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惹火娇妻 > 1.001黎湘的美,从来就是这样张扬明艳 419 思慕绵绵93

1.001黎湘的美,从来就是这样张扬明艳 419 思慕绵绵93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我的美味儿媳   明星潜规则之皇   最强医圣林奇   飘飘欲仙   黄泉杂货铺   美女老师俏儿媳   他的小初恋   哑巴秦立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校外妇科医生   张雯李东生   同桌的诱惑杨烁肖艾  

    419 思慕绵绵93

    思唯整个人都有些懵,可是即便如此,她心里还是隐隐生出一丝有些奇怪的预感来——

    他说“伦敦那次”,他说他那天晚上也在酒吧……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在harpbar见过我?”思唯终于艰难地问出口。

    可是不等慕慎希回答,她忽然又猛地摇了摇头,直接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不可能,我根本没有见过你!”

    “你确定?”慕慎希看着她,“那你以为那天晚上你见的人是谁?”

    是谁?当然是安瑾修!

    她无比确定以及肯定自己那天晚上见的人是安瑾修,可……那仅仅是那天晚上前半段的清醒记忆……

    思唯脸色倏地一变,她又看了慕慎希一眼,一颗心控制不住地狂跳起来。

    在她清醒的记忆中,她没见过他,那也就是说,他是在她的神智已经开始模糊之后出现的?

    这实在是一个有些可怕的讯息,思唯竟不敢再让自己继续想下去——

    “想起来了?”见到她的模样,慕慎希再度开口。

    思唯却忽然猛地拉了一下被子,紧紧捂住自己,然而这个动作只是持续了一秒,她忽然又拉开被子,猛地翻身下床,再一次冲进了卫生间。

    她锁了门,拧开凉水拼命地往自己脸上浇。

    浇过之后,她顶着一张湿漉漉的脸坐到了马桶盖上,开始重新整理思绪。

    可是无论她怎么整理,事情似乎都在往那个让她不敢相信的方向发展。她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滋味,唯一清晰的感觉只有一个:这怎么可能?

    “思唯?”慕慎希的声音却忽然又在门外响起,“你怎么样?”

    思唯坐在那里,脑子里一片混乱,嗡嗡直响,很久之后才终于开口:“慕慎希,你可不可以离开?”

    站在门外的男人听了,没有回应。

    “我很想好好休息,好好静一静。”思唯又道,“可是你在这里我没有办法安静没有办法休息!我求你了,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她焦躁不安地按住了自己的太阳穴,许久之后,才听见外面的男人低低应了一声:“好。”

    又过了一会儿,思唯便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声音。她没有动,又坐了几分钟,听见外面确实没有动静,这才缓缓起身,打开了门。

    慕慎希确实已经不在房间里,她迷茫且混乱,更兼周身无力,艰难地走到床边,重新栽倒在床上。

    人已经难受成这样,却依旧没办法安然地闭上眼睛,因为刚刚慕慎希说的那些,实在是给她造成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她仿佛根本连神都回不过来,更不用谈接受!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她终于承受不住身体的虚软,控制不住地缓缓闭上眼睛昏昏欲睡时,房间的电话却忽然响了起来!

    思唯瞬间被惊醒,呆滞了几秒才伸出手来拿起电话,放在了耳边。

    “客人您好。”电话里传来酒店前台温柔甜美的声音,“我们了解到您身体不太舒服,请问您需要我们安排什么吗?”

    “不,不用……”思唯刚刚才睡眠中被惊醒,有气无力地回答了一句就挂上了电话。

    一楼大堂,前台的服务人员微笑看着慕慎希,“慕先生,您听到了,这位客人看来已经睡下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慕慎希听了,微微拧眉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走到酒店大堂内供客人休息的沙发里坐下,低头给自己点了支烟,静静守候。

    而房间里,思唯被那个电话吵醒之后就没有再睡着,呆滞了片刻,仍旧忍不住想起了慕慎希说过的话。

    只不过眼下对她而言,他和桑晴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已经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是另一件事——

    思唯就这么眼睁睁地熬到天亮,所幸拉肚子的状况没有再持续,而大姨妈带给她的疼痛也减轻了许多。

    当手机上的时间跳到八点钟,她忽然一下子从床上翻身坐起,随后找到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那头的人很快接起了电话,略带疑惑的声音:“思唯?”

    听到这把声音,思唯终究还是顿了顿,随后才开口:“安瑾修,你在哪里?”

    “我?”安瑾修似乎轻笑了一声,“我在香城啊,怎么了,有事吗?”

    “对,有事。”思唯蓦地咬了咬唇,“我有事情要问你。”

    安瑾修听了,很快道:“嗯,有事你说。”

    思唯张了张口,顿了片刻之后才又道:“这件事,我想当面问你。”

    挂掉电话之后思唯便起身来,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随后便走出了房间。

    下到大堂,思唯出了电梯便匆匆往门口走去,正走到前台处时,却忽然听见慕慎希那熟悉的声音:“思唯!”

    她转头一看,便看见他正缓缓从大堂休息处的沙发里站起身来。

    他竟然在这里坐了一整夜?

    思唯怔了片刻,却在看见慕慎希缓步朝她走过来的瞬间一下子回过神来,她转身就跑向门口。门外刚好有一辆出租车下了客人,思唯径直冲上车,关上车门便喊司机开车。

    慕慎希来到门口时,那辆出租车已经在思唯的吩咐下疾驰而去。

    他站在门口看着那辆车逐渐消失在视线中,忍不住伸出手来按了按眉心。

    ……

    思唯离开酒店便直奔机场,到了机场买了一张最近的飞香城的机票,半个小时后就登上了飞机。

    两个多小时后,飞机在香城降落,她直接就按照安瑾修的地址找了过去。

    安瑾修作为香城女婿,将事业重心整个地都转移到了香城,因此思唯很快来到了他的公司,在他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他。

    安瑾修并不知道她的来意,却依旧温润亲和,一如当初那个让她心动的男人。

    可是当思唯感知自己的心跳时,却发现她对安瑾修似乎早没了当初的那种感觉——此时此刻,她面对着他,顶多有一点事态未明的复杂心绪,却再也没有当初那样的彷徨不定,小鹿乱撞。

    原来她不仅仅是面对像安瑾修的宋柏连没感觉,连面对着安瑾修本尊的时候,也是如此。

    思唯脑海中突然就浮现出另一个男人的脸来,连忙咬了咬唇,控制自己暂时不要再想。

    安瑾修将她引到会客区的沙发坐下,又给她倒了杯热水,这才在她对面坐下来,微笑问道:“这么急着见我,到底有什么事?”

    “安瑾修。”思唯看着他,“四年前在伦敦,在harpbar的那天晚上,是不是你带我离开的?”

    这个问题显然很出乎安瑾修的意料,他怔了片刻,随后才微微拧了眉,似乎开始回想。

    思唯看着他,一颗心忽然又开始噗通、噗通,缓慢而沉重的跳跃,却并不是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那天晚上我是回去过酒吧。”安瑾修似乎终于想起了什么,看向思唯的时候眼神中却忽然带了一丝抱歉,“但是我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你已经走了。抱歉,我那个时候遇到一些事情,所以没有顾得上你……你就是来问我这件事的?”

    思唯在听到他说自己已经走了的时候,便已经控制不住地屏住了呼吸,而当安瑾修说完,她忽然猛地站起身来,“你没有回来找我,也就是说我那天晚上怎么走的跟谁在一起你也根本不知道?”

    安瑾修见她这个模样,不由得也站起身来,“发生什么事了吗?”

    思唯说不出那种滋味,只觉得心肝脾肺肾都疼,却又不单单只是疼。

    “那我第二天打电话给你,你为什么那样的态度?我后面打电话给你,为什么你都不接?”思唯又问。

    安瑾修微微一低头,随后才道:“我说了我那时候遇到一些事情,我太太……那个时候还是我女朋友,我跟她之间出了一些问题,所以我当时没有心思处理别的事情。思唯,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

    思唯控制不住地双手握拳,闭上眼睛深深地吸着气,却依旧控制不住地全身发抖。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