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宿主 > 正文卷 第一百九二节 我会化妆

正文卷 第一百九二节 我会化妆

推荐阅读: 神道仙尊   我的财富似海深   猎天争锋   一世龙皇   大侠等一等   悠然山村(农家奶爸)   三寸人间   苏厨   绝世剑神   校花的贴身高手   精灵之最强道馆训练家   即使如此我也期待幸福   星界游侠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我师傅是林正英   娇宠嫩妻:闪婚老公撩上瘾   重生真的很淡定   华山神门  

    “我的确是花了重金为大王找药,在下一片苦心,还望大国师您能谅解。”

    这是高飞的原话。

    药是装在陶瓷瓶里的一种液体,颜色有些浑浊,有一股刺鼻的呛味。

    巫鬃找了三个人试药,查之无毒。

    巫鬃很想找个借口把人扣下来,等进一步查明这种药的具体功效再谈其它。高飞却表示自己在獠牙城内新开了一家商行,平时很少外出,国师如有事情可派人过去通知,自己随传随到。

    一个陌生人献上来的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就这样直接拿给豕王使用。

    巫鬃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只安排人手暗中监视高飞,同时在宫廷内外严查是否有人走漏消息。

    她历来看重规矩,如果没有证据,就不能仅靠怀疑对某人定罪。国师位高权重,一言一行容易被其他人效仿,高飞知晓豕王病重的秘密虽令巫鬃感到惊讶,但她潜意识认为这是花大价钱重金买通宫廷内卫的结果。天底下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高飞是个商人,多花钱某个贵族身份,在巫鬃看来这就是事情真相。

    情况在当天夜里有了变化。

    宫里传来消息,豕王突然病重,连续咳嗽好几个小时停不下来,痰中带有大量鲜血,宫里的巫师束手无策,王后急召大国师入宫商议对策。

    巫鬃急匆匆去了,按照从前的方子开药,可豕王吃了就是不见好,而且现在的症状比以前加重了许多,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脸色苍白,仿佛随时可能一口气上不来,就此蹬腿。

    巫鬃对此毫无办法,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狠下心肠,把高飞刚献上来的那种可疑药物给豕王用了。

    反正是一个将死之人,在所有手段全部用尽的前提下,再渺茫的希望也不能放过。

    这的确是一种神奇的药。

    豕王喝下去,咳嗽症状明显减轻了许多。他挣扎着喝了些水,昏沉沉睡去。等到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奇妙的东西,巫鬃此前闻所未闻。

    他急忙回到国师府,派人叫来高飞,急切询问这种药物的来源。

    得到的答案与之前一样:来自大陆南方。至于更多的相关信息,高飞守口如瓶,顾左右而言他,拒绝透露一星半点。

    这件事与牛族人大举进犯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如果换在平时,巫鬃一定会雷霆大怒,下令把高飞抓起来,严刑拷打。偏偏狂牙部连战连败,得到消息紧急赶往狂牙城的大王子沙齿也丢了王城,被人砍下头颅。

    这消息震撼了整个豕族,獠牙城上上下下人心浮动,得知噩耗的王后变得痴痴呆呆,后来确定是真的变疯,宫廷内部由王妃掌权,豕王身体状况因为那种药变得明显好转,巫鬃思虑再三,决定暂时放过高飞,先把安定族内秩序和各种事务放在首位。

    亲生儿子死了,整整一个分部被其它族群并吞,两个可怕的消息接连传来,豕王刚刚略有好转的病情再次加重。不得已,巫鬃只能再次拿出高飞献上的那种药。

    这都是过去几个月里发生的事,离开回忆,巫鬃摆脱了思维状态,返回现实。

    看着坐在对面神情恭敬的高飞,她忽然失去掌控的无力感。

    堂堂一族国师,巫鬃能坦然面对数十万人虔诚的跪拜,只要一个眼神,就有无数神灵的信徒心甘情愿替她去死。北方蛮族流传着一句谚语:族长拥有我们的身体,巫师拥有我们的灵魂。从这个角度来看,在豕族内部,巫鬃比豕王有着更高的话语权。

    一句话就能决定无数人生死的国师,竟然对一个小小的商人束手无策?

    这一点儿也不好笑。

    强迫着自己平复了一下再起波澜的思绪,巫鬃用平静且冷漠的眼睛注视着高飞:“那种药对大王的病很有效……说吧,你想要什么?”

    天底下没人心甘情愿把口袋里的钱拿出来无偿奉送。巫鬃明白“利益交换”的道理。

    高飞的笑容很迷人,脸上每一块肌肉运动的角度和位置恰到好处,他的两边嘴角又长又大,就像马戏团里的小丑,却只需要在脸上涂抹油彩,不用鲜红唇膏以夸张手法扩大嘴唇就能得到滑稽效果的那种类型。

    “大国师,我无意冒犯您的威严。”他正襟危坐,双手平放在腿上,笑容可掬:“我听说,狮族的国师早年时候与您认识,而且关系很不错?”

    巫鬃神色平淡,缓缓点头。这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

    “我希望大国师您能给他写一封信。”高飞夹杂着微笑的声音听起来悦耳又舒服,其中夹杂着谄媚的成分:“我是个商人,我想把生意拓展到狮族的部落。呵呵,如果能得到狮族国师的帮助,那就再好不过了。”

    只是为了做生意?

    巫鬃潜意识根本不相信高飞的这种说法,她微微皱起眉头,尽可能装作不经意地问:“你打算去狮族做什么生意?”

    “泥炭。”高飞回答的很快,不假思索。

    巫鬃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团黑漆漆的熟悉物件。

    “泥炭也可以卖钱?”她眉头皱得更深了。

    巫鬃知道狮王正在大力推动货币改革,整个狮族都在使用新造的金属货币。这种全新的交易模式源自南方白人王国,狮族国师巫况也多次来信邀请自己前往咆哮城,商谈狮族和豕族之间关于贸易合作的事情。

    她能理解高飞想要去狮族领地拓展生意的想法。

    可是泥炭……这东西真的能卖钱吗?

    高飞很精明,他透过巫鬃浑浊苍老的眼睛看到了她内心所想,于是笑了笑:“生意就是生意,我没必要撒谎骗人。大国师您若是不信,可以在信里只写这部分的内容。”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无法理解的事情。

    巫鬃思考了几秒钟,决定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起自己关心的重点:“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药……”

    话未说完,高飞伸手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小布包,当着巫鬃的面打开,从里面取出三个成年人手指大小的精致瓷瓶。

    每一个瓶子大小都与之前的一模一样。

    “与南方白人之间的交易很困难,所有的药都在这儿。”高飞认真地说:“我已经派人前往南方继续寻找这种药物,请大国师谅解,这需要时间。”

    犹豫了很久,巫鬃暗自叹了口气:“好吧……”

    她毫无选择。

    豕族目前的局势非常严峻。

    北方的牛族人虎视眈眈,钢牙部和狂牙部接连被灭,他们的胃口肯定不会就此得到满足,用不了多久,新的战争随时可能爆发。

    王后已经疯了。

    这件事情很蹊跷:按照内廷管事的说法,是狂牙部战败和沙齿王子被杀的消息刺激王后导致发疯。可王后身边的侍女却说,那天晚上王妃派人送来晚餐,王后不知情,吃过以后就神志不清,胡言乱语。

    巫鬃没有下令彻查。她知道这种事情就算查个水落石出对自己也没有半点好处,还会把混乱的局面搅得更糟。

    只要豕王还活着,能够主持政务,就是最大的安定保障。

    当然,他已经老了,尤其是第一顺位继承人死亡的情况下,尽快确定新继承人就显得尤其重要。不是随随便便哪个王子都能成为国王,巫鬃也有自己中意的人选,她和王后一样,都不喜欢年轻的王妃,更不愿意看到一个懵懂的孩子坐在王位上,被权欲熏心的王妃像木偶那样控制着。

    只要豕王再撑上一年,所有问题基本上都能得到解决。

    高飞献上的这种药无法根治豕王的病,却可以起到显著的缓解效果。

    从未有人敢用这种方式强迫巫鬃做出妥协。感觉很糟糕,她已经对高飞起了杀心。

    想归想,至少目前不能这样做。

    与南方白人之间的沟通,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办到。

    暂且留他一条命,让他继续送来更多的药。

    不就是一封信而已,想要在狮族的领地上做泥炭生意,就遂了他的心愿。

    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会把你的人头砍下来,剥掉皮肤,割下所有的肉,用药水浸泡,最后把精心制作的头骨挂在墙上,成为永远的收藏品。

    ……

    半小时后,高飞带着巫鬃的亲笔信,离开了国师府。

    他知道身后有人尾随,却毫不在意,慢悠悠在街上兜了个圈,以散步的速度走回自己在獠牙城的宅院。

    内屋是个封闭的密室,地下还挖了一条临时通道,遇到紧急情况可以从这里离开,出口位于两百米外的横街背面,那里有一间鹿族人开设的布行,是用作伪装的另一个临时驻点。

    陶盆里已经备好热水,高飞关上房门,把一块棉布放进盆里浸湿,然后将带着温度的湿布盖在脸上,来回焐了三次,每次时长两分钟,等到脸上出现手指触摸有湿黏感觉的时候,这才用毛巾用力擦拭,如此清洗几遍,蜡黄色的皮肤彻底消失,露出一张肤色偏白的脸。

    用一种特殊的植物汁液涂抹在脸上,就能造成极好的伪装效果。

    很多文明时代的女人精通化妆,她们深刻发掘出“母猪变貂蝉”这句话的精髓。天浩对此感到好奇,于是跟着网络上的教程学了一段时间。纯粹只是为了以化妆的手法改变容貌,不是惯性思维中可怕的女装大佬。

    在这个野蛮的时代,“化妆”的说法无人理解,“易容术”就比较贴切。

    高飞拿起一面打磨光滑的金属镜子,看着闪亮反射镜面里出现熟悉的平俊面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脱掉身上的衣服,换上一套满是尘土的粗布服装,戴上一顶预先备好的假发,用特制油膏在脸上擦抹……一整套程序之后,高贵傲慢的商人消失了,出现了一个身材佝偻,脸上写满“穷困”,眼睛里释放出饥饿意味的潦倒中年人。

    离开内室,走出宅院大门的时候,平俊看见对面街角站着两个男人,他们一直盯着这个方向,也看到了自己,却没有任何反应。

    那是国师巫鬃派来盯梢的人。

    平俊什么也没有说,默默转身离开,朝着远处的獠牙城门方向走去。

    ……

    几天后,平俊回到了磐石城。

    他带回了让天浩满意的消息。

    药物已经顺利送入了豕族王宫,国师巫鬃虽然对此产生了怀疑,却因为种种缘由没有对此构成干扰。

    一切都在按照天浩的计划进行。

    他早就知道豕王病重。平俊的情报局无孔不入,美男计加上数量多到让人无法拒绝的粮食和布匹,轻轻松松就搞定了王后和王妃身边的侍女。

    爱情加金钱的双重攻势,谁能挡得住?

    天浩虽不是专业医生,可是从豕王的症状来看,他有很大把握确定那是肺结核。

    在文明时代,滥用抗生素导致各种病菌产生了抗药性,各国卫生部门对此均感到头疼。无奈之下,只能投入重金研发更高等级的针对性药物,“以病毒对抗病菌”是当时医药界的流行说法。

    小行星撞击地球毁灭了世界,致病细菌是否也随着前代人类一起消亡?

    这问题无法从老嬷嬷那里找到答案。

    天浩只能按照自己的猜测,隐隐约约觉得可能性很大。

    病菌和人类一样,都需要在合适的环境里才能生存。

    没有足够数量的寄生目标,也就谈不上什么大规模存活。

    老嬷嬷说过:北方蛮族是前代人类为了应对地球资源危机的预构体。全面增加人类体量,以巨人化取代规模化。这种从基因层面进行修改的做法与人造人没什么两样。

    也许抗生素能有效遏制豕王体内的致病细菌。

    当然,他得的也可能不是肺结核,而是症状相似的某种未知疾病。

    这一切都建立在猜测的基础上。

    天浩只有一个目的让豕王活着,在减缓病痛症状,却并非痊愈的前提下活着。

    他至少还要再活一年。

    豕族内乱对天浩看来不是一件好事,对磐石城无法产生收益。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