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武侠修真 > 武修时代 > 卷二 第163章 带人砸场子来了

卷二 第163章 带人砸场子来了

推荐阅读: 得说爱时必说爱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最强医圣林奇   明星潜规则之皇   他的小初恋   飘飘欲仙   魂破九天秦朗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校外妇科医生   哑巴秦立   张雯李东生   我的美味儿媳   美女老师俏儿媳   同桌的诱惑杨烁肖艾  

    1月22日,渝州城外北岭机场。

    空中飘着细细的雪粉,没人走动的水泥地面,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白色。

    宁远、花毛、许观明三人取了行李,朝出口走去。

    快到门口的时候,花毛把他崭新的黑呢大衣衣领给竖起,从包里摸出一副变色墨镜戴上,配上他一头新染的彩毛,活脱脱的又添了三分野生匪性。

    宁远推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背上斜背着轻巧的密码皮箱。

    皮箱里面装着拆卸了的点乌枪,武修携带武器乘坐公共飞行器,得出示武修卡校卡之类的身份证明,并扫描检测仪器留下个人信息。

    宁远嫌弃地离花毛远点,对许观明道:“这家伙一副骚包打扮,也不知是显给谁看?和他走一路,丢人到家了。”

    许观明笑了笑,见花毛斜着脑袋看他,只得违心道:“关哥还是很有气质。”

    花毛裂开嘴巴呵呵笑了,所有形容男人的美好词语,像伟岸,英俊,帅气,玉树临风等等,在花毛听来都是像指着鼻子贬斥骂他。

    唯独气质二字,深受花毛喜欢,赞道:

    “还是老许有眼光,不像某些土鳖,见不得人家比他强,小肚鸡肠,斤斤计较……喂,别动手动脚啊,这是公众场合。”

    一脚没踢到花毛,宁远也就懒得再动脚,免得拉低了自己的档次。

    拿出手机正准备叫一个车,又给花毛好一顿耻笑:“混得真撇啊!,跟着关哥我走吧,包你们吃香的喝辣的,走起!”

    三人出到门口,十多个人形生物在栏杆外挥手叫道:“老大,这边。”

    引得众多的旅客侧目看去,然后,众人看到花毛昂着脑袋像一只雄赳赳的彩毛大公鸡,旁若无人走进一众挂大耳环、穿鼻环、各式古怪发型的非主流打扮的生物中去,拍着肩膀高声喧哗肆意大笑打着招呼。

    宁远赶紧用手半遮住脸孔,从边上的门快速通过,他不认识那花货。

    简直是陋到家了,还玩过时了的混混那一套玩意。

    没走出几米,从后面伸出一只手来抢宁远手中的行李箱,在宁远差点一拳打去之前,一个熟悉的笑声同时响起:“班长,是我啊。”

    宁远拳头松开回头笑了,道:“狗子,你怎么也这打扮?都不认识你了。”

    是一只老实孩子苟得全,头发也搞得五颜六色的,左耳朵还挂着一巴掌大的银光闪烁的耳环,与以前的风格完全不搭界,变了一个人似的。

    苟得全抢了行李箱笑嘻嘻地看着宁远,他完全不知道刚刚差点遭到两次毁灭性的打击,除了宁远的,还有侧面的许观明。

    “是关哥提前吩咐,我也好久没这么玩,好不习惯了。”

    苟得全扯了头上的假发和耳边挂着的假耳环,随手捏成团塞口袋里,道:“班长,走吧,车在外面,吃饭的地儿早就定好了,今天兄弟们赶过来,特意给你们接风洗尘。”

    边上又蹿出一只花俏娘气的熊飞,嘿嘿笑着来抢宁远背上的密码皮箱。

    宁远再仔细看去,才发现来的有好些都是以前合道馆强化班的同学,

    个个搞得鬼一样,有些还熏了眼影涂了紫唇,脸上还画了粗犷的花纹,一个赛一个的丑,宁远刚刚还真没认出来,目光扫了一眼,根本就没敢在这群惨不忍睹的脸上多做停留,太膈应人了。

    给热情的苟得全和熊飞拉着,宁远脱不了身,只得无奈答应去吃饭,又对准备偷偷溜走的许观明叫道:“老许,一起走!吃饭去!”

    怎么样也得抓一只正常人类垫背,否则,这顿饭没法吃啊。

    “哦,还有一位兄弟……怠慢了怠慢了。”

    许观明的行李也给抢了,满脸尴笑,只能陪宁远一起去赴这场非主流的招待宴。

    这饭真心不想吃,看着眼前这群人形怪物就没了进食的欲望。

    没办法,又不能驳了宁远的面子,等下只看桌上的菜不看桌边的人,随便凑合着吃点。

    好些花里胡哨的小车停在广场上,待得众人上车之后,留下一长串的“嗡嗡呜”惹人厌的超大噪音,呼啸着钻进了薄雪弥漫的街道,瞬即远去。

    宁远正与副驾驶的苟得全闲聊,了解渝州武大一年级新生的一些情况,书包里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偶尔在华信上联系几句的宋晓雯打来的,今天还真赶趟啊。

    “喂,大姐头,你从京城回来了吗?前天就回了……我刚到渝州,和花毛、苟得全他们正准备去吃饭呢,要不你也一起?好啊,等等,我问下是去哪里吃饭?”

    苟得全回头道:“凤栖路的大师兄老火锅,我等下给她发一个地图标记。”

    宁远把地点说了,又聊了几句才挂掉电话。

    到了地方,听说宋晓雯也要来吃饭,花毛赶紧让小弟们把脸上恢复正常,耳环鼻环假发全部收起来,花纹紫唇什么的都洗去,他与宋晓雯是老对头,不想有丝毫让宋晓雯看轻的地方,

    也是很久没与兄弟们一起扮酷做怪胡闹,花毛忍不住想回味下昔日的混混时光。

    一行人说笑着进了超大的一个包间。

    包间里有两张圆桌,服务员送来红通通的九宫格锅底,用餐车推来几车下锅配菜,味碟,碗筷等物,大家随意坐着热热闹闹聊天,暂时还不开火,得等客人到齐了才行。

    二十多分钟后,宋晓雯带着一个看上去很阳光帅气的高个年轻男子一起进来。

    “欢迎,欢迎,宋大美女来了,快过来坐,你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花毛站起来很热情招呼道,他今天是东道,有半年时间没与宋晓雯见面了,即使等下可能会打一架,也得表现出翩翩风度,目光扫了一眼那帅气男子。

    宋晓雯冲宁远微笑着点点头,介绍道:“这是我同学,樊守平,他外婆家在渝州,趁着寒假来渝州玩,也想多结识几个朋友,我就带他过来了。”又给樊守平介绍:“这位是宁远,荆楚武大的风云人物,这位是关冬云,其他人是我以前武修馆的同学。”

    樊守平赶紧朝宁远伸手,笑道:“请多关照!”

    “客气,客气!”

    宁远笑呵呵地伸手握了上去,京津武大的樊守平,上次汪老师弄到的资料里面就有此人,是京津武大新生中响当当的翘楚,想不到,这么快就见面了,还是以这种方式!

    两人的手掌像是磁铁一样握在一起。

    很快,花毛就发现有些不对,笑得一口白牙晃眼的樊守平,脸上出现了凝重神色,而且,两个大老爷们,握个手也太长时间了,才一见面,就产生了难分难舍的基情?

    紧接着,两只手掌上有元力气息流露出来,这分明是在较劲!

    “啪”,花毛的脸色黑了,一巴掌拍在桌上,把碗碟什么的给震翻了好几只。

    “宋晓雯,你太过份了!带人砸场子来了!”

    所有站着坐着的小弟们,哗啦一声,全部站起横眉怒眼看了过来,只要花毛一声令下,他们肯定一拥而上做翻那个一口京腔普通话的外地佬,长那么帅就别出来浪……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