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惹火娇妻 > 1.001黎湘的美,从来就是这样张扬明艳 305 红颜尚且如此薄命,令人惋惜

1.001黎湘的美,从来就是这样张扬明艳 305 红颜尚且如此薄命,令人惋惜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我的美味儿媳   绝色儿媳   美女老师俏儿媳   欲仙欲死沈曼   明星潜规则之皇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最强医圣林奇   飘飘欲仙   黄泉杂货铺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哑巴秦立   他的小初恋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黎湘闻言,缓缓抬起头来看向他,那些曾经在心底犹豫过、也后悔过没有来得及告诉他的话,此时此刻终于找到了诉说的理由。

    之前犹豫,是因为没有任何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她怕他根本不会接受那样的理论。

    可是现在,他不接受她也要逼他接受添!

    因为黎湘知道自己的境况有多艰难,陆景霄精心策划布局之下,她很可能难逃这一次噩运,她不要他再内疚自责,哪怕他像从前一样,冷心冷情、无视一切地活着也行。

    “四哥。”黎湘缓缓开了口,“我在医院里看到监控视频,陆景霄在伯父病发的时候刚好就在医院,而且他也是那个时候离开的,所以伯父的病发很可能跟他有极大的关系,不是关你的事!屋”

    陆景乔眸光凝聚,只是看着她,等待着她继续往下说。

    “蒋程程跟在他身后离开的,她应该看到了事情的全部,所以陆景霄才要杀了她,不让她将看到或者听到的事情说出来。”黎湘紧紧握着他的手,“能让陆景霄起杀人心思的事情,不可能是普通的事,所以伯父的死可能根本就不关你的事,你不要再为这件事自责了,好不好?”

    “还有我这件事……”黎湘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声,“他不过是借我的手来杀掉蒋程程,以此来帮自己脱罪,顺便可以让你担心受累。我们不要上他的当,我们不要被他牵着鼻子走,他越是想看见你过得不好,你就越要好好地过给他看!”

    陆景乔静静地注视着她,一直到她说完,他依然看着她,没有多说一句。

    “四哥……”黎湘又低低喊了他一声,急切地踮起脚来凑近他的脸,轻轻蹭着他,“你要相信我,你要听我的……”

    “到这个时候,你还只想着我?”陆景乔终于开口,却只是低低问了这么一句。

    黎湘微怔,静静地抬眸看着他。

    “湘湘,我们之间,应该是由我来保护你。”他眼眸深邃莫测,声音也已经低到极致。

    黎湘忽然就轻笑了一声,随后缓缓道:“我知道啊,你刚才都已经重复了三遍,你不会让我出事。我相信你,所以我才不担心自己呢。”

    黎湘这么笑着,说着,眼眶却渐渐控制不住地红了起来。

    陆景乔蓦地低下头来,吻了吻她的眼睛,随后一点点地往下,轻轻封住了她的唇。

    黎湘努力遏制着自己的眼泪,直至两人分开,她才又抬眸看向他,缓缓开口:“四哥,你要记住我说的话,只有你过得好好的,才不会让他称心如意。”

    陆景乔闻言,却再一次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两个人可以见面的时间仅仅有半个小时,仿佛眨眼便过,黎湘努力微笑着看他离开,待面前那扇门缓缓关上,她一转头,眼泪到底还是控制不住地就掉了下来。

    陆景乔目光沉凝,神情寒滞地走出那幢大楼时,陆北堂已经离开了,只剩下宋衍还站在他的车旁,低头等待着。

    听到脚步声,宋衍抬起头来,看到他,神情骤然一紧,“陆先生,湘湘有没有说过什么?”

    陆景乔没有回答,走上前来见司机不在车内,自己直接就坐到了驾驶座上。

    宋衍见他很快发动车子,似乎急着离开的模样,连忙开了口:“陆先生,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你一定要告诉我。”

    陆景乔终于转头看了他一眼,缓缓道:“好,有需要我会通知你。”

    宋衍听了,点了点头,这才缓缓站直了身体,退开两步。

    陆景乔踩下油门,直接就驶离了这里。

    剩下宋衍站在原地,看着那辆疾驰而去的车子,又转头看了看身后那幢公安大楼,沉痛而悲凉的目光始终没有移开。

    直到陆景乔的司机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却见车子已经不在原地的时候,宋衍才缓缓收回视线,说了一句:“陆先生先走了,我的车在外面,送你一程吧。”

    ……

    陆景乔一路驾车疾驰,却是来到了医院。

    陆家所有人都是在这家医院看病,可是陆景乔没有想到,当他在护士站问到陆景霄的病房时,竟然听到了陆正业生前住过的那个病房!

    陆景乔走进电梯,抬起手来按下24楼的按键时,却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请等一

    tang下!”

    话音刚落,思唯的脸忽然就出现在了电梯前,随后,是她搀扶着的陆夫人。

    陆景乔在电梯里,母女俩在电梯外,似乎谁都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一时间,空气都仿佛凝滞了。

    陆夫人看着陆景乔,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冷漠和失望,而陆景乔对上她的目光之后,很快转开了视线,脸上的神情也没有丝毫波动。

    母子二人,竟仿如陌路。

    思唯见状,还是挽着陆夫人走进了电梯,这才开口问陆景乔,“四哥,你也来看大哥吗?”

    陆景乔没有回答。

    思唯转头看看他,又看看陆夫人,两个人站在她身边,却都只是淡漠地直视前方,她夹在中间,终于也没有再说什么。

    电梯上行到24层,陆夫人很快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电梯,走向病房的方向。

    思唯故意落后了几步,走出电梯间,看见陆夫人走进了病房之后,她这才折返回来,看见陆景乔这才缓缓步出了电梯。

    “四哥!”思唯快步走到他身边,“湘湘的事情怎么样了?”

    陆景乔走出电梯间,却没有走向病房,而是走向了这一层的空中花园平台。

    思唯迟疑片刻之后,跟着他走了过去。

    “家里接二连三地出事,妈妈看起来没事,可是她每天早上起来眼睛都是肿的,我知道她每天晚上肯定都自己躲起来哭。”思唯说着说着便红了眼眶,“现在湘湘又发生这样的事,我都不知道我们家到底是怎么了……”

    陆景乔坐进长椅里,给自己点了支烟,随后才缓缓开口:“你要当个孝顺女儿,就不要再多过问黎湘的事。”

    “在妈妈面前我当然不敢提……妈妈已经够难过了,不能再受刺激了。”思唯说,“可是我依然是湘湘的好朋友啊,我根本不相信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私底下我还不能关心她?”

    陆景乔听了,安静片刻,才缓缓开口:“你放心,我不会让湘湘有事。”

    思唯听了,却一点都不放心。这两天她虽然都陪在陆夫人身边,不敢走开半步,可黎湘的事情她同样关注,也偷偷地打听过,隐隐还是知道证据确凿的事实。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不知道陆景乔要怎么做才能保证黎湘没事。

    思唯沉默片刻之后,忽然开口:“要不,我去问问大哥……”

    这件事情上,她既然选择了相信黎湘,那么对立面就肯定是陆景霄。虽然这样的决定做起来有些艰难,可是却不得不做。

    陆景乔蓦地抬头看向她,眸光清冷,声音沉晦,“跟他有关的事情,你不要理!”

    思唯被他的语气说得怔了怔,顿了片刻之后,才又开口:“四哥,大哥他真的是这么可怕的一个人吗?”

    陆景乔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道:“你只需要好好陪着妈妈就行,别的事情不要过问。”

    思唯沉默片刻,才终于又开口:“那我去看着妈妈,等妈妈走了,我再通知你一声。”

    她知道在这个时候陆景乔来找陆景霄绝不是为了探病,而陆夫人在的情况下,陆景乔也绝对不可能进入病房,因此她所能做的大概也只有这一点了。

    陆景乔独自一人坐在空中花园里,一包烟抽掉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时候,他受到思唯发来的短信,说她和陆夫人已经离开医院了。

    陆景乔这才站起身来,缓步走到陆景霄的病房门口时,他却忽然顿住了脚步。

    他想起陆正业在这个病房中过世的情形,同时,也想起了黎湘说过的话。

    到了眼下这种情形,跟陆景霄这种人,还有什么可说?

    陆景乔伸出手去推门的手缓缓收握成拳,随后,他转身就走。

    谁知道他刚刚转身,病房的门却忽然就从里面打开来。

    陆景霄站在门口,头上包着纱布,手中是一本今天刚刚新鲜出炉的杂志,杂志封面正是报道了跟黎湘、蒋程程以及他有关的这桩案子。

    看见陆景乔,他缓缓笑了起来,“来都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坐坐?”

    陆景乔缓缓回头,与他对视一眼之后,目光落到了他手里的杂志上。

    陆景霄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了一眼,缓缓勾起了唇角,“现在的媒体可真是能耐,真没想到短短一天时间,这件事情竟然已经发展到满城皆知。”

    陆景乔眸色渐凉,“我说过,你敢动黎湘一根汗毛,我一定让你后悔。”

    陆景霄听了,低笑出声来,“我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你如果不是觊觎陆氏集团,陆家又怎么会生出这么多事?”陆景乔微微眯了眯眼睛,“陆景霄,你真以为现在陆氏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么?”

    陆景霄听了,轻笑着叹息出声:“对,我知道你本事大,这个陆氏就算你得不到,你照样可以左右很多东西,让我也得不到。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失不失去继承权,湘湘一样背负着谋杀罪和伤人罪,可能未来二十年都要在监狱里度过。红颜尚且如此薄命,令人惋惜,我得不得到继承权又有什么要紧?”

    陆景乔眸光蓦地一凝。

    “说起来……”陆景霄忽然按了按自己的头,缓缓道,“今天早上睡醒的时候,我脑子里好像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在那个公寓里,我昏迷期间,好像是醒过来过的,迷迷糊糊间似乎见到湘湘和蒋程程发生争斗……说不定湘湘杀蒋程程只是误杀,这谋杀和误杀之间,可是差了很多年啊……”

    他拧了拧眉,一面叹息着摇头,神情有些迷离地说完这些,忽然又笑了起来,抬眸看向陆景乔,说:“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在做梦,根本就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事件。”

    “原来你就是在这里等着我?”陆景乔看着他,目光寒洌,一丝波澜也无,“所以呢?如果想要你记起所有的事,需要什么条件?”

    陆景霄缓缓低下头来,掸了掸自己的裤子,缓缓道:“也许是我自己坐了十年轮椅的缘故,见着残疾人总会心生怜悯,不自觉地就会想很多东西……有时候不由你不信,事情想得多了,脑子也会因此而清醒得多。”

    他一边说,一边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头,看着陆景乔,笑容寒意森森。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松涛阵阵   我的一生之相亲记   喋血宝藏   兽神驾到   寒门甲胄   灵誉星庭   谁恋伊妆红   海贼之刀塔酒馆   武祖的日常   真理为神   荒天帝   仗剑醉江湖   正义的狂魔黄邪龙   哈利波特之大灾难   鬼方风云   古玩之先声夺人   万千世界的掌控者   混乱的新世界   五行道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