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惹火娇妻 > 1.001黎湘的美,从来就是这样张扬明艳 387 思慕绵绵61

1.001黎湘的美,从来就是这样张扬明艳 387 思慕绵绵61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最强医圣林奇   明星潜规则之皇   我的美味儿媳   飘飘欲仙   黄泉杂货铺   美女老师俏儿媳   他的小初恋   哑巴秦立   魂破九天秦朗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校外妇科医生   张雯李东生  

    387思慕绵绵61

    思唯整夜都没有睡着,一大早却格外精神,于是早早地起床下楼,在楼下晃悠了一圈之后,不知哪里生出的兴致,干脆跑到了厨房里熬粥。

    好在这别墅里的厨房她十分熟悉,熬粥这回事也已经做过几次,因此做起来格外得心应手,连带着心情也又雀跃了几分,一面搅动着锅里的白粥,一面还不自觉地哼起了歌。

    慕慎希倚在厨房门口,看着里面束起长发素面朝天的思唯,恍惚间,竟然有片刻的失神。

    因为多遗传自母亲,她五官深邃明丽,再加上她平时也不化浓妆,因此素颜倒并没有太大差别,相反,她这个样子站在厨房里忙碌,少了几分时髦美艳,竟多了几分岁月静好的气息。

    慕慎希为这气息恍惚的片刻,思唯一抬头,忽然发现厨房门口站着的他,瞬间吓得身体一僵,嘴里哼着的歌也随即消失了。

    慕慎希回过神来,微微偏头冲她笑了笑。

    思唯对上他的目光,几乎立刻就移开了视线,只是低头看着自己面前那口锅里的白粥。

    慕慎希这才走上前来,站到她身后,淡笑着开口问道:“刚才那是什么歌?不是挺好的,怎么不哼了?”

    思唯用背对着他,闻言咬了咬唇,并不回答。

    慕慎希却忽然伸出手来圈住了她的腰。他个子高,从身后抱住她之后,轻轻松松地往锅里看了一眼,随后偏头看她,“做给我吃的?”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一句话,思唯耳根竟然控制不住地就烧了起来,伴随着温度的上升,一片绯红渐渐染上耳根。

    慕慎希亲眼见着那片绯红缓缓出现在自己眼前,目光不由得微微一凝。

    “做给我自己吃的。”思唯嘴硬地回答了一句。

    慕慎希听见这句话,才缓缓将自己的目光从她泛红的耳根上移开,看向她的双眸,沉声开口:“那我吃什么?”

    “我管你吃什么!”思唯嘀咕了一声,随后用手肘推了他一下,“你走开了啦,不要打扰我做饭。”

    那手肘轻悠悠一推的力量,与她平日里用手推他的力道都是不同的。

    慕慎希终于确定,的确是有什么不同了。

    昨天晚上明明还怒气冲冲的恨不得咬死他的女人,今天忽然整个人都温婉柔和下来,仿佛昨天晚上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而是发生了另一件他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他又盯着她看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道:“你不管我,那我可就自己安排了。”

    思唯漫不经心地搅动着锅里的粥,听着他这句话,毫无防备地回答了一句:“随你。”

    话音刚落,慕慎希忽然就伸出手来,将炉灶的火关了。

    “喂!”思唯顿时一惊,“你干什么?我粥还没熬好呢!”

    “你既然说了随我……”他低声回答,“那自然是要先安排我的早餐。”

    说完,他抱着思唯,一转身就将她抵在了流理台前,随后在她还错愕的眼神之中,低头就吻了下来。

    思唯哪想得到他会突然来这招,还没来得及回神就挣扎起来。

    慕慎希直接束缚住她的手脚,随后低下头来,看着她光洁的面容,低笑着开了口:“不是说随我吗?”

    她一怔,下一刻竟控制不住地红了脸,随后她瞪了他一眼,说:“没说随你这样!”

    “那做别的行不行?”他凑近她的脸,几乎与她双唇相贴,低喃着开口问道。

    思唯呼吸有些紧绷,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口中“别的”是什么,她体内奔流的血液仿佛瞬间就高了几十度,热得人发烫,“不行不行不行!慕慎希,你快点放开我!”

    慕慎希却没有动,仍旧与她紧紧相贴,只是好一会儿都没有再开口,仿佛是在冷静自己。

    思唯身体有些虚软无力,不敢乱动,只等待着他冷静下来放开自己。

    然而,片刻之后,她却在自己耳边听到慕慎希的声音——

    “抱歉,这一次,似乎是忍不住了。”

    话音落,他再次一转头就封住了她的唇,这一次长驱直入,毫不掩饰地亲吮与纠缠,赤果果地向她展示着他的热情和欲/望。

    思唯有些呆住。

    仿佛是被他吓着了,又仿佛是被他烫伤,安静地靠在那里,任他为所欲为。

    片刻之后,她却有些控制不住地开始回应他,只是格外小心翼翼,试探一般。

    然而只是这小心翼翼的一个试探,却换来慕慎希更加疯狂的回应。

    她控制不住地喘息了一声,人也渐渐迷离起来。

    似乎终究是被他的热情所感染,她渐渐情不自禁,终于也开始完全不自控地投入这一场前所未有的激情……

    ……

    当思唯渐渐从那迷离之境中清醒过来时,人已经在慕慎希卧室的大床上,而慕慎希拥着她,两具身体依旧紧紧相依,彼此的汗液也仿佛都交融在一起。

    她呼吸渐渐平复,一睁眼就对上那人餍足带笑的眼眸,一怔之后,她忽然抬起腿来就给了他一脚。

    这床上轻飘飘的一脚显然不可能踢开他,可是慕慎希却还是夸张地抽了口气,看着她,“什么意思?”

    “黏糊糊的,腻死了,走开!”思唯嫌弃地推他。

    慕慎希闻言,却笑出声来,低头看着她开口道:“真是念完了经就不要和尚,刚刚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刚刚……

    思唯身体的热度还没退去,此刻又高了几度,她蓦地咬了牙看着他,“对啊,现在就是用不着你了,你给我下去!重死了累死了!我要睡觉!”

    “好的,夫人。”他竟缓缓笑了起来,低声回答了一句之后真的撑起了身体,随后却又低下头来在她唇上一吻,说,“有需要的时候记得通知我,我随叫随到。”

    思唯大怒,忍不住又一次抬脚踹过去。

    慕慎希已经坐在床边准备下床,又被她踹了一脚,便回过头来,目光落在她修长洁白的腿上,随后暧昧上移,“这是在召唤我么?好的,我说过随叫随到,一定不负夫人所望。”

    说完,他已经落地的脚竟然重新放回了床上,一副准备卷土重来的架势。

    “啊——”思唯猛地尖叫了一声,缩进了被子里,将自己紧紧裹了起来。

    然而在床上想要跟男人对抗,哪里是一床被子就能搞定的事情,片刻之后,思唯裹在身上的被子就被转移了地方,取而代之的,是刚刚才离她而去的那具身体……

    她本来以为他只是跟她闹着玩,却没有想到闹着闹着,竟然又生生地胡闹了一轮。

    离慕慎希上班的时间已经足足过去两个钟头,他终于出门上班,而将体内的兴奋因子都消耗完毕的思唯终于感觉到困倦,躺在充满他的气息的大床上,沉沉入睡。

    这一觉她只睡了几个钟头,醒来的时候却已经是下午。

    睁开眼睛的瞬间,陌生而又熟悉的屋子,颠倒的睡眠时间,让思唯有种分不清梦境现实的感觉。

    好一会儿她才从刚醒来的混沌之中清醒,回过神来,脑子里渐渐浮现出清晨的情形,忍不住埋进被子里轻笑了起来。

    在床上静静回味了许久,思唯才终于起来,走进卫生间用他的沐浴用品冲了个凉,再回到卧室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长裤拉链竟然都被扯坏了!

    这个可恶的男人!

    思唯忍不住咬牙腹诽了几句,只能忍痛放弃自己的衣物,转身走进慕慎希的衣帽间,挑了件恤给自己穿上,随后又拿了他的浴袍裹在身上,这才走出卧室,准备下楼去找点热水喝。

    她从楼梯上下来便直奔厨房,谁知道刚刚走到餐厅,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下午好。”

    “啊!”思唯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这才发现慕慎容竟然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手里拿着手机,正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思唯顺着他的视线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好在裹得严严实实,并没有任何走光的迹象。

    可是当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什么时,忍不住又尖叫了一声,嗖的一下躲进了厨房。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