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宿主 >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节 相爱的人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节 相爱的人

推荐阅读: 魔门败类   海贼里的第四天灾   渡劫之王   穿越全能学霸   上门狂婿   我不想再陪仙二代渡劫了   农女医妃富甲天下   我,最强弃少   权宠天下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来自未来的神探   天降我才必有用   重生之全球首富   我的神通有技术   都市无敌神医   皇兄万岁   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   最强医圣  

    lt;tentgt;

    “亲爱的,你累了,休息一下吧!”

    富有男性魅力的声音是如此悦耳,令人无法抵挡。

    “……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王妃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情人温暖的怀抱并未让她从疯狂与憎恨中冷静下来。她死死盯着地板上那堆难以分辨本来面目的烂肉,下意识抬起胳膊,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表面渗出的汗珠,却没注意手上沾满了血,顿时在脸上抹开一片鲜红。

    雍齿加大手上的力气,把她搂得更紧,露出成熟男子极其诱惑力的微笑。

    昨天下午,王妃请大国师进宫议事。这个满脑子都是权力的女人很直接,她丝毫没有遮掩,当场摆明态度,希望得到巫鬃支持,让她的儿子成为豕族新王。

    求人做事,需要付出代价。

    王妃承诺事成之后国师仍将保持现在的位置,每年得到的供奉加倍。

    巫鬃从头到尾一言不发,连客套化的微笑都没有,仿佛一块石头,耐心听完王妃的话,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雍齿当时藏在隔壁,将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想笑……神灵果然是公平的,它给予这个女人美貌容颜与曼妙身材的同时,也收走了她的智慧,甚至苛刻到连最基本的逻辑思维能力都不肯释放半分。

    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婆娘?想要得到国师的支持,就该投入大量赌注。要换了是雍齿,他肯定眼睛都不眨张口就答应给国师一座……不,三座城市的主控权。

    无论是否可以办到,先画个漂亮的大饼再说。至于事成之后的兑现……反正那时候大事已定,当初答应过是一回事,给不给又是另一回事。

    今天传来消息:因为情况特殊,豕王病重,大国师与獠牙城内的卫队统领鳄齿共同签发临时法令,对獠牙城全面实施军事管制。所有军队由鳄齿掌控,同时对城内物资实施统一调度。

    鳄齿是现任豕王的族弟。这意味着他与国师之间已经结为同盟,在豕王没有公开宣布王位继承人的前提下,如果豕王在这时候意外身故,鳄齿将成为新王的最强有力竞争者,无论整体控制能力还是来自方方面面的支持,占据了压倒性的绝对优势。

    王妃简直不敢想象,一旦锐齿继位,自己和儿子将面对什么样的命运。

    “他们会杀了我,把我的骨头挖出来做成碗。”暴怒与肆虐几乎把她的体能消耗一空,这种如火焰依靠汽油燃烧的能量迅速挥发过后,王妃整个人变得极其虚弱。她瘫软在情人怀里,恐惧刺激着身体剧烈颤抖:“他们不会放过我……我……我……我该怎么办?”

    雍齿用下巴轻轻压在王妃头顶,粗糙头发刺激着皮肤有些发痒。他翘起右手中指,在王妃裸露的肩部位置缓缓滑过。这动作他练习过无数遍,只要控制住力度,女人会非常喜欢,有种介于酥痒和冰冷水珠骤然滴落皮肤表面的轻微刺激。略有不适,却有种倾向于受虐方向的期待感。

    简单来说,就是挑逗。

    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情人并不容易,这碗饭真他玛难吃,是真正的技术路线。

    在磐石城的时候,雍齿牢记着年轻头领给自己上课时说过的一段话。

    “牛(和谐)郎绝不是你想象中单纯依靠美色就能站在巅峰的职业。想要得到一张令大多数男人垂涎不已的长期饭票,需要勤学苦练,需要灵感,还需要针对不同目标制订各种计划。最后,时刻不忘自虐。放弃关于爱情与生活的幻想,为了成功和胜利,你必须放弃一些美好的东西。这是一种交换,当你老了以后,回望过去的人生,你会觉得骄傲,你会因此而自豪。无论人们是否知道你的名字,你都能毫无遗憾的离开这个世界。”

    雍齿不知道什么是牛(和谐)郎。从字面上理解,估计是养牛的男人……嗯,应该是一份高上大的好职业。

    思维麻醉、催眠、忽悠……必须承认,在磐石城下级民众心目当中,天浩有着极高的人格魅力。

    “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良久,轻轻抚弄情人的雍齿张开嘴唇,在深沉的忧郁中低语。

    王妃趴在他的怀中,用同样沉闷的语调反问:“你怎么帮我?”

    其中夹杂着少许讥讽成分。

    鳄齿是手握兵权的贵族,万人首,他还得到大国师巫鬃的支持。

    雍齿只是一个厨子。

    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

    “……杀了他。”只有成熟的男人才能发出这种沉吟,嗓音沙哑,带着一抹难以抗拒的诱惑,却冰冷又机械,能听出他毫不迟疑的决心。

    王妃猛然从他的怀里挣开,如突遭电击般弹开,隔着半米左右的距离,她看见这个男人笑颜依旧,只是那中熟悉的忧郁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感慨,充满着对自己的无限留恋。

    “把他们都杀了,包括大国师。我会帮你解决所有的麻烦。”

    他站起来,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到面前,爱怜地把王妃再次搂进怀里,亲吻着她散乱染血的长发:“你的儿子会成为新王,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我爱你,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丽的女人。”

    谎言想要成为真实需要在特殊环境才能发挥作用。

    其实雍齿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个女人不可否认她的确很美(豕人观点),但她的脾气性格实在令人厌恶。搂着一头食人猛兽,这就是雍齿的感觉。

    王妃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狂喜和震撼,面孔有些扭曲。她颤声问:“……真的吗?”

    雍齿笑了,充满令人信服的诚实:“我从未欺骗过你。从前是这样,现在如此,以后也不会变。”

    撒谎不眨眼是一种难度很高的技巧,需要反复多次练习。

    王妃一头扎进情人怀里,“呜呜”哭了起来。

    虽在流泪,她心里却乐开了花。

    什么疯狂啊,叫骂啊,甚至把贴身侍女活活打死,都是为了在雍齿面前演戏。

    她其实早就想杀掉鳄齿和巫鬃,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也找不到愿意帮忙下手的人。

    鳄齿也就罢了,只要给予足够的好处,多少能找到几个悍不畏死的勇士。

    可是巫鬃不同,她是国师,血统高贵,身份特殊,放眼獠牙城上下,哪怕开出极高的赏格,也没人敢亵渎神灵的代言人。

    思来想去,唯一能依靠的就是雍齿。

    他是厨师。

    王妃的身份目前还管用,以商议继承人的名义诓他们进宫,顺便邀请锐齿和巫鬃共进晚餐,他们应该不会拒绝。只要在饭菜里动点儿手脚,老娘保证这两个混蛋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雍齿的想法要复杂些他上个月就通过秘密渠道得到来自磐石城的指令,天浩给了他一个时间段,要求在这个范围内尽可能在獠牙城内制造混乱。具体该怎么做,没有准确的计划,总之见机行事,把水搅浑,越乱越好。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就是这几天。

    各怀心思的男女抱在一起,做出各种少儿不宜的举动。

    “亲爱的,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也是真正爱我的男人。”

    “我愿意为你而死。”

    “杀了那些碍事的家伙,以后我们共同掌控豕族。我要给你生个儿子,让他见证我们之间的爱情。”

    “你真好。”

    “往旁边让着点儿,你的牙戳到我的嘴了……”

    多么伟大的爱情。

    ……

    豕族领地,豕王直属区域,平丘寨。

    一个月时间过的很快。磐石、雷角、沅水三城联军都完成了各自的目标。烈牙部、风牙部、黑牙部均被消灭,区域内所有城寨攻陷,第一、第二阶段作战任务圆满完成。

    寨子彻底清空,所有豕人俘虏已经押往后方。弓箭手站在破坏程度不算严重的塔楼上警戒,三千名重步兵依托寨墙建立纺线,差不多同样数量的游骑兵在外围巡逻,侦查半径超过五公里,他们事先准备好干燥的木柴堆,都是富含油脂易于燃烧的松木,遇到情况立刻点燃,撒上一些晒干的马粪和牛粪就会腾起滚滚浓烟。

    议事大厅打扫得很干净,熊熊燃烧的炭火煮沸了雪水,黒叶茶是北方大陆的特产,很多蛮族都靠喝这玩意儿补充维生素。味道很苦,茶水颜色极深,闻起来很香,喝过后口腔里会弥漫开淡淡的回甜。

    刚典、廖秋、宗具父子,加上天浩,五个人围着火塘席地而坐。精锐的侍卫守候在外面,没有得到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

    “神灵保佑,这次作战很顺利,情况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宗具乐呵呵地笑道:“这都是托了阿浩的福,要不是你提出我们三城合力共战,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廖秋坐在旁边微微点头。

    雷角城部队的主攻方向是风牙部,第一作战阶段得到了五万余名豕人俘虏,第二阶段主要是扫清豕王直属领地,大大小小几十仗打下来,又抓获了两万左右。其实仗打到这个份上,结果令人满意,收获巨大。

    最重要是己方士兵伤亡不大,主要有两方面原因:首先是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从出兵到逐一攻陷豕族城寨,因为兵力在进攻面占据绝对优势,对每个寨子都能做到严密封锁,偶尔有人侥幸逃出,也躲不过事先布置在外围路口的巡逻队,加上游骑兵反复拉网式警戒,第一阶段几乎没有走漏消息。

    其次就是铠甲。磐石城出产的均质钢非常坚固,虽然数量不多,却在战斗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冷兵器时代的战斗,防护力至关重要。只要对手一刀下来没能破开防御,反手迎上的战士当场就能要他的命。

    廖秋端起摆在面前的茶水抿了一口,冲着天浩翘起大拇指,发自内心地赞叹:“我佩服的人不错,你算一个。”

    宗光插进话来,很感慨:“我从未想过仗还能这么打。进攻黑牙城的时候,我觉得可能要付出很大伤亡,不死个几千人根本攻不进去。阿爹告诉我城里有内应,不用慌,让下面的人好好休息,吃饱喝足,睡一觉,等到天亮了再动手。结果城门开了,我带着人冲进去,那些豕族人吃坏了肚子,一个个躺在地上站不起来。我亲手砍掉了黑牙之王的脑袋,我从没想过这辈子还能杀死一个王啊!”

    刚典笑着附和道:“宗具城主说得对,这都是阿浩的功劳。”

    天浩笑着摆了摆手:“仗还没打完,现在说这些早了点。”

    宗具对此深以为然:“豕王很狡猾,反应也很迅速。就目前得到的消息来看,平丘寨应该算是我们与豕族决战的出发点。豕族剩余的人口和兵力都在朝着獠牙城收缩,那里现在至少集中了十万人。”

    “呵呵,那你的看法是?”天浩认真地提出问题。现在是三方在决战前最后一次会议,因为三支军队驻扎区域不同,集中起来很费时间,所以城主和统领们在此聚会相商,有了结果就各自返回。独断专行不是一个好习惯,尤其汨水城和雷角城都需要拉拢,天浩愿意听听宗具的看法,同时也是了解对方的灰。

    “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宗具隐约可以猜到天浩的想法,他对此并不在意:“没必要把豕人像兔子一样撵得到处乱跑,集中起来才能一次性解决问题。何况他们走得很仓促,很多村寨连存粮都来不及带上。以我的经验,獠牙城的存粮养不活这么多人,他们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我们大可以稳步推进,在獠牙城外围展开防线,等到城里的粮食耗尽,就能不战而胜。”

    廖秋对此并不赞同:“我觉得应该主动进攻,速战速决。拖延下去对我们没好处。”

    宗具对廖秋不是很熟,他不想破坏这种融洽的谈话气氛,微笑着轻轻摇头:“打仗嘛,总要死人的。不过有时候还是要讲究方法,尽量减少伤亡。”

    lt;/tentgt;

    宿主 lt;/pgt;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