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其他类型 > 八零年代农场主 > 正文 第356章 这片山和我有缘

正文 第356章 这片山和我有缘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最强医圣林奇   明星潜规则之皇   飘飘欲仙   他的小初恋   我的美味儿媳   魂破九天秦朗   哑巴秦立   黄泉杂货铺   美女老师俏儿媳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校外妇科医生   张雯李东生  

    “我觉得,附近这一片山脉和我有缘。”薛玲伸手,很是随意地做了一个挥动的姿势,却将附近那一片山地都给圈了进去。

    薛将军:“……”这话,咋这么耳熟?熟悉到让他也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诡谲的感觉来?

    仿佛感知到了薛将军心里的疑惑,又仿佛只是单纯地想要再次慎重地强调一番,薛玲想了想,又笑嘻嘻地补充一句:“难得撞上这么有缘的事物,当然必需立刻拿下才对,否则,岂不是平白浪费了老天爷赐下的机缘?爷爷,你说,是这个理吧?”

    “你可想好了?”琢磨了一会儿,也没能琢磨出个究竟的薛将军,毫不犹豫地将方才心里浮现的那抹诡谲的不祥预感抛到一旁去,只是专注地劝说薛玲打消这个极不靠谱的念头,“旁边这一片山是公认可以随意打猎采摘的老林子,这些年来不知养活了多少人……如果你包下旁边那些山,想要像京城那样圈地种果树、养家畜,很难不遭到这些人的抵制反对,从而出现种种超出你预料之外的损失。”

    而,这,也正是当地政府一次又一次放宽承包资格,最终,却只能徒劳无功地看着这片山慢慢地被荒废,或者,应该说是慢慢地被旁边那一片连绵起伏的深山老林给吸纳,成为那片“宝山”边缘地带的缘由。

    “嗯!”薛玲重重地点头,神情举止间一派自信张扬。也确实,这件事,对其它人来说,确实是一件不好解决的麻烦事。而,对她来说,还真是挥挥小手,就能解决掉的。

    谁让这漫山遍野的植物都是她的小帮手呢?

    只要她一声令下,那些惯会投机取巧的人想要再像以前那样轻易就踏足这些山。又或者将这些她煞费苦心,根据当地情况而重新规划,种上适应当地气候和生长环境的新鲜蔬菜瓜果,养上家畜家禽,整得特别热闹的山当成自家后山园,想如何采摘,就如何采摘,想如何狩猎,就如何狩猎。那么,这些见不得她吃亏受罪的植物们,必然会想方设法地折腾这些人,让他们真切地明白“上天入地,求救无门”这句话的真谛!

    “爷爷,‘择日不如撞日’,回去后,你就打电话给董爷爷,请他帮忙呗?”话落,不等薛将军回话,薛玲突然歪了歪脑袋,佯装静心倾听了一番后,才笑得见牙不见眼,“爷爷,猎物来了!”

    末了,薛玲还故作神秘地补充了一句:“你绝对想不到,这次都有哪些猎物!”

    “不就是野猪和野狼!”薛将军忍了又忍,末了,还是忍不住地吐槽道。真当他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历练出来的“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能耐是假的,听不到那越来越近的动静?!

    “是,也不是。”薛玲点点头,又摇摇头,致力于将薛将军忽悠到头脑发晕,拍着胸膛应承下她的请求,“爷爷,不如,我们打个赌?赌注嘛,就是我们这次来辽省的目的。如果你赢了,我就听你的话,不承包这一片山。如果你输了,那么,这件事,你就必需不能喊一声苦,叹一口气,并在最短的时间里办妥。”

    然后嘛?

    剩下的时间里,当然就可以去辽省其它地方走走看看,近距离地体会到八十年代辽省和其它地方截然不同的风土人情。保不准,此行,还能收获更多的珍稀之物呢!

    想法很美好,然而,现实却是万分残酷的。

    就如此刻,薛将军就轻飘飘地抛出两个词:“不赌。”

    话落,还不忘拿鄙视的小眼神瞅薛玲一眼,就差没直截了当地挑明“小姑娘家家,跟谁学的动不动就打赌的坏习惯?真是学好一辈子,学坏只需三天”!

    “啧!”薛玲撇嘴,毫不犹豫地使出激将法,“爷爷,别担心,就算你输给我了,我也会守口如瓶。这件事,除了天地和这片森林,再不会有第三人知晓!”

    薛将军斜了薛玲一眼,也不知道是谁隔三差五就吐槽说他说话办事的手段太过粗暴简单,跟个除了靠武力镇压,就不会使阴谋阳谋的憨货一般无二?要他说,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就薛玲这不知何时就点亮了“毒舌”技能,任何时候都直来直往的性子,和他有多大区别?

    “熊。”想了想这片山脉里生存的动物,薛将军的目光亮了亮,“黑熊。”

    薛玲嘴角的笑容彻底僵住了,半晌都没能回过神来。

    不是说,熊,尤其,黑熊这种动物,只藏身于深山老林中,其它地方是踪迹全无的吗?不是说,那些年南征北战中,薛将军翻过雪山,趟过大河,啃过草根,受了无数的苦,练就出一身动物们皆惧怕的煞气,但,除了野鸡、野兔和野猪这些动物,也就最多猎杀过狼这种狡猾又凶残的动物吗?

    “爷爷,我记得,你从没见过熊。”所以,又是怎么从那闹哄哄的声音中,准确地听出黑熊的吼叫声的?

    “谁跟你说我没见过熊?”这回,轮到薛将军诧异了。别说见过熊,他还亲手猎杀过熊,更曾烤过熊掌呢!那味道,真是绝了,让他到现在都回味无穷哪!

    薛玲一个趔趄,幸而,关键时刻,拽住了一旁树木主动递过来的枝条,才没能跌个满嘴泥。然而,看向薛将军的目光里除了震惊和不可置信外,就是淡淡的哀怨和痛心:“爷爷,你从没跟我说起过!”

    说好的,她是薛家五代单传的“小公主”,被大伙捧在手心里,享受到“要月亮,就绝对不给星星”的待遇呢?这样重要的事情都藏着掖着,还当不当她是家人了?

    可惜,薛将军完全不能体会薛玲满腹的抓狂,而是干脆利落地道:“你又没问。”

    这回答,没毛病!然而,对薛玲来说,还真不吝于重重挥出去的一拳,却打到了一团软软的棉花上四处不着力!

    “爷爷,咱们要下山打个电话,喊些人过来吗?”薛玲抹了一把脸,在心里宽慰自己:行吧,自家老爷子,除了吐槽几句“六月的天,孩儿的脸,说变就变”,还能说什么,又能做什么呢?

    瞅瞅,这转移话题的方式,真是直白简单到粗暴的程度!

    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薛将军却也知道,眼下还真不是继续和薛玲争辩这些的时候,想了想,不放心地叮嘱道:“处理妥当了吗?”

    薛玲比了个“k”的手势,笑嘻嘻地道:“爷爷,我们一起。”

    “行。”薛将军并没有拒绝,哪怕,他心知肚明对其它人来说极危险,稍有不慎就会丢了性命的老林子,对薛玲来说就跟家里的后花园一般。但,到底是自家盼星星,盼月亮,才终于盼来的宝贝孙女,哪能不将她放在自己眼皮子下看着?!

    不得不说,“老将出马,一个过,我上面还有两个哥哥?”所以,唤他一声“小刘叔叔”,唤他大哥一声“大刘叔叔”,那么,他的二哥呢?

    “二刘叔叔”?“中刘叔叔”?

    唉哟妈呀,不能再想了!否则,他肯定会忍不住地笑场!被眼前这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看了个正着也就罢了,怕就怕被一旁和几位战士闲话家常的薛将军瞧了个正着,一状告到老爷子那儿去,那才是真正地“连哭都找不着地儿”!

    薛玲佯装没瞧见小刘眼底那抹一闪而逝的奸诈和狡黠,一脸认真地道:“有呀!”

    然后呢?

    等了一会儿,依然没有等来自己想听的任何话,小刘忍不住回头看向落后自己几步,仿佛漫步在自家后花园里,一派悠哉惬意模样的薛玲,心里不由得赞一句:该说,不愧是薛家子弟吗?哪怕是薛家五代单传的“小公主”,自生下来后就被家人捧在手心里娇养长大,却依然没有养出个吃不了苦,受不了罪的骄纵性子。

    是的,哪怕初次见面,但,作为刘家下一代中“军师”一样存在的小刘,依然敏锐地感知到了薛玲身上的闪光点——那种不同于大多“二代”们高调张扬、恣意妄为、嚣张跋扈、心狠手辣、唯利是图、算无巨遗等特性,而是一种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接近,下意识就会放松心情,却并不如天空中悬挂着的太阳散发出来的光线那般灼热耀眼,又比必需依靠太阳反射才能在夜晚散发出清冷月光的月亮暖人心扉。

    那感觉,怎么说呢?

    小刘微眯双眼,仿佛只是单纯地被从枝叶缝隙里照射到身上的阳光给炫花了眼,又仿佛是被周围那些莫名鲜活了几分的树木们吸引了大多注意力,又仿佛长期高强度训练而显得很是疲惫和倦怠的身体和灵魂,都在这样清爽的空气和景色中慢慢地淡去……

    “玲玲,改天见到我大哥,你要怎么称呼他?”

    “大刘叔叔。”薛玲一脸认真地说道,然而,眼角眉梢却分明流露出这样的意味:这样简单的问题都要问她,小刘叔叔,你的脑瓜子真没问题?

    无端被“嘲”了的小刘,摸了摸鼻子,忍住偏头的念头,继续问道:“那我二哥呢?”

    “不知道。”薛玲歪着小脑袋,佯装冥思苦想了许久,却想不出一个好的称呼般,“小刘叔叔,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轻轻松松几句话,就将这颗皮球踢了回来。然而,小刘并不打算接住这颗皮球。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