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宿主 > 正文卷 第二百六九节 女伯爵

正文卷 第二百六九节 女伯爵

推荐阅读: 最强躺赢   御用兵王   穿呀!主神   美食供应商   龙血战神   大国金融   道长去哪了   我用金手指建强国   统一饭圈审美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传送双生   我在诸天收徒忙   我在女权是天使   数码世界的骑士   我是国青主帅   农夫凶猛   我的1990   王者风暴  

    天浩没有对此发表意见,他眼眸深处透出疑惑和不解。

    其实解决锁龙关的问题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济州岛已经完成了部分火炮实验,常规口径后装炮从上个月就开始量产。至天浩出发前,总存量为二十六门。数量虽然不多,却使用威力很大的榴弹。只要一封密信,同彪立刻带着人把火炮运来,双方对射,王国联军在这种超越目前科技水准的重型武器面前根本讨不到半点好处。

    这是天浩预留的后手。

    然而他看不懂锁龙关的现状。

    三位统帅到底想干什么?

    他们似乎还有除上述两种方法之外更好的选择?

    ……

    牛族领地,凶角城。

    “这些该死的垃圾,臭不要脸的狗杂种,他们为什么不去死?”

    宽敞的客厅地面上布满了各种碎片,最多的是陶器。牛凌啸发出疯狂的怒吼,仿佛着了魔,他拿起身边任何能接触到的物件又砸又摔,连椅子都没有放过,以歇斯底里的方式发泄心中愤怒。

    这些动作迅速消耗着体力,他很快变得疲惫不堪,踉跄着脚步在歪斜的椅子上坐下来,佝着背,弯着腰,两只手杵着分开的双腿膝盖,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大口喘息,背部随着沉重的呼吸节奏上升下沉。

    巫源抓住他沉静下来的发泄间隙,快步从屋角走过来,凑到近处,带着被压制的快感低声道:“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他特别加重了“我们”这个词。

    牛凌啸缓缓抬起头,用带有恨意的微红双眼盯着他:“你指的是什么?”

    “我们的计划成功了。”巫源语速很快,能听出他的话里夹杂着快乐与兴奋:“牛天浩去了锁龙关。哈……他是那么傲慢的一个人,却不得不服从大王的命令。我真的很想看看他接到命令时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那张脸能让我记一辈子。”

    “你想让我出兵攻打磐石城?”牛凌啸头部有些歪斜,问话的语气也有些古怪。

    沉浸在愉悦中的巫源没注意这些,他激动得有些难以自持:“这是最好的机会。说“攻打”就有些过了,只要派出军队,把那座城市围住,趁乱抓一些人带走还是可以的。这样既不违反陛下禁止内斗的命令,又能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三万……不,五万,我们至少可以从那座城市弄到五万人。”

    牛凌啸眼睛里透出奇怪的光:“我真不搞不懂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你没看见我在发火砸东西吗?”

    巫源被他说的一阵语塞,过了近半分钟才重新组织语言,带着些许慌乱张口搪塞:“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知道陛下对凶牛部下达了征调令,要求所有军队赶往锁龙关,但我们可以两件事同时进行。”

    牛凌啸在沉默中调整呼吸节奏,仰起头,虽是从下往上看,却透出专属于部族之王的冷傲:“你什么意思?”

    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沿着巫源后背爬上头顶,他觉得自己刚才的表述已经很清楚,任何人都能听懂。可牛凌啸既然这样说,就肯定有他的道理。巫源感觉对方的心态难以捉摸,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对之前的话加以补充。

    “可以把军队分成两部分,一半前往锁龙关,一半派往磐石城。这样既不违反陛下的命令,又得帮助大王您完成心愿,替王妃报仇。”巫源使劲儿挤出一丝谄媚的笑,声音比刚才压得更低了:“磐石领同样接到了来自陛下的征调令,就算牛天浩远在锁龙关,他下面的人也会必须服从。我们只要控制时间,等到磐石城防务空虚的时候再过去,轻轻松松就能进城抓人。呵呵……他们挡不住我们。”

    “这就是你所谓的建议?”

    牛凌啸盯着巫源,语气充满了愤怒:“见鬼,你什么都不明白。我发那么大火不是因为得不到磐石城,也不是因为牛天浩那个混蛋。该死的白人……他们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发起进攻?老子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才把牛天浩从城里调走,结果锁龙关军情吃紧,陛下居然下发了全面增援令。码的……以后哪儿有这么好的机会?”

    巫源有些不知所措,喃喃自语:“这不冲突啊!按照我说的做,那是最好的办法。”

    “放你1妈1的屁!”牛凌啸再次变得暴怒起来,他从椅子上跳起来,想也不想挥手就给了巫源重重一记耳光,不等对方在痛苦中发出惨叫,一把揪住巫源的耳朵,扯到面前怒声咆哮:“现在的问题是白人!白人!白人!他们才是最大的敌人,是我们从祖先时代就不共戴天的仇人。锁龙关一旦失守,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你以为陛下是什么也不懂的老糊涂?我看你才是臭不要脸的白痴。”

    “没错,老子的确想要磐石城。牛天浩那个混蛋吞了我那么多人,还杀了我最心爱的妞,这笔账他迟早得还。”

    “但不是现在……凶牛部要尽快出兵,麻痹的你让老子现在对磐石城下手,你觉得陛下会放过我?你也不想想其他人会怎么想?老子这张脸还要不要?”

    “不解决锁龙关的问题就不能对磐石城下手,先把外面的人干翻了再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你懂不懂这个道理?”

    巫源的耳朵在“嗡嗡”作响,他感觉耳膜几乎坏掉,牛凌啸体内充斥着太多的暴力因子,不开心的时候就把自己拖过去揍一顿,这似乎变成了凶牛之王新的爱好与消遣方式。

    他显然谨守着某种底线,从对白人和天浩的不同称谓就能看出来前者是“垃圾”和“杂种”,后者只是“混蛋”。

    用拳头揍人的发泄方式很有成就感,牛凌啸给了巫源脸上一拳,转身匆匆走出客厅,随口对身边的亲卫下达命令。

    “调集军队,让他们速度快点儿。”

    “把仓库里的粮食搬运来装车带走。狮族人可没那么好心,也没有能力给那么多的军队供粮。他妈1的,说到底还得靠咱们自己。”

    “派人看着那个家伙,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不准他出去乱跑。如果他敢耍花样,就给我打断他的腿。”

    ……

    大陆南方,多赛特郡。

    伊丽莎白走进艾尔普索庄园的时候,充满了说不出的冷傲与庄重。

    她走过前门,走进宽敞漂亮的前院,穿过走廊,远处从孩童时代就熟悉的巴洛克建筑映入眼帘,当然也少不了那些同样熟悉的仆人他们当中有些人很善良,有些人则心狠手辣,暗地里虐待年幼的家族成员。

    拉杰什的佣兵队接管了整个庄园。他和博纳尔一起,把伊丽莎白想要的人一个个找出来,戴上铁镣,固定在木桩或墙上,顺序用鞭子狠狠地抽。

    走进大厅,伊丽莎白毫不顾忌来自周围的无数目光,旁若无人走到位于正面的主位上,双手拎着长裙,安安稳稳坐了下来。

    大厅里聚集着上百个人,男女老少都有,这些人都姓艾尔普索,与故去的老伯爵是亲戚,也跟伊丽莎白有着或多或少的血缘关系。

    鲍勃一直跟在身边,他双手捧着一份用紫色缎带扎起的文件,恭恭敬敬递到伊丽莎白面前。后者随手接过,在空中晃了一下,发出优雅悦耳的声音。

    “这是国王陛下签署的文件。从现在起,我就是合法的爵位继承人。”

    话音刚落,一个站在左侧,神情阴郁的中年男人立刻发出震怒喊声:“你没资格成为新伯爵,我们拒绝承认这一切。”

    在他的对面,一个年过四十的瘦男人抬手指着伊丽莎白,发出音量更大咆哮:“你根本没有得到第一顺位继承权。”

    “你只是个在家里排名垫底的贱货!”与他站在同列的胖女人捶胸顿足发出尖叫:“我才是真正的艾尔普索伯爵。”

    第一个发声的中年人立刻转向怒视对面:“米莉亚你怎么能这样说?我才是真正的继承人。”

    瘦男人立刻加入这场无用的争吵:“我是长子,我拥有最高继承优先权。”

    大厅里顿时变成了菜市场,各种声音都冒了出来,随着更多的人加入,尖叫怒骂如预埋在地底的火药轰然炸开,嘈杂的乱音震耳欲聋。

    伊丽莎白对此冷眼旁观,她发出轻蔑的无声冷笑,头部略微偏转,看了一眼与鲍勃站在一起的郡治安官。

    他是布莱克郡守安排的人。治安官不止一个,是管理地方的军事长官,在郡守之下,按照权力可分为高级、普通、一般等不同级别。这些人拥有军衔,称谓上却没有细分。

    想要从一群持强烈反对意见的人手里拿回艾尔普索庄园并不容易。布莱克特意安排这位治安官跟着伊丽莎白前往,就是为了表明官方的态度。

    “肃静!”身材高大的治安官用力跺了跺脚,中气十足的他抬手对着大厅外面做了个手势,数十名郡兵排队小跑进来的同时,他朝前走了两步,怒目环视全场,发出令人胆寒的咆哮:“这是国王陛下亲笔签署的爵位继承文件,你们竟敢拒绝承认?哼……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话比任何空泛的威胁管用。

    年龄最大瘦男人赶紧辩白:“大人,我是菲德,菲德。艾尔普索。我是这个家里的长子,我才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啊!”

    “你撒谎!”对面的中年人怒气冲冲道:“我罗萨才是真正的爵位继承人。我得到了父亲亲口允诺,就算你是长子也没有用。”

    “爵位是我的!”胖女人不甘示弱,她从贴身隐秘处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在空中抖了抖:“这是父亲给我的遗嘱,上面清清楚楚写着由我继承爵位。”

    她的动作很大,那份遗嘱想必很重要,所有人都看见她是从双腿中间的黑暗位置拿出来,没有丝毫遮掩。

    治安官暗自思忖:该死的……我跟贵族们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却从未见过比这头母猪更恶心的女人。

    “只有国王亲笔签署的文件才具有法律效应。”他压制着情绪,低沉地说:“家族内部的问题你们自行解决,我今天过来是为了宣布伊丽莎白小姐的身份。”

    说着,他从伊丽莎白手中接过文件,拆开封口,发出洪亮的声音:“从即日起,伊丽莎白继承爵位,成为新的艾尔普索伯爵。”

    “我拒绝承认!”菲德气得浑身颤抖。

    “这是个阴谋。”罗萨凶狠的目光足以吃人:“陛下被骗了,所有人都被她骗了。”

    “她是个不要脸的女表子!”米莉亚的尖叫声一如既往。

    伊丽莎白对这些声音置若罔闻。她保持着令人赞叹的优雅风度,发出胜利者特有的冷静话语:“我给你们一天时间收拾自己的东西,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再过来,到时候我希望庄园已经腾空,让出你们现在的位置。”

    “你这是痴心妄想。”菲德的声音比刚才更大了。

    “我尊敬的哥哥,请注意你的言辞。”伊丽莎白挺起她骄傲的胸脯:“你只是平民,你没资格用这种口气对一位伯爵说话。按照王国法令,我现在就能让人抽你二十鞭,然后再以毁谤罪对你进行起诉。”

    不等菲德说话,气得发抖的罗萨张口怒斥:“你敢……”

    伊丽莎白立刻微笑着打断他的话:“你是在质疑国王陛下的尊严吗,我尊敬的二哥?”

    罗萨张着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深深的恐惧和愤怒共同压制大脑,他感觉思维混乱,无法找到合适的反驳用词。

    “继承文件是假的。”胖胖的米莉亚显然没有两位家族男性成员那么聪明,她跳着脚连声叫骂,企图再次掀起之前那种激烈的反对浪潮:“你是个不要脸的骗子,国王根本没有签过爵位继承书。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伊丽莎白根本不做解释,她轻轻一笑,摇了摇头,端庄优雅的动作是如此迷人,释放出美丽的诱惑。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