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宿主 > 正文卷 第二百八八节 释怀

正文卷 第二百八八节 释怀

推荐阅读: 最强躺赢   御用兵王   穿呀!主神   美食供应商   龙血战神   大国金融   道长去哪了   我用金手指建强国   统一饭圈审美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传送双生   我在诸天收徒忙   我在女权是天使   数码世界的骑士   我是国青主帅   农夫凶猛   我的1990   王者风暴  

    生不如死的感觉是如此可怕,我曾经有各种机会,却丝毫没有珍惜,现在……就连死亡对我来说也变得无比奢侈,难以触及。

    亲卫在地上摆开一个工具包,从里面拿出一把精钢打造的小锤,左手握住巫源拼死摇晃的面颊,用手指拨开他的嘴唇,对准那些整齐洁白的牙齿,熟练地砸了下去。

    必须注重力度和技巧,这是身为一名行刑者必备的基础概念。不需要像牙医那么仔细,却无论如何也要保证受刑者脑子清醒。这样做能让他感受到更多的痛苦,在恐惧和绝望中承受酷刑。

    锤子每一次落下,巫源都感觉心脏仿佛同时爆开。这种程度的伤痛不会致命,却能让人感觉在死亡边缘徘徊,对未来彻底丧失活下去的勇气。

    亲卫们紧紧按住他的身体,却不会妨碍呼吸。

    鲜血四溅,清脆与沉闷的锤击声相互交替。确定所有牙齿被砸碎,亲卫放下铁锤,换上一把小巧的镊子,他聚精会神凑到近处,从巫源血肉模糊的牙床上一点点夹起白色坚硬碎片,仔细清除。

    最后一步,是把卡在口腔内部内部的卵形木托取出。

    整个行刑过程非常顺利,堪称完美。

    等到亲卫们将巫源松开的时候,他无力地从木凳上摔下来,侧躺在地上,嘴里流着血,目光呆滞,伴随着阵阵被憋闷后得到释放的咳嗽,大口喘息。

    一名亲卫提着装满冷水的木桶走到他面前,左手抓住桶圈,右手扣住桶底将其翻转,冰冷的清水迎头泼下,把巫源从痛苦和迷茫中彻底浇醒,浑身湿透。

    “……你……啥勒握……先再酒啥勒我……”他浑身颤抖,透过沿着前额披散开的脏污乱发,用通红且充满恨意的眼睛死死盯住天浩,发出含糊不清的吼声。

    没有牙齿的感觉太可怕了,舌头一次次从失去坚硬感的牙床表面舔过,触摸着那些被肿胀和柔软迅速填充的凹陷,巫源觉得自己快要活活疯掉。

    死亡并不可怕,眼睁睁看着身体一次次在折磨中失去应有的功能,从健康人变成残废,这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天浩冷冷地注视着他,如魔鬼般绽开森冷笑颜:“还是这样好,没有牙齿就不会咬到舌头……哼!我知道你是个意志坚决的人,自杀的方法太多了,咬断舌头是最简单的做法。你会吞下所有的血,看管的人难以察觉……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必须让你活着抵达黑角城,所以还是把你的牙齿全部敲碎,这样对大家都好。”

    巫源眼睛里全是怨毒,他满口都是血,失去牙齿使他吐字不清:“……宗由以天,握回啥了……尼……”

    天浩轻笑着发出轻蔑嘲笑:“欢迎之至。”

    摇着头,年轻领主转向站在身旁的亲卫队长:“用铁链把他锁起来,注意在他休息的位置安装软垫,决不能让他用头部碰撞导致死亡。如果他死了……你,你的家人,还有这里所有负责看管的人,都将为此付出代价。”

    天浩很少用如此严厉的口气说话,亲卫队长被吓了一跳,连忙唯唯诺诺着答应。

    交代完注意事项,天浩转身离开。

    他知道巫源心中充满了对自己的恨意。

    可是那又怎么样?

    过于贪婪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只有大国师才能处置巫源,这是规矩,也是天浩必须带着一个废人前往黑角城的原因。

    ……

    几天后,天浩带领大队人马抵达了雷角城。

    赤蹄城的肃清工作基本完成,自巫源以下,整个巫祭阶层被扫荡一空,连同被查出“有问题”的百人首以上官员,以谋反罪名被杀的人超过三百,其余的因罪行较轻被判没收家产,全族发往磐石领矿山接受为期十年的劳动改造。

    后期对举报的监管及认证工作由永康负责,因战功晋升为千人首统领的雍齿负责军事。一切顺利的话,赤蹄城很快就能产生一位新城主。当然,这得看大国师和陛下的态度。

    赤蹄城距离黑角城实在太远,牛族领地复杂多山,交通不便,直到天浩进驻雷角城的当天晚上,才收到从黑角城传来的牛王死讯。

    “王座上的那个老人死了……”看着手里这张薄薄的信纸,天浩敏锐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他对牛王谈不上什么敬意,一方面是因为接触少,另一方面是对牛王执政期间各种政策不敢恭维。在天浩看来,其实牛族可以通过各种方法进行扩张,拥有比其它部族更好的方法解决粮食问题,但牛王的眼光过于局限,他只看到战争和掠夺,无法越过崇山峻岭,看到更加广阔的世界。

    廖秋和刚典走进天浩休息室的时候,年轻的领主一直在沉思。他看了一眼推门而入的这两个人,从椅子上站起,走到他们面前,把信使送来的文书递过去。

    “陛下殡天了?”刚典大吃一惊。

    廖秋仍是冷漠沉闷的模样,他瞥了一眼文书上的内容,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什么也没说,转手递给天浩。

    在他心目中,牛伟邦的地位远高于陛下。

    “我原本打算在雷角城停留五天处理各种问题,现在看来最多只能停留两天。”天浩认真地说:“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刚典恭顺地弯下腰,抱拳行礼,以示服从。

    廖秋略点了下头,面无表情。

    天浩把视线转向刚典,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按照我之前下达的命令,对城里所有可能涉及谋反的人立刻进行抓捕,碎齿会协助你的工作。”

    把赤蹄城做过的事情继续复制,这是天浩扫清自己晋位为部族之王的必须环节。

    刚典保持着服从的态度,恭恭敬敬回答:“如您所愿。”

    天浩很满意:“你先下去吧!”

    看着刚典转身离去的背影,年轻的领主转过身,视线落到廖秋身上。

    从牛伟邦死后,廖秋的情绪一直很低落。最初那几天他没吃过任何食物,后来在天浩苦心劝解下好不容易喝了点粥。

    “我以为来到雷角城会让你的情况有所好转,看来是我错了。”天浩慢慢搓着手,平静地说:“你让我很失望,如果牛伟邦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他会跟我一样失望。”

    “……他已经死了……”廖秋的声音很淡。

    “可是你还活着。”天浩凝视着他:“你是他最信任的统领,你是整个雷牛族最优秀的指挥官,你必须为这个部族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

    廖秋苦笑着缓缓摇头:“别逼我……我现在什么也不想……我要休息一段时间,我……要休息……”

    巫源的叛乱让廖秋陷入强烈自责。

    他觉得是自己导致了牛伟邦的死。

    愧疚的心理是如此强烈,无论天浩如何劝说都没有用。

    他想要退休,远离繁华,寻找一个偏僻冷清的地方,独自过完余生。

    甚至……一度想过自杀。

    “啪!”

    毫无预兆,天浩挥手狠狠给了廖秋一记耳光。

    他呆住了,下意识抬手捂住火辣辣的脸,呆呆地望着年轻领主。

    “你忘了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吗?”天浩语气平淡,却比廖秋听过的任何声音更具支配力:“我们要共同开创一个全新的世界。我们在锁龙关一起战斗,我们未来最大的对手就是白人。没错,牛伟邦死了,可是那又怎么样?我也会死,神灵赐予每个人的生命都一样,区别在于你是否在活着的时候没有虚度人生,做了你应该做的事。”

    廖秋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泪水迷糊了他的眼睛:“我当时应该拦住他,不让他走进牛铜的城主府。”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天浩继续道:“都过去了……你应该为他感到骄傲,他是一个真正的王。难道你还不了解他的性格?难道你以为他是那种随便几句话就能改变心意的人?为什么他会在临终前给我戒指,当着你们所有人的面把整个部族交给我?他不希望你为了他去死,懂吗?他希望你活着,像个真正的男人,顶天立地,好好活下去。”

    “可是,我……”廖秋泪眼朦胧,喃喃着。

    “没什么可是的。”天浩用冰冷强硬的语气打断他的话:“我可以容忍你之前的软弱和沉默,因为那是在赤蹄城。现在不同,这里是雷角城,你对这座城市比我熟悉。给我站起来,像个男人那样昂首挺胸。拿出你的气魄与威严,把那些隐藏在城市角落里的苍蝇和老鼠找出来。如果没有他们充当巫源的同谋,牛伟邦也不会死。这是你的职责,你的义务,你对他做出的承诺!”

    廖秋感觉自己快要失控,狂放与悔恨在心中如暴风骤雨般激荡。他狠狠咬住下唇,牙齿刺破皮肤,渗出鲜血,腥浓的味道在舌尖表面蔓延,刺激着心脏快速跳动。

    “去做你该做的事。”天浩用深黑色眼睛注视着他,张开双臂将他紧紧搂住:“我答应过牛伟邦,要让雷牛族的人吃饱穿暖。但这并不包括那些憎恨他,在背后对他动刀子的家伙。”

    “……我要把他们一个一个找出来。”廖秋泪如泉涌,嘴角的伤疤在悲痛中裂得更大,发出充满恨意与杀意的恐怖低吼:“我……我要为他报仇!”

    天浩用力抱了他一下,这动作让廖秋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力量直接传递到自己身上。

    “去吧!我相信你能做到。”年轻的领主松开双臂,目光包含期待与热忱:“我们只有两天时间,尽快解决这里的事情,你跟着我一起去黑角城。”

    ……

    疯狂的人,总会做些疯狂的事。

    天浩说的没错,廖秋对这座城市非常熟悉,他知道那些人有嫌疑,那些人是牛伟邦真正的拥护者。

    虽然都是统领,刚典却没有廖秋那么精明的头脑。他更适合成为一名执行者,而不是从整体方面考虑问题的决策者。

    不知不觉中,廖秋的心态产生了巨大变化。此前效忠的对象是牛伟邦,廖秋与天浩的私交不错,他亲眼见证了牛伟邦临终前的权力交接。当然,族长之位的替换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这需要得到牛王陛下的承认,由大国师主持相关仪式赐福之后才能真正行使权力,但就基础层面来看,天浩已经掌握了雷牛部的大权。

    随着情绪上的低落和困顿退去,廖秋以前所未有的激情投入到新的工作当中。

    雷角城是一座大城,真正的部族王城。

    城内的原住民有七万八千余人,加上后来从豕族战争中得到的十余万俘虏,目前的总人口超过十八万。就数量来看,雷角城算得上北方蛮族当中真正意义上的“大城市”,然而牛伟邦对豕人战俘的管理远不如天浩那么高效。

    部队与民政管理人员的置换同时进行,天浩从磐石城调来了一万名士兵,与黑角城的城卫军进行同规模调换。处理方法和原则与赤蹄城相同,只是速度和手段略有缓和。

    这里毕竟是牛伟邦的居城,各方面情况比赤蹄城复杂得多。如果得不到廖秋和刚典的协助,天浩会举步维艰,各种政令也难以实施。

    何况牛王死得实在不是时候,他只能在这里停留两天。

    大规模抓捕很快完成,看着廖秋交上来多达六百多人的反叛集团名单,天浩思考了很久,认真地说:“把他们全部杀掉,一个不留。”

    “把他们的财产全部分给平民,尤其是布匹和粮食。”

    “雷角城周边的土地重新丈量,按照比例分配。这项工作要尽快完成,最迟不能超过两周。”

    “对豕人的整训工作交给碎齿,他知道该怎么做。”

    “你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出发,前往黑角城。”

    ……

    一路上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天浩把大队人马留在雷角城,只带了三百名卫队。牛伟邦的灵柩装在大车上,与关押巫源的囚车前后相隔数十米。

    黑角城仍然壮观,提前得到消息的大国师早已带着护卫在城门等候。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