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宿主 > 正文卷 第一百一七节 最后的古代人

正文卷 第一百一七节 最后的古代人

推荐阅读: 最强躺赢   御用兵王   穿呀!主神   美食供应商   龙血战神   大国金融   道长去哪了   我用金手指建强国   统一饭圈审美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传送双生   我在诸天收徒忙   我在女权是天使   数码世界的骑士   我是国青主帅   农夫凶猛   我的1990   王者风暴  

    天浩注视着他,眼睛里全是怜悯和讥讽“怎么,你觉得现在还有资格跟我谈论这些”

    停顿了一下“我给过你机会,从一开始就给了你够多的机会。”

    “不,你不能这样。”詹建华从他的话里听出冰冷杀意,不顾一切发出尖叫“我们是同类不,我们是一起的,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代。”

    “没错,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你的确足以自豪。”天浩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清晰“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觉得我看不出正在谋算什么脚尖顿地,反蹬力加上身体惯性,就能爆发粗最强大的冲击力量,标准的近身格斗动作。你想趁我不备杀了我,然后彻底转换局面呵呵别做梦了,你大概忘了我是将军,是你的长官。还有,我给你喝的药很特别,四十八小时内肌肉萎顿,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可以不,我愿意服从你的命令。”詹建华的反应很快,立刻换了一种哀求方式“将军,别扔下我,给我个机会。”

    最后看了他一眼,天浩沉默着转身走出房间。

    身后传来詹建华绝望的呼喊。

    “我可以告诉你一些秘密,这个世界有神灵存在真的我没骗你。”

    天浩已经什么也不想听。

    濒死者总会说出一些他们自以为有价值的事情。也许是真的,更多的却是编造。这一点儿也不奇怪,为了活下去,谁都会孤注一掷。

    他对等在外面的天狂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带着几名全副武装的彪悍战士冲进去,屋子里顿时传来一声尖叫,随便变为低沉的,被某种物体死死捂住嘴唇的“唔唔”声。

    夜色下的磐石寨,到处都闪耀着星星点点。那是从各家各户透出来的火光,映照出一个个活动的人影。

    鹿庆东睡了很久,他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变成了詹建华。

    天浩一直想弄明白一件事保存在干缩人头里的那颗遗传孢子是否真的有效

    它所产生的造物,究竟是以细胞方式复活久违的死者

    还是让自己得到一位来自相同时代的盟友

    无论如何也不能冒险。

    必须安排并制造一个令他相信的特殊环境,才能真正看穿詹建华的内心。

    鹿庆东是个合适的宿主人选,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天浩觉得窥探詹建华内心真实想法的可能性不大,甚至极有可能弄巧成拙。

    细胞直接寄生在体内,复活者直接对宿主进行记忆搜索,任何谎言都无法欺骗他。唯一的机会,就是麻醉药,以及人为制造的紧迫感。

    困顿的大脑会成倍降低搜索速度,没有外部提示的情况下,短时间内复活者很难从宿主脑海中找出相关记忆。

    我杀了王后,你是负责追索的王子,为了活命我抓住你并将遗传孢子用在你身上。这解释合乎逻辑,变相逼迫着詹建华跟随自己的思维方向寻找记忆。他不可能从大脑里找到关于谋杀的任何信息,以往经历会让他觉得这是寄生时间太短所导致。天浩无比急迫的催促致使他没有时间思考,为了掩饰,只能跟随自己的步调勉强附和。

    至于阿慎和凯博进犯的所有鹿族人不是被杀就是被俘,不是每个人都会为了上位者坚贞忠勇。只要他们提出要求,天浩就能予以满足。虽然不可能收买鹿庆东身边所有的亲卫,但从中挑出几个想要活命的家伙加以培养,让他们按照自己规定的剧本参演话剧,这种事情没有任何难度。

    詹建华是一个野心很大的家伙。

    其实天浩只想试探。

    他理解这种野心,也理解普通人对权力的渴望。杀人的念头没有那么强烈,他自始至终都抱着宽容的念头。

    我们可以共同分享一切。这个世界很大,足以容得下你和我,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

    即便是同族、同国,也可以存在两位国王,一正一副。

    天浩提出沉睡的建议并非偶然。他的确认真思考过这种可能。就算詹建华容不下自己,我可以再次进入沉睡状态,成为一枚新的干缩人头,一枚遗传孢子。他终究会老去,面临死亡,到那个时候,我再醒来,步入这个陌生的世界。

    因为我们是同类,来自历史的同一个时间段。

    夜风带来了干燥寒冷,吹散了天浩的感慨,卷走失望。

    身后传来天狂沉重的脚步声。

    他手里拎着一颗带血的人头鹿庆东双眼睁圆,惊骇恐惧永久固定在那张脸上。大张的嘴里有一颗木塞,几颗暴露在外的牙齿被挤压着离开原位,脖颈断口边缘带着少量皮肤,应该是用刀斧之类的武器从肩膀上砍下,然后用力撕扯造成。慢慢滴着血,包括一些半凝固状态的液体,在屋子与天浩之间连成一条鲜红色小路。

    天狂把抓在手里的人头举高,以便让天浩看清楚。这动作使他臂膀外侧三头肌绷紧膨胀,显露出令人羡慕的力量曲线。

    “他说他不是这儿的人。我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天狂瓮声瓮气地问“老三,这家伙的尸体该怎么处理”

    不等天浩回答,天狂建议道“我觉得还是不要浪费。鹿庆东跟别人不一样,他是王子大人物啊则啧啧啧,这样的机会可不多,以后说出去,咱们磐石寨的兄弟也脸上有光。”

    有身份的人平时很少劳作,他们皮肤光滑,肌肉细腻。

    “架个火堆,烧了吧”天浩淡淡地吩咐着。

    别开玩笑了,鹿庆东的尸体怎么能随便处理

    天知道他的遗传细胞有没有在鹿庆元尸体内部留下新种子

    干缩人头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将尸体随便埋了或分散,说不定以后还会出现更多的詹建华。

    也许只是猜测,但是天浩不敢冒险。

    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把火将尸体烧成灰,一了百了。

    高温是消灭菌体的最佳手段。

    木架很快搭建起来,中间夹杂着散碎的沥青。高贵的鹿族王子被劈成碎片,从身体到毛发一丝不漏,全部放在架子上。

    天浩手持火把,在众人目光注视下,点燃了熊熊大火。

    对外,他宣称鹿庆东在逃跑中被杀,为了给予鹿族王子足够的尊敬,特地举行这场火葬。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我很孤独。

    但我再也不用面对同一时代自己人从背后刺来的匕首。

    半个月后,雷角城。

    国师巫彭与雷牛族长同时被浩浩荡荡押解入城的鹿族战俘惊呆。

    前天就收到从磐石寨紧急送来的消息,知晓了这次战乱的全过程。按照原定计划,国师巫彭昨天就应该结束对雷牛部的视察,今天一早离开雷牛城前往野牛部落。为了亲眼看到急报中提到了数千名俘虏,他特意改变行程,专门留在这里耐心等候。

    身材高大的牛伟邦精心打理过头发,编成几十条细长的辫子。发梢部位用打磨光滑的钢制珠子卡住,只要身体晃动,这些漂亮的金属物件就会相互碰撞,发出“叮呤当啷”的清脆响声。

    很有文明时代嬉皮士的味道,如果把身上的皮袍变成黑皮夹克,配上一副墨镜,与那个时代的飞车党没什么两样。

    “这么多的鹿族人,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狂喜、震撼、惊愕,当然也少不了深深的嫉妒复杂心理在牛伟邦脑海里纠缠,他不顾一切从多名侍卫簇拥下大步走出,抓住距离最近的一名鹿族战俘,不由分说,狠狠扯下对方的左臂,看到了一块拇指大小的鹿角形状刺青。

    各部落的成员都会用刺青来表示身份。牛族和鹿族的角、鹰族的翅膀、虎族与狮族用牙和爪子孩子出生,这项工作由所在城寨的巫师负责,永远跟随一辈子。

    国师巫彭比牛伟邦要仔细得多。他看了一眼那名鹿族人胳膊上的刺青,微微颌首“所有人全部脱掉衣服检查,看看其中有没有混进来充数的人。”

    等到排查结束,天浩带着广胜与建平也来到内城门前,三名寨子头领同时单膝下跪,向国师与大王行礼。

    “都起来吧”心情大好的巫彭一一将他们扶起。特地改换顺序,先左右后中间,把天浩扶起的时候,老国师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连声赞叹“很不错,你们做得非常好。”

    牛伟邦从旁边走过来,深深地看了一眼天浩,紧绷的面孔忽然笑了,冲着他翘起大拇指。

    “我这里昨天才得到消息,原本打算让赤蹄城出兵,没想到你已经把事情解决了。六千多牡鹿族的军队,被你活捉了一半还多走,我安排了酒宴,给我好好说说,你们到底是怎么做的”

    说是酒宴,其实酒的数量很少,是真正的米酒,人均只有三杯。

    巫彭特意选定一个不算宽敞的房间,只安排了两名侍者。酒虽少,食物品种与数量却很丰盛来自北面湖里的胖头鱼,秋天摘下来在地窖里储存至今的枣,冰冻化开的梨,从宰杀时就特意混合鲜血灌成的肉肠,切成长条风干的肉,几只野鸡,还有一头当场宰杀的猪。

    侍者将生猪切成大块,按照排骨、肥肉、瘦肉与外皮的比例分割装盘。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火塘,吃法也很简单用铁钎叉上肉块,直接在火山烘烤,吃的时候蘸盐,肉块大小和数量随各人喜欢。

    很粗野的吃法,管饱,味道其实并不怎么样。

    喝过一轮酒,看着三名寨子头领吃了几块肉,国师巫彭用敏锐的目光在他们身上顺序扫了一遍,微微笑道“都说说吧,这一仗你们是怎么打的”

    广胜与建平一直在说话,天浩发声的时候不多。这并非提前演练,而是他清楚在这种场合最好是别人描述比自己说的效果更好。

    “五千多鹿族人进攻磐石寨,就这么败了”牛伟邦听得连连倒吸冷气。他下意识想起在磐石寨见过的那些高塔,以及巫彭曾经说过“这里是一座迷宫”。

    “你们掌握的时机非常好。”国师点头赞叹“如果没有趁夜烧掉庆元寨,鹿族人也不会因为缺粮直接进攻磐石寨。就算是锁龙关的将军也不会比这做得更好那么,现在说说吧,献上这么多的俘虏,你们自己一个也没有留下,呵呵,都想要些什么赏赐”

    满心期待的建平一路上都在想着这个问题。他丝毫没有身为胜利者的矜持,巫彭话音刚落,他就迅速离开座位,双膝跪倒在牛伟邦与国师面前,重重磕着头,连声求道“姓氏,求大王赐给在下一个姓,我我只要这个”

    牛伟邦早已料到建平会提出这个要求。实际上,部族底层成员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姓氏,很多人为此甚至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他把玩着手里光滑的玉石珠子,轻笑着从诚惶诚恐的建平身上移开视线,看了一眼正努力控制激动情绪的广胜“你呢你想要什么”

    广胜的表现比建平要沉稳得多。他深深吸了口气,离开座位站起来,走到建平身边跪下,声音里带着一丝微颤“请大王赐予在下姓氏,恭祝大王福寿万年,安康长久。”

    “没问题”牛伟邦回答得很干脆“从现在起,你们就是我雷牛部族的正式宗亲成员。相关的姓氏证明文件稍后我会让人办理。记住,从你们开始,姓氏延续三代。以后,姓氏是否保留,得看你们后人的表现。”

    “多谢大王”广胜和建平异口同声,心悦诚服同时跪下行礼。

    牛伟邦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挥了挥手“这样,你们先下去办理相关的认证文书。想必你们得到姓氏的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本王就满足你们。反正酒也喝完了,肉也吃得差不多了,去做你们该做的事。”

    广胜是个聪明人,他连忙拽了一下建平的衣裳,飞快使了个眼色,拖着他离开房间。

    巫彭看了看已经喝空的酒杯,颇为遗憾地舔了舔嘴唇,他抬起头,注视着坐在对面的天浩“说吧,你想要什么”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