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宿主 > 正文卷 第三百六一节 哀思

正文卷 第三百六一节 哀思

推荐阅读: 穿越暗黑之路   举国随我攻入异世界   重生之我的1992   这个地球能联通诸天万界   大明第一太子   我老婆是女学霸   非洲酋长   我的梦幻年代   武侠巅峰之上   我的母老虎   我的生活能开挂   我的师尊超无敌   穿梭奇幻的科技大亨   何日请长缨   队里最强的都会死   我的万能火种   环球挖土党   种田系废土  

    元猛一阵语塞。

    与其说是犹豫,不如说是畏惧。

    简单的利益得失谁都会算。之前的愤怒与惊讶来源于传统思维,王室地位尊崇且不可动摇的信念扎根于脑海多年,天浩抓住牛艳芳痛打羞辱甚至割掉耳朵的暴行令元猛瞠目结舌,他感觉内心深处某些稳固如基础的东西正被连根拔起,暴露在太阳之下,却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实,轻飘飘的,风一吹就散了。

    之所以维护牛振峰,不是因为彼此之间有多好的私交,而是出于一种本能。毕竟大家都是族长,身份对等。而且牛振峰说的那些话产生了重力,把悬浮在元猛思维半空的“基础”往下压,甚至有部分重新回到了原位,正在重新夯实表面的覆土。

    无论犹豫还是沉默都没能对天浩造成影响。他瞟了一眼正在患得患失的元猛,侧身从他面前绕过,大步走到牛振峰面前。

    强烈的威慑力仿如实质,看着站在面前足足高出自己半个头的天浩,牛振峰心脏跳动速度加快,“砰砰”的声音仿佛可以听见。

    那些话脱口而出的时候,他已经后悔了————为什么要招惹这个家伙?其实事情明摆着,无论牛艳芳承认与否,她都与大国师被杀这件事脱不了干系。

    然而屈辱感是如此强烈,牛天浩与自己一样,都是分部族长,他凭什么能在这里发号施令?凭什么对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指手画脚?

    紧接着,他看见站在面前这个可怕的男人如魔王般注视自己,从他那颜色红润的嘴唇深处,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语音。

    “别跟我扯什么王室成员。大国师死了,我要替他报仇。就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有充分理由怀疑你与这桩凶杀案有关。”

    牛振峰手心里充满了冷汗,精神高度紧绷,他难以置信地发出尖叫:“……你,你说什么?”

    “你是杀害大国师的同谋。”天浩吐字清晰,他的神态异常冷静,丝毫看不出玩笑的成分。这一次,他连“怀疑”两个字都省了,直接指控。

    “我不是!”

    “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是污蔑!”

    牛振峰感觉眼前一片黑暗,他好不容易才重新恢复正常思维,发出愤怒的狂吼。然而这些辩解在旁人看来是如此苍白,被天浩接下来的一句话击得粉碎。

    “暴齿,把他抓起来。”

    这命令清晰又坚决,忠心耿耿的暴齿执行起来丝毫不打折扣。当他带着几名卫兵迈开大步走向牛振峰的时候,凶牛部族长牛凌啸站在侧面瑟瑟发抖,此时此刻,他感觉天浩给自己上了一课,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永远不可能用“道理”两个字来分辨黑白。

    元猛想要有所动作,却被来自旁边的一股力量牢牢抓住胳膊。他转过头,看到了宗域,同时看到他眼眸深处的惊恐和畏惧,以及带有强烈警告成分的目光。

    彼此是多年的老友,都有着城主到族长的共同经历。元猛看懂了宗域无声的暗示,他抽了抽嘴角,心中腾起的热情瞬间冰冷,缓缓缩回已经迈出去的那只脚。

    天浩之所以态度强硬,不是没有理由。

    雷牛部现在是整个牛族最强大的分部。人口数量近两百万,甚至有可能已经超过这个数字。换句话说,只要天浩愿意,随时可能征召上百万的军队。

    北方蛮族对“士兵”的概念与南方白人不同,除了男人,身强力壮的女人同样可以拉上战场。

    雷牛部的富足程度令人羡慕,整个东部海岸处于开发状态,拥有稳定的盐和海产品来源。对常年生活在内陆地区的野蛮人来说,“舰队”是个陌生的词,只有元猛和宗域这种身居高位的贵族才明白其中意义。

    去年,三族对鹿族合战。雷牛部单凭一己之力就攻占了断角城。

    三十年前,元猛跟随父亲出战,他知道那座要塞有多么坚固,牛族大军围攻了好几个月,却连第一道城墙都没能越过。最后,庞大的军队只能无功而返。

    同样的一件事,天浩只花了不到一个星期。

    元猛不知道这是天浩对外宣称的时间,实际进攻连一天都不到。在威力强大的火炮面前,高大厚重的城墙彻底失去了防护能力。

    关于雷牛部的消息一直在牛族内部流传。最令人心动的部分,就是他们向领地北面大规模移民,修建了一座座新的城寨。

    这些事情元猛没印证过,也没兴趣专门派人了解。他满足于与雷牛部之间保持亲密友好的关系,确保正常商业往来,而且天浩是个很讲义气的族长,他不会独自占据所有好处,总会拿出部分利益分给大家,巩固并确保联盟成员之间的信任与维护关系。

    最后,就是硫磺。

    元猛知道雷牛部有“火枪兵”这个编制。消息源于汨水城主宗具的儿子宗光。元猛曾就这件事与宗域谈过,他们认为这是天浩授意宗光故意传回来的消息。其目的当然是为了震慑,却也从另外的角度说明雷牛部的军事力量突飞猛进,远远凌驾于各分部之上。

    仔细分析下来,整个牛族,有能力压制天浩的人,除了大王,只剩下大国师。

    王已经殡天。

    大国师也死了。

    元猛站在原地,心惊胆战看着天浩抓住牛振峰的衣领,像之前对付牛艳芳那样,毫不客气抡圆右臂狠狠给了他几记耳光,把满脸愤怒的牛振峰当场打懵。

    几十名公牛部的战士闻讯而来,想要从天浩手上救下自己的族长,却被排列整齐的雷牛部士兵举枪瞄准,当场打成筛子。

    “无论是谁,胆敢合谋杀害大国师,全都罪不容恕!”

    这是天浩最后的命令。

    ……

    夜,黑暗又深沉。

    天浩独坐在曾经专属于尊贵牛王的议政大厅,平静地注视着躺在桌子上的大国师。

    验尸的程序早已结束,所有证据都表明大国师死于他杀。

    按照天浩的命令,人们对尸体进行了初步防腐处理,主要是掏空内脏,然后清洗血污,抹上少许的盐和香料,等待后续步骤一点点完成,最后才是下葬。

    早在很多年前的文明时代,天浩就知道,悲伤可以让一个人难受到想死,甚至自杀的地步。那真正是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时间静止,对外界任何事务都没了反应,大脑陷入停顿,没有希望和欲念,整个人变成一具无灵魂的空壳,一个只剩下机械动作的木偶。

    他手边摆着一个半空的酒瓶,空气中飘散着浓烈的酒味。

    “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我和你一样,身上流着同种同源的血。我承认我不是什么伟大的人,也从未想过要成为英雄。我的所作所为只是出于本能。种族、国家、责任感……我曾经在你面前遮遮掩掩,只为了隐藏自己的秘密。我不想成为标本,不想成为异类,我不是怪物,真的不是……”

    “我不相信神灵,向它祈祷没有任何意义。我最心爱的人走了,永远离开了我。可我在那个时候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

    “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我活着,我尊敬并爱戴的人死了。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信念灰飞烟灭,人生的支柱就此坍塌,曾经的所作所为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天浩大口灌着酒,他眼里闪烁着泪光。酒精的麻醉让他思维混乱,燥热的感觉迫使他撕碎衣服,状若癫狂。

    “我承认想要统治这个世界,因为没有第二个人比我更合适。这并非狂妄,我有这个能力,而且正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大国师,你听见了吗,我正在祈祷,祈求神灵让你活过来,为此我愿意做任何事,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酒液顺着他的嘴角往下流,发散的思绪让天浩肆无忌惮,在痛苦、满足、亢奋中流泪,与其说是悲痛,不如说是对往昔的告别,对未来全新的展望。

    牛艳芳的愚蠢和贪婪,导致牛族上层权力出现了巨大空间。天浩忽然发现,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绝佳时机,以实力强横的雷牛部为后盾,自己可以得到巨大的权力。

    摄政王!

    面对死者独饮,不是做给别人看的伪装,而是天浩心中最深切最真诚的悼念。

    来到这个世界上,他真正喜欢并产生共鸣感的人不多,身边的妻儿与部下就不说了,算下来,除了牛伟邦,就是大国师巫彭。

    为什么好人都会死于阴谋?而且总是被心怀卑鄙的家伙暗害?

    这似乎早已成为世界性的规律。

    “……我想杀人,杀了他们!”

    带着强烈的酒意,天浩在低吼,肆无忌惮,恶狠狠地咬紧牙齿,仿佛想要把嘴里所有的牙全部咬碎。心中猛然涌起一股狂躁,不管不顾,直接下令砍掉牛艳芳和牛振峰的人头。

    血仇,只能用鲜血才能洗清。

    同时萌生的理智让他变得犹豫,天浩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他很清楚,这是获得族群权力的机会,他们还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行。

    “我答应过你,不会把刀枪对准自己人。”

    “我答应过你,让我们的人民吃饱穿暖。”

    “我会遵从诺言,我不会让你失望。”

    “我会帮你报仇,让那些杀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仰脖灌下瓶子里最后的酒,天浩摇摇晃晃站起,踉跄着走到桌前,面对平躺在桌上的大国师,恭恭敬敬跪下,庄重行礼。

    来到这个特殊时代,除了这位全心全意为了族群付出,值得尊敬的老人,他从未主动向任何人行如此隆重的礼节。

    他已经不再哭泣,静静地跪着。平静且带有泪痕的脸上,咆哮的熔岩正在皮肤下面翻滚,积蓄着力量。

    ……

    天亮了。

    天浩走出大殿,把空旷的房间让出来,给下面的人继续着尸体防腐后续处理工作。

    回到自己的休息室,看见元猛和宗域分别坐在椅子上。他们不约而同站起来,用探询的目光注视天浩。

    天浩对他们的来意心知肚明。挥了挥手,身边的近侍会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去,顺手带上房门。

    在空椅子上坐下,天浩从桌上的茶盘里拿起茶壶,给自己的杯子倒满。他脸上一片平静:“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苹果酒度数不高,他喝的不算多,脑子很清醒。

    三族联盟依然存在,昨天抓住牛振峰,紧接着就对公牛部的军队采取了措施。暴齿率军围住那些人,当众宣布牛振峰是阴谋杀害大国师的参与者,同时射杀了数十名抗令不遵的公牛部军官,实力碾压加上震慑,公牛部全军缴械投降,目前暂处以监禁,任何人不得离开。

    无论元猛还是宗域,都不是白白帮忙的活。

    他们在这个时候保持支持态度,当然是有着各自不同的利益诉求。

    宗域身体向后靠坐着,双手交叉握在身前,神情一片安然:“阿浩,咱们是盟友,现在又是非常时期,客套话就不说了。在大国师这件事情上,我和阿猛的态度是一样的————必须追查凶手,追责到底。”

    天浩神色依然平静:“看来我们已经就关键问题达成了共识。”

    “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宗域看了一眼坐在旁边脸色不太好的元猛,认真地说:“对阿芳的处置,能不能……我的意思是不要那么严厉,不要公开,私下解决吧!”

    天浩扬起眉头:“就因为她是王女?”

    神情阴郁的元猛插进话来:“阿浩,给王室留点面子……算我求你。”

    最后几个字,他说得极不情愿。

    天浩的回答清楚又迅速:“她杀了大国师。”

    宗域耐心地劝道:“现在事情尚未公开,我觉得还是能不公开就不公开。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说起来……”

    “必须公开!”天浩严肃地说:“这件事情没得商量。还有,我希望你们不要顾左右而言它。说出你们的要求,我现在只想听这个。”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