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宿主 > 正文卷 第二百七二节 决战宣言

正文卷 第二百七二节 决战宣言

推荐阅读: 富豪公敌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御用兵王   绝世邪神   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   武夫凶猛   聊斋之因果   虎帅   钞能力班主任   圣域天主   我的老婆是大领主   艾泽拉斯之救赎   最强虐主大反派   拥有无限点券是什么体验   我在心间种神树   逆天丹尊   无上丹尊  

    “相信我,他们永远不会因为圣主仁慈而背弃他们信奉的神灵。我父亲很早就尝试着想要让野蛮人改变信仰,然而他至死也没有成功。”

    卡利斯公爵的话对佩里亚斯有所启发,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米伽尔第四十四号药剂对他们不起效果应该是一件好事。”

    公爵转过头,看了一眼年轻的神父:“你指的是药剂本身?”

    佩里亚斯没有否认:“这种药剂调配简单,材料也很普通,关键在于几种原料的配比数量。这些野蛮人很聪明,他们虽然使用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语言体系,但只要加以诱导,通过手势和具体物件的对比,就能让他们理解我想要表达的基本意图。”

    公爵很惊讶:“你的意思是,他们会窃取药剂配方,然后逃跑?”

    不等佩里亚斯回答,公爵自己就笑了起来:“他们没有手,也没有脚,哈哈哈哈……难道你以为巨人崇拜的神灵真是无所不能,随便吹口气就能把他们全部带走?”

    “也许吧!”佩里亚斯知道自己在公爵心目中的地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没有那么多在正式场合必须遵守的规矩和礼仪。他摊开双手:“野蛮人的神毕竟也是神,说不定他们还真有这种本事。”

    说着,他转过身,面对卡利斯公爵,认真地说:“大人,我的实验已经到了关键时期,希望您一如既往给我更多的支持。”

    公爵的心情不错,他微笑着回应:“说吧,你想要什么?”

    “请再给我五十个野蛮人俘虏。”神父的态度很坚决。

    “五十个……这么多?”卡利斯公爵有些犯难,他在踌躇中皱起眉头:“佩里亚斯,你得明白,野蛮人不是普通平民,想抓就能抓到。他们是疯狂的勇士,在战场上只要还剩一口气就能打到最后。你应该看过角斗表演,赛场上的每一个野蛮人都很值钱,即便是国王陛下对他们也很感兴趣。这次出兵,陛下单独召见我,让我尽可能活捉野蛮人,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可能的话,陛下愿意付出一些代价招揽他们,组成一支皇家卫队。”

    “野蛮人?皇家卫队?”佩里亚斯不由得失声笑起来:“这怎么可能?他们连语言都不通。”

    “你说的不完全对。”公爵也许是站久了觉得累,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认真地说:“其实有一部分……不,应该说是极少数的野蛮人与我们有联系。据我所知有两个人,他们懂我们的语言,不算精通,只是勉强能交流的那种。”

    佩里亚斯不由得睁大双眼,这是他头一次听到这种秘辛:“真的吗?”

    公爵微微颔首:“我们之间的往来仅限于生意,药品和宝石,无论交易量还是次数都很少。”

    “能不能给我几个女巨人?或者小点儿的巨人?”佩里亚斯连忙改变条件:“我需要更加详细的研究数据,目前的巨人俘虏都是男性,我需要在女人身上做实验,还有他们的孩子。她们对药剂的反应也许会有差异,我必须试试。”

    公爵对神父的话表示怀疑:“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有这么大?”

    “有!”佩里亚斯非常肯定:“女人每个月都有七天的流血时间,男人就不会。”

    公爵一阵语塞,他觉得自己很蠢,主动跳进了思维陷阱,白白让佩里亚斯抓住了把柄。

    “……我尽量吧!”他闷闷不乐,随口敷衍。

    佩里亚斯看穿了公爵的搪塞态度:“阁下,如果得到足够的试验品,我有可能研制出全新的特殊药剂。”

    这话充满了诱惑。卡利斯抬起头,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佩里亚斯:“你指的是什么?”

    “男人在那种事情方面的能力。”佩里亚斯直言不讳:“野蛮人在这方面有着我们无法比拟的天然优势。我指的是生殖器尺寸。然而科学可以改变一切,新药剂可以让服用者得到他们的能力持久,而且没有副作用。”

    卡利斯公爵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听到这些话的是一个普通人,最多将其当做颇有意思的玩笑。

    然而卡利斯不同,“公爵”这个位置注定了他对金钱和权力有着灵敏嗅觉。可以想象,这种药剂一旦研发成功,将会在王国贵族圈里掀起新一轮追捧热潮,自己也能从中得到大笔的收益。

    “你确定?”虽有怀疑,他的疑问却充满了期待。

    佩里亚斯笑了,厚厚的口罩遮挡了他扭曲的面部肌肉:“这得看您什么时候给我足够数量的女巨人和小巨人。”

    公爵沉默着点了下头,这算是允诺,但在数量上仍需思考,以及详细的计划。

    帐篷布幔从外面掀开一条缝,一名亲卫走了进来。他面朝公爵行了个礼,后者暂时停止了与神父之间的交流,看了一眼亲卫,淡淡地问:“怎么了?”

    “蒙塔纳将军刚从前线回来,他希望现在就见到您。”

    ……

    半小时后,在蒙塔纳将军的引领下,卡利斯公爵带着卫队离开后勤基地,往前线而去。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公爵回来了。

    他第一时间召集王国联军的所有高级将领,召开紧急会议。

    核心议题只有一个那堵墙已经撑不了多久,长时间炮击达到了预期效果,现在到了决战的时候。

    没人对公爵的话表示怀疑,他是真正的名将,无论对米伽尔第四十四号药剂的推广使用,还是集中各大王国炮兵部队的建议,都在这一战中得到了印证。

    既然他之前所做一切都是对的,那么接下来的总攻时间想必也不会出错。

    卡利斯为人公正,这次作战一直是莱茵王国的军队打头阵,仅这一点,就让其他领军的贵族们无话可说。

    “今天晚上让小伙子们好好休息,提前把药剂发下去。明天一早按照计划出兵,这次我们要踏平锁龙关,杀光所有的野蛮人。”

    不是所有人都赞同公爵的战争宣言,一些贵族大声笑起来:“卡利斯,这话你就说错了,得让他们留下一部分。你大概忘了,只有活的野蛮人才值钱,死人可卖不上价。”

    战争的目的是为了利益,除了土地,就是金钱。

    战俘是南北双方的重要收益之一。野蛮人角斗士价格昂贵,尤其是贵族和国王都喜欢把他们当做宠物。然而这些家伙大部分野性难驯,让他们成为角斗士在赛场上拼命倒是很简单,可如果俯首帖耳服从某人的命令,变成一条哈巴狗,就要困难得多。

    佩里亚斯希望得到“小巨人”的原因就在于此,相比成年蛮族,野蛮人孩童更容易驯化,如果让蛮族女人怀孕,直接从以刚生下的婴儿进行调(和谐)教,长大了他会很听话,比世界上任何宠物都值钱。

    卡利斯不以为意地笑了:“你们说得没错,得让他们活着才有价值。好了,大家都是聪明人,这是千百年来我们最好的机会,我们将得到超越历代国王和将军们最伟大的功绩,一旦成功,我们的名字将永远被后人传颂。”

    这话顿时激起了所有人的情绪,他们纷纷变得亢奋起来。

    那堵墙已经不行了,这是决定战争进程的关键。

    “征服北方!”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贵族举起酒杯,他涨红了面孔,发出声嘶力竭的喊叫。

    这句话引起了共鸣,无数个声音汇聚在一起,震耳欲聋。

    “征服北方!”

    “打破锁龙关!”

    “历史将牢记这一刻,还有我们的名字!”

    ……

    翌日,锁龙关内侧。

    天浩被一阵嘈杂的声音从沉睡中惊醒。

    贵族,尤其是一位领主,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能得到超乎寻常的优待。虽然现在是特殊时期,锁龙关附近大军云集,天浩仍然得到了一个独立房间,虽然很小,却是专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

    他迅速从床上坐起,以极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跑到窗前,用力推开紧闭的窗户,看见外面广场上有无数士兵在聚集,他们按照军官的号令整队,这还只是持有武器的巡逻兵,在广场更远的地方,士兵们依序前往距离最近的仓库,领取各自的装备。

    多达数十名身穿号衣的传令兵在沿着道路策马疾驰,从他们远去的方向判断,应该是前往驻扎在附近的各族援兵大营。

    天浩拿起佩刀挂在腰间,匆匆走出房间,正好廖秋带着一名卫兵迎面走来,天浩抬手打了个招呼:“出什么事了?”

    “虎勇先下令全军整备,我也是刚接到命令过来通知你,估计……”正说着,外面传来悠长高亢的号角,打断了廖秋的话。

    旗语和号声是这个时代传达军事命令的最直接方式。天浩屏息凝神倾听号声,分辨其中信息,神情变得凝重:“所有军团最高等级戒备,口粮发放为战时最高标准……骑兵准备、步兵准备……第一军团两小时内完成所有集结工作,等待后继命令……什么,第一时间展开突击?”

    在北方蛮族的军事教典里,“突击”和“进击”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词。

    前者意味着不计伤亡强行突破敌军防线,同时给予对手最大程度杀伤;后者专指在行进状态下作战,攻击强度远不如前者。

    天浩看着站在对面的廖秋,眼中闪烁着惊异的目光:“白人的炮兵部队撤了?”

    廖秋摇摇头:“我刚从城墙上下来,还是老样子,没变化。”

    “大统帅为什么会下达准备突击的命令?”天浩百思不得其解:“这不是白白送死吗?”

    “我不知道。”廖秋神情严肃:“但不管怎么样,必须服从命令。”

    ……

    半小时后,穿戴整齐的天浩匆匆赶到了临时会场,参加军议。

    牛伟邦前天就离开了锁龙关。按照法律,族长不用参战。贵族的意义不只是享受权力,更多的还是义务。尤其是现在,各族精锐部队均被抽调一空,如果锁龙关战况不利,就需要贵族在后方挑拨物质和更多的援兵。族长的位置不能轻动,这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必须负担的职责。

    会场里聚集着大大小小上百名贵族,没看到虎勇先,主持人是鹰镇全。

    “诸位,我来说一下目前的情况。”他神情阴鸷,话语清晰:“昨天晚上哨兵发现城外的白人有异动,他们从凌晨时分开始增兵,前沿阵列保持固定的人数和厚度,增援部队聚集在战线两翼。据目前掌握的情况,他们在整个战场上摆开了三十万人,而且数量还在增加。”

    一个强壮的虎族男子站起来发问:“这是要跟我们决战吗?”

    “看样子是的。”鹰镇全的话语带着一股怒意:“他们的炮火非常猛烈,前面的城墙破损严重,连续修补了很多次,还是难以维持。其实我们也在等待机会,现在看来差不多了,既然他们想打,就满足这些白皮矮子的要求。”

    天浩从椅子上站起来,认真地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击?”

    “等命令,会轮到你上的。”鹰镇全看了他一眼。在过去的这段时间,这位年轻的领主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主要是他带来的那些豕人重步兵。牛族与豕族之间的战争鹰镇全有所耳闻,虽然事不关己,但作为军事统帅,对能打仗的人都有种天然的亲近感。

    “都下去准备吧!”他没有更多的解释:“带好你们各自的队伍,每人至少随身携带三天的口粮。这一战以突击为主,不带辎重,让你们的士兵出城以后跑快点儿,否则连抢人头都赶不上。”

    最后一句调侃在众人间引起了大笑。

    笑过后,之前说话的虎族男子有些忧虑:“白人的火炮威力很猛,我们的伤亡会很大。”

    鹰镇全摇摇头:“别管那些,神灵会保佑我们取得胜利。”

    他随即咳嗽着清了清嗓子:“这不是宽慰,守护神站在我们这边,它将指引我们走向胜利。”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