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魔法 >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 第七卷 第五百四十七章 撕破伪装

第七卷 第五百四十七章 撕破伪装

推荐阅读: 华山神门   绝世剑神   重生之全球首富   众神世界   超级保安在都市   不死帝尊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至尊狂神   梅府有女初成妃   诱妻入室   我有祖宗十八代   万古最强宗   霸婿崛起   炼丹狂潮   锦乡里   初婚有刺   山沟皇帝   偷香高手  

    最快更新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最新章节!

    外面已经烤焦了,省去了剥蛇皮的工序,芩谷抱着直接开啃。

    真的好烫啊,手指很快烫出几个水泡…只能用一些树枝撑着。

    修炼者也会被烫伤的。

    时间就是生命,在争取生命面前,烫伤就烫伤吧,反正她有Ⅱ级医术,只要有草药有条件,医治好也只是顺手的事情。

    芩谷如同风卷残云一般,很快就干掉了大半。

    为了加快身体对能量的吸收,她干脆盘坐下来运转调息。

    其实她因为是任务者的身份,灵体的灵魂之力,消化能力本来就比普通人强很多,此时在她刻意运转之下,不到半个小时,之前吃下去的蛇肉就全部转化成身体的元能。

    芩谷此时则是,连忙将邢溟拉起摆成盘坐的姿势,手掌抵在对方背心,将元能一点一点地传给对方……

    随着元能注入,封印被冲开。

    身体因为有将近一两个小时没有能量的供给,此时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瞬间将元能吸收掉了。

    芩谷直到将自己身体中刚刚吸收的全部输送过去,才勉强维持了邢溟身体元能的平衡。

    当邢溟身上的气息平稳,生命体征稳定之后,芩谷也累的差点虚脱,顾不得许多了,将放在火堆灰烬上剩下的蛇肉抱着吃了起来。

    人是铁,饭是钢——吃,才是生命永恒的旋律!

    芩谷身体恢复一些,邢溟也渐渐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芩谷往身上施了轻身术,朝远处跑去了。

    他张了张嘴,想要喊,想要说点什么,发现只发出嘶哑的声音。

    身体仍旧非常的虚弱,但是他总归是勉强能够行动了,而且他发现自己身体中充满了元能……这?

    视线落在远去的背影上,视线中出现一丝疑惑。

    芩谷并没有将时间浪费在关怀慰问上,她对自己的医术和感知有着绝对的自信——邢溟的命已经保住了。

    现在还守在对方身边故意去问“你怎么样?”“好点没有?”“我好担心,我好怕怕”之类的,她反正是做不出来。

    她不是委托者,这些完全需要真情实意才能有感而发。

    她怕自己画蛇添足,完全靠演技的话,对方肯定会察觉——就像在“小太监”的那个任务中一样。

    尽管芩谷一切做的很小心,不想因为过多接触而过早暴露自己,她仍旧被怀疑了。

    邢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肯定是她做的,他本来是必死无疑,他心中充满了对生的留恋和懊悔——没能继承师父的意愿铲尽天下邪魔,没有守护好自己心爱的人……无比遗憾即便是快要死了,他也没能在她面前袒露心声。

    他凭着最后的信念将自己的元能渡给对方,好像就能完成自己的守护一样,可是,他非常清楚,自己刚才仅剩的那一点元能根本不足以将她全部恢复。

    还有,她的性格应该是非常担心自己然后守在自己身边不敢离开才对……以及,她是怎么恢复元能又是怎样将元能渡给自己的?

    空气中还残留一些肉香,看着地面一堆灰烬,以及芩谷实在啃不动的蛇骨,他明白了。

    原来她去抓了一条蛇……

    紧接着,邢溟脑海中又浮现出更多的疑惑。

    之前没有怀疑,或者说根本没有去怀疑和细细揣摩的时间,此时因为身体动弹不了,而且身体中的元能恢复,思维竟是异常的活跃。

    当怀疑的闸门一旦打开,无数的疑惑从脑海中疯狂涌现出来。

    …………邢溟努力运转调息,终于将身体各处机能全部恢复,站起身,活动一下,正要去寻找芩谷以及寻找一些猎物来。

    却看到一个人影由远及近朝这边飞掠而来。

    邢溟一直对自己这个徒弟是非常的关注,哪怕对方一个细微的变化他都了如指掌。

    对方的悟性和资质真的很普通,所以那么久了还没有入门,也无法施展法术。

    可是这几天……她身上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他仔细想了想,虽然变化的界线有些模糊,但是他一些觉出,大概就是那天他心中不安,回到地下溶洞那时开始……

    芩谷手上又拎了一条蛇,还有一只离群的野狼,将东西扔在地上后。

    看到邢溟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充满了探寻……其实她早就注意到了,心中就微微叹口气——终究还是被怀疑了。

    心中反而坦然了,朝邢溟说道:“你才刚刚恢复,身体元能不足,稍微等一等,我去弄一点柴火回来。”

    很显然,在此刻邢溟的心中,弟子的重要性远超其他所有。

    当刚才芩谷对他说话时,那样的神态语气,他就已经确定了,面前这个披着自己弟子的人,绝对不是他的小笛。

    “你,站住——”邢溟低沉的带着威严的嗓音传来。

    芩谷懒得回话,身体却已经跑出去了。

    刚才捕猎小动物的时候,她已经发现有好根枯树枝。之前带的东西太多,便只把猎物拿回来,此时正好去把柴火找齐。

    至于邢溟的疑惑和诘问,芩谷懒得理会。在她的理念中,一切都以生存为前提。

    现在他们准确地说还没有走出沙漠的范围,那魔尊的事情没搞定,他们自己的处境也没有完全脱离危险。

    现在就搞“内讧”,很明显不是明智之举。

    他是个聪明人,就算是知道这个“芦笛”身上出了问题,但是他总该明白一点——她对他并没有丝毫恶意。毕竟他现在的命就是她救回来的啊。

    可是芩谷还是太小看了邢溟的执着,他竟是御风朝芩谷追来,伸手如爪,朝着芩谷肩膀抓摄而来。

    芩谷眉头轻锁,罢了,既然你这么急切地要撕开伪装,那就成全你吧。我每天要装成委托者对你痴痴情深的样子也很累的。

    芩谷可不是一个会就着别人的人,对方抓来,尽管对方是筑基的实力……但是现在能发挥出来的能力并不比她高,所以身体往旁边一侧,身体一转,另一只手啪地拍在对方的手腕上。

    邢溟猛地感觉从手腕上传来轻微的震动,连忙收回手,手臂仍旧不自觉地颤抖着,眼中露出惊骇表情。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