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惹火娇妻 > 1.001黎湘的美,从来就是这样张扬明艳 368 思慕绵绵42

1.001黎湘的美,从来就是这样张扬明艳 368 思慕绵绵42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最强医圣林奇   明星潜规则之皇   我的美味儿媳   飘飘欲仙   黄泉杂货铺   美女老师俏儿媳   他的小初恋   哑巴秦立   魂破九天秦朗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校外妇科医生   张雯李东生  

    368思慕绵绵42

    黎湘听到她的声音,很快轻笑了起来,“精神这么好,你干嘛呢?”

    “做运动啊。”思唯说,“我的私教说我做得很不错哦!”

    “嗯。”黎湘轻轻应了一声,随后道,“那你自己感觉怎么样?”

    “很舒服啊。”思唯回答。

    黎湘顿了顿,随后才又笑着说:“你觉得舒服就好。”

    思唯嬉笑了两声,才又开口:“萌萌呢?快叫她来跟我说两句。”

    “没跟我在一块儿呢。”黎湘说,“现在她只会黏着四哥。”

    “哼,真是个没良心的小丫头。”思唯随后又道,“家里都还好吗?我昨天给妈打了电话,她说没什么事。”

    黎湘安静了片刻,回答道:“家里是没什么事……不过江城倒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你想听吗?”

    思唯听了,忽然也安静了下来。

    黎湘随后道:“可能是会让你感到不舒服的事情。”

    “那我不要听了。”思唯很快回答道,“我还有课程没完成呢,先去继续啦!”

    黎湘闻言,轻轻笑了笑,“去吧。”

    那头很快挂断了电话,黎湘将手机捏在手心,望着窗外,静默无言。

    “思唯怎么样?”身后却忽然传来沈嘉晨的声音。

    黎湘转头与她对视一眼,微微耸了耸肩,说:“看起来挺好的,可是不确定她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沈嘉晨听完,看向黎湘,“你是不是也看得出,思唯她对慕大哥……”

    黎湘微微一顿,随后道:“我只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可是思唯是怎么想的,我并不能确定。”

    沈嘉晨听了,缓缓道:“我看得出她是在乎的。”

    黎湘闻言,与她对视片刻,没有说话。

    “你现在把主动权交到她手上,你觉得她会怎么选?”沈嘉晨又道。

    黎湘缓缓摇了摇头,说:“要么逃避到底,要么继续纠结。”

    “其实慕大哥对她怎么样我们都看在眼里。”沈嘉晨说,“之所以后面会变成这样,也是有原因的吧。其实最好的方法,应该是坦然面对吧。以思唯的性子,她应该会很幸福的。”

    “感情嘛,不是这么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黎湘说,“让她自己选择吧。”

    沈嘉晨安静了片刻,缓缓道:“说的也对。”

    而同一天,身在伦敦的思唯过得格外充实。

    上午做完运动,整天时间还很长,于是她下午逛街购物、约从前的朋友同学喝下午茶,晚上还还搞了个小型聚餐。

    结束已经很晚,思唯回到自己的公寓,洗个了澡躺到床上,原本以为自己应该很快会睡着,可是两个多小时过去,当她缓缓睁开一直紧闭的双眼时,发现自己还是异常清醒的。

    思唯静静地在床上躺了很久,终究还是摸过了自己放在床头的手机。

    按亮屏幕,屏保是她在江城河畔拍到的一幅阳光投射的画面,温暖而静谧。

    思唯盯着那幅画面看了许久,脑子里挥之不去,却都是今天黎湘说过的话。

    江城发生了一些事情,是会让她感到不舒服的事……

    到底会是什么事?

    思唯捏着手机发了很久的呆,终于还是打开浏览器,翻到了江城本地的新闻,上上下下看了一圈,除了一桩造成四死五伤的严重车祸算是大新闻外,其余都是普通的新闻。

    思唯想了想,又打开了某个聊天群组。

    群组里都是江城一个圈子里的人,大概有几十个,每天一群人在里面插科打诨,思唯起初还会看看,后来就彻底屏蔽了懒得再看。到这会儿她才终于又打开这个群组,一点点地翻起了这群人昨天的聊天记录。

    跟平常一样,满屏都是无聊的话题,相互之间调戏调笑,说一些腻腻歪歪的话。

    思唯强忍着一目十行地翻动,飞快地掠过一行又一行,只觉得眼睛都快要花了的时候,她眼前忽然有“慕慎希”三个字一闪而过。

    思唯一僵,滑动的动作停止,然而聊天记录却已经又翻过了好几页。

    好一会儿,她才重新伸出手来,一点点地将聊天记录往下拉,终于再一次拉到了“慕慎希”三个字。

    可是接下来受到的冲击却比她想象中要大得多——车祸、四死五伤、病情危重……这些词语,竟然都跟慕慎希联系在了一起!

    思唯脑子里仿佛突然有什么炸开了,无数尘埃与碎片充斥在大脑中,她无法思考,无法移动,甚至无法呼吸……

    很久之后,那样的状态才终于散去,她的目光重新落到手机屏幕上时,看见的依旧是那些字眼。

    她无法正确感知自己的真实感受,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沉沉压在心头,悲伤或沉痛,终究难以辨别。

    她捏着手机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夜,到天亮的时候才因为极度的疲倦而不知不觉睡着了,然而不过十几分钟就突然惊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手正捏着手机放在心口的位置,而窗外正有阳光一点点地投射进屋,照得满室明亮。

    *

    慕慎希经过八个小时的手术,又在重症监护室进行了四十八小时的观察,医生才终于宣布他的病情开始稳定下来。

    慕慎容得到这个消息,僵冷了五十多个小时的面容才终于有了其他的表情。

    也是在这时候,他才终于离开医院,回了别墅一趟。

    别墅外没有任何异样,然而慕慎容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当他打开门走进去的时候,果然发现里面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

    客厅里各类物品散落一地,连沙发坐垫也被划开几道,满室的狼藉,分明是在找什么东西。

    而他在此之前,对慕慎希所做的事情竟然一无所知!

    慕慎容全身僵硬地站在这一片狼藉之中,很久之后,他才终于又上了楼。

    楼上同样被翻得一片凌乱,他的房间也不例外,慕慎容却直接略过自己的房间,走进了慕慎希的房间。

    这间房无疑是被翻得最厉害的,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连床都被翻了过来,衣帽间内的每一个衣兜和裤兜也都被翻了出来。

    慕慎容静静地跨过这间房,将房里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可是他并不知道屋子里到底有没有缺少什么。

    从这样的场景来看,慕慎希手里应该是掌握了一些能够置许洲廷于死地的东西,而慕慎容直觉,这些东西应该还在慕慎希手里。

    而如果不在家里,那会在哪里?

    慕慎容坐在那里沉思良久,忽然取出自己的手机,翻到沈嘉晨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终于被接起来,传来的却不是沈嘉晨的声音。

    慕慎容目光控制不住地阴寒起来,好一会儿才开口:“我找沈嘉晨。”

    “稍等。”宋衍回答了一句,随后便听见他低唤沈嘉晨的声音,“嘉晨?嘉晨?先醒一醒,接个电话。”

    沈嘉晨似乎呓语两声,随后才将电话贴到了耳边,“喂?”

    听见她模糊混沌的声音,慕慎容脸部的肌肉控制不住地抽了抽,随后才终于开口:“沈嘉晨,我哥给你打电话,说了什么?”

    电话那头,听到他的声音,沈嘉晨似乎瞬间清醒了过来,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拿下了放在自己额头的湿毛巾。

    宋衍见她这个模样,只是微微一笑,上前接过她手里的毛巾,说:“我去重新拧一把毛巾,你好好讲电话。”

    沈嘉晨看着他拿着毛巾转身走出房间,这才终于朝着电话开口:“很重要吗?”

    “对,很重要。”慕慎容一字一句地开口。

    沈嘉晨又安静了许久,才开口道:“他说,他希望我们能早点确定彼此的心意,他会送我们一套房子,让我们早点把婚事定下来。”

    “你们?”慕慎容隐隐嗤笑了一声,“你和你男朋友?”

    沈嘉晨默然,在慕慎容控制不住地就要挂断电话时,她才终于又一次出声:“我和你。他说的是我和你。也许他是在暗示什么,希望能对你有帮助。”

    说完这句,沈嘉晨立刻就挂掉了电话,将手机远远地放到了旁边。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