这番言论顿时引起共鸣,好几个人纷纷响应。

    “是啊!我们一直听命于陛下,只服从王室的调遣,这是几百年的老规矩了。”

    “虽然都是城卫军,但族与族之间差别还是很大的。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不会服从这种命令。”

    “就是,三族联合签发的命令又怎么样?我只认王室,只认陛下的签章。”

    一个身材略胖,个头偏矮的中年人站起来,他叫飞云,是黑角城北区的统领。飞云面色阴沉,抬起双手做了个向下按压的禁声动作:“诸位,你们的想法可以理解。但我觉得这样做并不理智。现在不是争权夺利的时候,一切应该以大局为主。”

    角落传来讥讽的嘲笑:“牛飞云,你平时对上面阿谀奉承也就算了,大家都是同僚,睁只眼闭只眼。可现在你口口声声站在外族人的立场说话,你把我们黑牛族当成什么?别忘了,我们是王族的统领,不是外族的下三滥。”

    飞云立刻转身,用锐利的目光盯住那个方向:“牛清康,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儿。我是为了大家着想,就现在这种局势,你以为我们是三族联军的对手?”

    牛清康不甘示弱,“嗖”地一下站起,针锋相对道:“他们那三个部落能有多少人?顶天了不超过两万。咱们光是在编的城卫军就有两万,只要下达紧急动员令,明天中午就能聚齐十万人。到时候打起来,你敢说我们赢不了?”

    眼看着两个人即将陷入争吵,云凯站起来,缓步走到两人中间,站在靠近牛清康的位置,低声劝道:“两位,都少说几句。飞云,你是北区的统领。清康,你负责西区。说起来,大家都是同袍,何必为了这点小事伤感情?”

    牛飞云较为理智,他缓缓点头:“我是为了大家着想。这种仗,能不打就不打,实在很没意思。”

    牛清康却不打算就这样就此放过,他振振有词:“这是争取我们权力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你们想想,我们完全可以趁着现在要求得到更多。”

    会议主持人国豪皱起眉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指的是什么?王室?还是随后推选出来的新王?”

    “都可以!”清康摊开双手,他眼睛里闪烁着毫不掩饰的贪婪,说话富有煽动性:“诸位,我们掌握着这座城市,乃至整个黑牛族最强大的军队。无论是谁登上王位,我们都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现在是我们展现肌肉的时候,只有这样才能让别人重视我们。”

    云凯用探究的目光看着他:“你想怎么展现?”

    清康直言不讳:“现在就下达紧急动员令,以优势兵力将他们赶出黑角城。”

    飞云低声斥责:“牛清康,你这是谋反!”

    牛清康丝毫不为所动:“那些带兵进攻黑角城的家伙才是真正的叛乱分子。就算他们有有大国师签发的召集令,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冲进王城。我们的军力占优,他们根本不是对手。只要把他们撵出去,在确立新王的时候,我们就有很大的话语权。”

    国豪眉头皱得更深了,他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难道你想参与新王选举?”

    “别开玩笑了,我可没有那种资格。”牛清康脸颊瘦长,高凸颧骨绷紧了面部皮肤,整个人看上去很精神:“我指的是其他人,比如凶牛部族长牛凌啸。”

    “凶牛部?”南区统领飞云想了想,冷笑道:“怎么,他跟你联系过,想从你这里得到支持?”

    牛清康没打算隐瞒,他点点头:“牛凌啸开出了很高的价码。他让我传话给诸位————帮助他驱逐其它部族,保持城内局势稳定。只要做到这两点,他就有把握在大朝会上给我们争取更多的权力。”

    禁军统领云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问:“比如?”

    “增加我们的俸禄和麾下军队,还可以按照我们的要求,转隶为城主。”牛清康吐字清晰:“他还可以给我们更高的位置,高级统领、大统领,甚至根据具体情况,划出一部分平民,单独另立分部,由我们担任族长。”

    这些话立刻在听者当中引起阵阵惊叹。

    “大手笔啊!我没听错吧!城主……族长……清康,你确定牛凌啸不是在开玩笑?”

    “我没那么贪心,只要能当上城主就满足了。”

    “要真能这样,我支持他即位为王。”

    现场议论纷纷,禁军统领云凯不得不再次站出来要求大家保持安静:“诸位,听我说,拉拢归拉拢,就我个人觉得,这种事情不太可能。牛凌啸很难,也根本不可能做到他答应的这些事。”

    “为什么?”牛清康紧盯着他。

    “大国师死了,目前尚未公布关于凶手的消息。不过在座的诸位都有情报来源,很多证据都指向王女。据我所知,之前两位王子的死也跟王女有关。换句话说,一旦王女行凶杀人的证据坐实,黑牛族就没有合法的王位继承人。”云凯侃侃而谈。

    他的话再次引发了震惊。

    “天啊!真是王女干的?”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要为大国师报仇!”

    云凯一直保持着双手平举的状态,他耐心地劝解:“安静!请安静!我想说的是,现在黑角城局势混乱,一旦处理不好,就会演变成波及全族的灾难。包括我在内,这里所有的人都是统领,麾下多则上万,少则几千,我们掌握着一支庞大的军队。现在没有外族入侵,我们的责任和义务是维持族群内部稳定。”

    牛清康发出带有威胁性的讥讽:“说了半天,你还是没说为什么不让大家听从牛凌啸的命令。”

    云凯没理他,继续道:“这座城市有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还有多达数十万的平民。一旦爆发战乱,所有的一切荡然无存。其实我们很幸运,如果不是大国师的卫队成员抓住时机打开东门,放三族联军进来,势必会引发新一轮的大战。刀枪无眼,也许我们当中有些人已经战死了,今天晚上也不能坐在这里开会。”

    “相信我,对目前的问题,各位族长肯定有了更好的解决方法。无论城卫军还是禁军都不能乱,我们的职责是维持城内秩序,确保稳定。”

    牛清康根本不吃这一套。他抬起手,笔直指向云凯,发出愤怒的低吼:“牛云凯,你这是出卖大家的权益。说,你和雷牛部之间做了什么肮脏的交易?”

    云凯看了他一眼,冷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我和雷牛部之间有联系?你怎么不说说牛凌啸给了你多少好处?”

    清康面色微变,他的口气依然强硬:“胡说八道,我只是把凶牛之王的想法告诉大家。”

    云凯的笑容鄙夷又冷漠:“牛凌啸给了你五个漂亮妞,两大车棉布,还答应事成之后给你二十万人,由你担任族长。呵呵……你以为这些事情瞒得过我?”

    话一出口,所有人齐刷刷把目光聚集到牛清康身上。他脸色煞白,抽搐的眼角表明正在努力控制情绪。沉默了几秒钟,牛清康艰难地张开嘴唇,发出不甘的辩解:“……你……胡说。”

    云凯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要不要我现在派人去你家,把那些女人和棉布搜出来?”

    证据确凿,清康再也无法抵赖。他低下头,整个人变得颓然:“我……我也是为了大家好。你们想想,城主……还有族长……这是我们当一辈子统领也不可能得到的啊!”

    “再丰厚的奖励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命去享受。”

    云凯挖苦了一句,随即把目光转向全场,朗声道:“诸位,我承认牛凌啸给出的条件很优厚,可他根本没有能力做到这些承诺。别的就不提了,就说雷牛部,他们的族长牛天浩年轻有为,当初从区区两百人的小寨子起家,前后不过几年的时间,城主、领主、族长,一步步就这样走过来……”

    牛清康的双眼因为愤怒而充血,他打断了云凯的话:“你要我们向牛天浩效忠?”

    云凯避开了他言语上的攻击,严肃地说:“我是军人,我只看重军功。放眼整个牛族,只有牛天浩的军功最高。他灭掉了豕族,并吞了大部分鹿族,还把虎族人打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断角城挡在南部边境几百年了,即便是先王率军也无功而返。还有战马,牛天浩一口气向族群上缴了几千匹马,让我们得到了与鹿族同样的纺织能力。他的功绩和能力有目共睹,任何人都无法抹杀。”

    现场一片沉寂,人们纷纷陷入思考。不可否认各人主观思维总会偏重于利益,但在军人这个特殊群体看来,紧接着排名第二的存在,就是荣誉。

    “雷牛部现在是整个族群最强大的部落。”云凯的话掷地有声:“进城的时候想必大家都看到了,他们竟然装备着火枪,而且人数不是区区几百,而是多达好几千。这几天我通过各方面了解过雷牛部的情况,类似的火枪部队还有很多,总数不会少于十万。”

    “这么多?”有人发出惊呼。

    云凯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笑道:“否则你以为牛天浩是怎么攻下断角城的?他找到了硫磺,造出大炮,再坚固的城墙也挡不住炮击。”

    “硫磺……我们的祖先在大陆上来来回回找了几百年,他竟然真的做到了?”有人觉得难以置信,可事实就摆在眼前。

    云凯趁热打铁:“他是一个年轻有为的族长。不夸张地说,他是我们的希望。”

    眼看会议局势瞬间扭转,心不甘情不愿的牛清康再次跳出来发声,他急急忙忙地嚷道:“诸位,你们千万不要被云凯骗了。他肯定收了雷牛部的好处,所以才如此卖力的替牛天浩说话。”

    云凯没有动怒,淡淡地说:“你有证据吗?”

    “这种事根本用不着什么证据。”牛清康连声怒道:“不管怎么说,我只服从王室的命令。牛凌啸亲口告诉我,王女是被冤枉的,而且王女殿下答应与他结婚,他是竞争新王最有利的候选者。”

    “王女?”

    不等云凯说话,北区统领国豪面色阴沉,低声喝道:“很多证据都表明她是杀害大国师的凶手。清康,我劝你理智点儿,站稳自己的立场。”

    牛清康根本听不进去,他继续发出叫嚣:“我相信王女是无罪的。所有这些事情都是雷牛部搞的鬼。”

    说着,他从人群里走出,抬脚朝着房门方向走去,恨恨地说:“随便你们怎么想,反正我不会跟着你们同流合污。我还是那句话————只服从王室的命令。”

    云凯用冷漠的目光看着他从身边走过。说时迟那时快,云凯突然伸手从背后绕过牛清康脖子,用臂弯将他狠狠勒住,右手以极快的速度拔出短刀,朝着猝不及防的清康侧腹连续猛刺。

    牛清康双眼瞪直,他嘴巴张得老大,左手死死巴住云凯的胳膊想要挣脱,右手拼命向后摸,在刀子与身体之间来回移动,手指被割裂,粘稠的血浸透了衣服,身体在痛苦中迅速绷紧,然后逐渐放松,在趋于死亡的过程中一点点变软。

    拔出刀,云凯在牛清康抽搐的尸体表面擦抹血痕,站起来,淡淡地说:“他必须死,否则会坏了我们的事。”

    飞云点头表示赞同:“雷牛部的大军正在路上,用不了几天就能抵达雷角城。”

    看着已经死去的牛清康,国豪眼里透出一丝怜悯,低声叹道:“他太傻了。凶牛部根本不是雷牛部的对手,光是人口数量就差了近十倍。清康……他被财富迷住了眼睛,牛凌啸那种人根本不值得信赖。何况他还提到王女……大国师那么好的人,牛艳芳竟然下得了手!”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