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科幻小说 > 我家里的姐姐们 > 正文 第二十四章:给的什么药

正文 第二十四章:给的什么药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我的美味儿媳   欲仙欲死沈曼   美女老师俏儿媳   绝色儿媳   飘飘欲仙   明星潜规则之皇   蜜桃小渴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极品公公俏儿媳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黄泉杂货铺   最强医圣林奇  

    高建墙自爆黑历史爆了大半天,最后在沐尘昏昏欲睡中终于讲完了,一个破黑历史而已,哔哔大半天。

    他是满满怨气,恨不得一剑劈了高建墙,但看在他那么狗血的人生上,就不跟他斤斤计较了。

    吱!

    推开房间门,突然目光一凝,有人!

    在自己的房间里,除了他以外还有人?这股气息,貌似有些熟悉?

    沐尘屏气凝神,悄悄靠近。

    一道身材曼妙的黑影呈现在眼前,黑影浑身气息萎靡,奄奄一息,仿佛下一刻随时可能会断气。

    沐尘走上前,瞅着戴着面巾的面庞,熟悉感越发越强烈,手臂探前,手指取下对方的面巾,一张熟悉妖艳的脸蛋逐渐呈现。

    “秦玉墨!”

    沐尘大惊,这位大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样子,对方伤势也挺重的,只是,她不是走了吗?

    端详着秦玉墨苍白的面色,黑衣下包裹妖娆动人的身躯,沐尘嘿嘿一笑,笑眯眯伸出双手。

    不要误会,我这是检查她的伤势而已,并不是趁机占她的便宜,沐尘心中不断提醒自己。

    双手放在秦玉墨修长的大长腿上,心中一阵荡漾,这腿真好啊。

    摸到对方小蛮腰时,异样感传来,像是什么块状物,拿出一看,是一块腰佩,上面写着“天鬼府”。

    沐尘手摸下巴沉思,又是天鬼府,今天已是第三次,第一次是那个犯贱,第二次是高建墙那傻货狗血人生剧,第三次,是她。

    按照狗血剧中,这天鬼府是高建墙的师兄所建立起来的势力,难道,天鬼府就是灭门胡家的魔门吗?

    “嗯。”

    在沐尘沉思之时,一声轻吟,秦玉墨缓缓睁开双目,一股凉气从脚窜到头,沐尘对上秦玉墨那双要将自己千刀万剐的冰冷眼神,愣了下,旋即干笑道:“秦姑娘,你,你醒了。”

    秦玉墨正要开口,房间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怕不低于十人,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嘟嘟!

    外面传来叩门声,紧接着一道雄厚的声音响起:“沐小姐,请问你这里有可疑人物吗?”

    沐尘看了眼秦玉墨,对方的慌乱自然没有逃脱他的眼睛。

    秦玉墨不禁双手紧握,掌心冒汗,她轻咬红唇。

    “可疑人物吗?我这里并没有。”沐尘起身来到门口,扫视一身全副武装的侍卫们,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带头的侍卫不争气脸红一下,语气不自然道:“没,没什么事,只是跑了一位刺客。”

    “刺客?”沐尘心里犯迷糊了,秦玉墨这位大姐去刺杀人了?!

    “刺杀的是谁?”

    “是公子。”侍卫抱了拳,“沐小姐,在下先告退了,若有情况,还请及时通报。”

    沐尘点点头,公子,高建墙这货的儿子回来了?

    他之前从城主府管家口中得知高建墙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最近反常的很也是从城主府下人口中了解到的。

    按照他的推测,这个反常的儿子很有可能是跟魔门有关的人,不过秦玉墨是天鬼府的人,如果高建墙的儿子是天鬼府的人,她为什么去刺杀同门?

    自相残杀?

    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这样一来事情可就乱套了,同门之间自相残杀,是利益问题还是其他的?

    沐尘百思不得其解。

    啊啊啊!果然我不适合推理,此事先放下吧。

    回到屋中,秦玉墨乖巧坐在床上,身子无力靠在床边,看见沐尘打发掉侍卫,出声问道:“为什么救妾身?”

    沐尘挠了挠头,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刚才他下意识扯了谎,或许是他不忍心这么漂亮一个小姐姐香消玉殒。

    “我也不知道,一时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秦玉墨怔了怔,眼神有些复杂:“可是,妾身之前还想要杀死你。”

    想起那起意外事件,沐尘解释道:“当时是我的不对,不知道你在里面,更何况,被陌生男人看光,任谁谁都会生气,我可以理解。”

    秦玉墨听到沐尘的话,一时间心弦微微触动,可沐尘下一句话便让心弦又平静下来,反而令她心中又升起一股怒火。

    “况且,你又打不过我,被你揍几下,消消你的火气。”

    “咳咳咳,呜啊。”

    秦玉墨气的一口气没喘过来,牵动了伤口,一口鲜血吐出。

    “喂喂喂,你没事吧。”沐尘想要向前查探秦玉墨的伤势,却被对方充满杀气的目光瞪了一眼,怂了。

    秦玉墨小口喘气道:“不用你瞎操心。”

    “切,好心当作驴肝肺。”沐尘不满嘀咕道。

    秦玉墨素手按在胸口处,咳出一口鲜血后脸色不禁再次苍白几分,身子摇摇欲坠,好似下一刻便会倒地不起。

    看着秦玉墨死逞强的样子,沐尘最终心一软,心中叹口气,自己还是无法无视柔弱的小姐姐。

    “这个给你。”沐尘找出几天前三姐给他炼制的丹药中疗伤用的,递了过去。

    秦玉墨直接接过丹药吞服下去,丹药一入口,苍白的脸色慢慢开始变得红润,体内伤势好的七七八八。

    抿抿嘴唇,秦玉墨道:“谢了,以后,妾身会还的。”

    “啊,这个不用还的。”沐尘不在意挥手,丹药是三姐亲手炼制的,想要买到三姐炼制的丹药,只怕是有价无市,而且,这还是三姐特意给自己炼制的丹药,珍贵性不用多说。

    不过,药效这么厉害,刚服下去不到片刻伤势好的如此快,不愧是三姐,炼丹技术没的说,虽说我到现在未曾服用过。

    秦玉墨盘坐调养身体,沐尘在一边充当护法,闲得无聊,问道:“对了,你为何刺杀高建墙的儿子。”

    秦玉墨淡淡道:“一个人渣而已,可惜,没有得手。”

    “照这么说,你们是专门来刺杀他的?”

    如果真是,沐尘方才脑海里建立起天鬼府就是魔门的假设便要不成立了。

    “呵,就凭他,根本不配妾身亲自动手。”秦玉墨否定道。

    “那你们袭击城主府是为何意?”

    对于沐尘的问话,秦玉墨缄口不言。

    对方不说,沐尘也懒得追问,闭目养神起来。

    忽然,一声呻吟声响起。

    沐尘蓦地睁开眼:“怎么了?伤势加重了?”

    抬眼一看,傻眼了。

    只见秦玉墨衣衫错落,屡屡春光乍泄,脸颊嫣红,红唇微张,急促喘气,媚意十足的眼神看向沐尘,咬牙切齿道:“你你给的究竟是什么药?!”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