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魔法 > 长安界尊 > 第一一六章 鲲鹏之羽

第一一六章 鲲鹏之羽

推荐阅读: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最强医圣林奇   他的小初恋   明星潜规则之皇   魂破九天秦朗   校外妇科医生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披星戴月来睡你   向律师哥哥低头   诡命阴倌徐祸   透视神医兵王   驾校情缘   同桌的诱惑杨烁肖艾  

    ,最快更新长安界尊最新章节!

    长安也料不到大鹏,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对冥儿,只是当作小妹妹一般,从未有过男女之情。冥儿低着头不再说话,他又不能直接拒绝,只怕惹恼了大鹏,再难求得鲲鹏之羽,一时场面僵住了。

    “怎么?你还不愿意不成?你连冥儿的嫁妆都收了,此时却要反悔?”大鹏看着长安,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大鹏的女婿,放眼四大部洲,哪怕是仙界,也会有大把人争破头的来抢,这小子居然这么不识抬举。

    嫁妆?他啥时候收过冥儿的嫁妆了?大鹏言之凿凿的态度,让长安有些不知所措。

    “前辈却是讲笑了,长安对冥儿有如兄妹,不敢有亵渎之意,嫁妆却是从何谈起?”他不解的问道。

    “北冥极冰,乃是你从老夫身上所得,不是老夫冤枉你吧?你不问自取,与盗贼何异?老夫不追究你的所作所为,说是嫁妆就是嫁妆。”大鹏见长安不明白,干脆蛮不讲理的说了出来。

    长安想起那几万颗极冰,真的是得自鲲,本来理直气壮的气势顿时蔫了。他拿了极冰不假,不过可从来没有嫁妆的说法啊。

    “爹,你这是强词夺理,那等腌臜之物,怎么能当嫁妆呢?”冥儿听大鹏说的越来越过分,长安面红耳赤的不敢说话,忍不住回身反驳大鹏。却没反驳爹爹让她和长安结成道侣的话。

    腌臜之物?长安拿出一颗北冥极冰,晶莹剔透,闪耀光华,不带一丝肮脏,怎么成了腌臜之物?

    “北冥极冰,只有在鲲的身上才能生成,乃是老夫吞吐天地元灵气息,在体内吸收之后生成的。此物形成之后,对灵气排斥,却吸收杂质,经由老夫身上毛孔和谷道排出,乃是你们人族修士至宝。

    修士用了,可吸出杂质,净化灵根;炼器时加入一些,也有极大净化杂质的作用,提升炼器品质。你不问而取,现下我也不收回,却是要当作冥儿的嫁妆。”大鹏几句话,解释了极冰的来历,以示其珍贵之处。

    啊?奉若至宝的极冰,竟然是鲲的那个啥啊。

    长安和苑芷,听北冥极冰是从鲲身上毛孔和谷道排出,那些藤蔓,估计就是鲲的排泄物了。苑芷想着戒指里的几万颗极冰,恶心之余,却舍不得拿出来丢掉。

    怪不得冥儿一直不肯说,极冰究竟是什么东西。毛孔也好谷道也好,长安倒没觉得多不可接受,鲲吸食天地元灵气而生成的极冰,也不会是腌臜之物。冥儿好洁,却觉得难以启齿。

    “前辈所讲,恕长安绝难从命。晚辈和苑芷,已经是多年的道侣,家乡更有妻子在等我回去。”长安坚定的说道。

    既然大鹏不收回极冰,长安乐得发一大笔横财。慢说他对冥儿如同是小妹妹,就算不得不娶冥儿,大鹏难道愿意冥儿当小?

    “这个好办,马上杀了她,你就没道侣了。娶了冥儿,你也不用做什么破界符了,不回去家乡见你妻子就是。你身边只有冥儿一个,一心一意的陪她。”大鹏冷冷的说道,朝苑芷扫了一眼。

    苑芷一听,害怕之下靠向了长安,唯恐大鹏真的马上把她杀了。长安把她护在身后,握住她微微发颤的手掌。大鹏真要杀苑芷,他根本无法保护,但态度必须要明确。

    冥儿则纤足连顿,对大鹏的霸道无可奈何。

    “杀害多年道侣,岂是我辈所为?妻子一直在家乡等我回去,她对我情深义重,我怎能相弃?前辈不愿帮助我回去家乡,晚辈这就告辞。”长安耳听大鹏蛮不讲理的话,气恼之下脾气上来了,就要带苑芷离开。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只怕没那么容易。”大鹏冷哼一声,心念微动,长安和苑芷周围的空间一滞,竟是被他圈禁了。好在尚留有余地,他俩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由行动。

    冥儿眼睛悄悄瞟瞟长安,见他目光果决,沉默不语,知道他所说兄妹之意乃是实情,委屈、怜惜,和怨恨、失望等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不知如何开口,猛一跺脚,身形飞起,快速消失在三人眼前。

    大鹏担心女儿,对长安说了一声:“给你三日时间考虑,届时若不同意,给我滚出黑灵岛。”说完也消失不见,追着冥儿去了。

    “莫怕,他说是让我们离开黑灵岛,有冥儿在,他不会胡乱杀人的。”长安看了苑芷一眼,柔声安慰她。

    苑芷对他苦笑一下,强自按捺心中的不安。那些人不过是惹得冥儿大哭,大鹏就毫不留情的予以杀害,现在她成了大鹏眼里的障碍,只怕三日之后凶多吉少。

    长安对冥儿没有别的心思,苑芷是知道的,她也觉得冥儿就是个可爱的妹妹而已。谁知大鹏却看透了女儿心思,为了让她开心,别的一切都不顾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大鹏出现,却是这样的结果。长安走又走不得,和苑芷回到先前的洞府之中,等待转机出现。

    三日时间眨眼就过。到了第三日,冥儿并未出现,大鹏依旧一身黑衣,出现在那片空地上,默立不语。长安察觉到他出现,连忙和苑芷来到他身前,施礼之后眼看着他,也不主动说话。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若是不答应我的条件,那就请离开吧。”大鹏眼望前方,看也不看二人,语气决绝的说道。

    “前辈,在下真的只是将冥儿当作妹妹,并不敢有丝毫男女之情,前辈所请,恕难从命。”长安绝不能妥协。

    大鹏强人所难,他最多得不到鲲鹏之羽,无法制作破界符。以后勤加修炼提升境界,多花费些时间也就是了,至于将来有没有足够的时间,回去地球见青茵和若菲,也只能听天由命。

    “哼。”大鹏轻哼一声,冲着虚无说道:“冥儿,看来你们确实没有缘分,爹也没有难为他,咱们走吧。”

    话音一落,冥儿身影出现在大鹏身侧,面有憔悴之意,也不看长安,径自走到苑芷身旁,靠在苑芷肩头,颇有委屈之色。

    “冥儿。”苑芷叫了她一声。眼见她眼中泪水漱漱而落,苑芷是劝无可劝,心中叹息一声,没想到这小魔王,竟对长安有了情意。怎奈两人落花虽然有意,流水却是无情,缘分不到,谁也没有办法。

    大鹏见冥儿如此,忍住没有再说什么,身影渐渐淡去,黑衣男人消失不见,待长安和苑芷回过神来,发现他们正站在大鹏之背,黑灵岛已经慢慢沉没进入海水之中。

    大鹏现出原型,正如传颂的那样: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只见大鹏双翼展开,不知要伸展到几千里,肉眼望不到边。

    寒风烈烈,北冥低首,不见大鹏双翅舞动,巨大的身躯扶摇而上,北冥海已渐渐被抛在脚下。

    褪下的鲲皮没有了大鹏肉身依托,黑灵岛随着海浪扭曲翻卷,连绵巨大的表层岩石,不停的塌陷脱落,掉进狂暴的海水之中,激起阵阵白色的浪花。

    随着黑灵岛的沉降,北冥海波涛涌动,一改往日相对平静的模样,从高空看下去,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黑灵岛原本所在的方位,惊涛骇浪一波波扩展开去,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可惜了,那么多的极冰。”苑芷见长安和冥儿相对尴尬,唯有她出声化解。

    冥儿闻声噗嗤一笑,长安无奈的摇摇头,这一阵儿的沉闷气氛,随着苑芷的一句玩笑化解不少。

    “苑芷姐姐,我此次随爹爹去南冥天池,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离开那里,此生恐怕是无缘再见的了。”冥儿轻声轻语的对苑芷说道。

    苑芷知道冥儿是借着跟自己说话,其实是说给长安听的。站在苑芷身侧的长安听了,脸上微微意动,旋即镇定下来眼望高处,并不看冥儿。

    他和苑芷因缘巧合在一起,已经觉得万分对不起青茵,若是他见一个就爱一个,情之一字最难把握,一个不小心就会一世蹉跎,他可不想做薄幸之人。

    冥儿见长安神情,明白他心意坚决,也就不再勉强,转而说道:“冥儿和爹爹此去天池,还请苑芷姐姐和长安哥保密,虽然四大部洲鲜有能不利于爹爹的人,但万事小心为上,你们也要万务珍重,将来有缘还能相见。”

    北冥有鲲,天下皆知。目前鲲已化鹏,却无外人知晓。长安听冥儿提到自己,略转一转身,对她点头感谢关怀之意。

    为掩饰心境,长安盯着大鹏背上的羽毛有些出神。鲲鹏之羽近在眼前而不可得,那种咫尺天涯的感觉,因为要和冥儿分别,两重心境相加,分外来得强烈一些。

    冥儿见长安出神又郁闷的样子,禁不住又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伸手从大鹏羽翼边缘深处,轻轻拔出三根柔软羽毛来,有蒲团大小。

    她将羽毛郑重的递到长安手上,开口说道:“长安大哥,冥儿蒙你多年照顾,这三根羽毛,就赠送与你,若是有剩余的,权当留作纪念吧。”

    长安只需两根鲲鹏之羽,冥儿给他三根,分明是恐怕长安忘记了她。长安知她心意,却又不知如何安慰,唯有一谢之后,接过羽毛低头不语。

    见冥儿将羽毛赠给了长安,他又毫无情意的样子,冥儿悲苦之色尽皆落在大鹏眼中。

    三日里,冥儿跟他劝说了一次又一次,将长安对她的种种好处,不停的灌进大鹏耳中,他才忍住怒气没有发作,还带上他们两个望南出发。

    鲲鹏之羽,岂是等闲可以获得的?自古至今,能让鲲鹏一族心甘情愿送出的人,不足一手之数。

    大鹏见冥儿对长安情深义重,他却爱搭不理的,爱护女儿之心登时发作起来,再不管冥儿如何埋怨,开口说道:“冥儿,鲲鹏一族,岂是小小人族可以攀附的,你是一时迷了心智,才有这般举动。对这无情无义之人,又何必好言好语,这便与他分别了吧。”

    大鹏话音刚落,长安便觉一股横风拦腰一卷,只来得及抱起苑芷,两个人就被扇离了大鹏之背,向下方急速坠落。

    匆忙间他回首向上望去,冥儿眼中带泪,殷切楚楚的神情尽收眼底。两人隔空对望一眼,刹那间冥儿便被大鹏扭转身形,翅膀遮挡了她的视线,再看不到长安如何了。

    长安半空中稳住身形,扶好苑芷。云端高处,大鹏已经消失成一个黑点,转眼不见,其速度之快无法形容。

    神识一扫,两人脚下竟是极北岸边,当初离开的坊市距此不过几百里,长安心念一动,已经和苑芷出现在坊市护阵外围。

    缓解了一下情绪,他和苑芷信步走进坊市,直奔那家小酒店而去。

    整个坊市比从前热闹了不少,小酒店里几乎满座,掌柜的正忙前忙后的,居然新加了个伙计在帮手,看来酒店生意不错。

    “掌柜的,还有空位吗?来一壶酒,两碟小菜。”长安故意不跟掌柜的照面,拉着苑芷站在店门入口边上,假作一般客人。

    “哎呦不好意思,二位客官,小店门脸不大,您看座位已经满了,要不您二位稍等片刻,或者跟人拼。。。。。。这不是柳爷吗?您回来了,这可真是大喜事。”掌柜的一边说,抬头看见长安正面露微笑的看着他,觉得面熟,再看看苑芷,这才记起是当年的金丹道侣。

    “上楼上楼,楼上有个房间,里面可以布菜饮酒,也可以歇息修炼,是我接待相熟朋友的,平时难得有人来。既然柳爷您回来了,自然要隆重招待。”掌柜的满脸堆笑,殷勤的送他俩上楼。

    掌柜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说起来还得感谢柳爷,当年李修士横霸坊市,人人怨恨,小店生意朝不保夕。后来李修士不知怎么就失踪了,坊市这才算安定起来,大家互相介绍,来到这里的人就越来越多,小店生意也红火起来。”

    掌柜的开了个话头,马上就转移了话题。当年李修士想算计长安,一伙劫匪一去不返,连带长安也不再露面。事隔多年,现在长安毫发误伤的回来,李修士一伙肯定是被长安清除了。

    掌柜的心知肚明,想到不能当面戳穿,连忙话语转圜,将李修士说成是自行失踪,跟长安可没有半分关系。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