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 17 章

推荐阅读: 即使如此我也期待幸福   重生南非当警察   修罗剑神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神级强者在都市   末世神魔录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万万不可   修罗丹帝   他说爱情已迟暮   异常生物调查局   恶魔就在身边   九星毒奶   学魔养成系统   绝世武帝   减肥后,前夫找我求复婚!   丹武帝尊  

    那晚之后,宋允行似乎变得格外忙碌,姜知很少能见到他。

    宋氏与a国的合作案已经提上日程,宋允栖听说宋允行会跟着他一块去,当即不满,又听老婆在耳边说了几句,更是坐不住,老二夫妻俩特地来了趟宋宅,专门找老爷子的。

    那天姜知和依依放学回家,一进门就听见书房里传来吵闹声,听到熟悉的声音,依依暗道不妙,牵着姜知悄悄摸上楼,等凑到门口,才听清里面的人正是她的二叔,还有二婶。

    听到里面妇女的嚷嚷声,依依没好气地撇嘴,二叔他们一来老宅准没好事,哪次不是和爷爷闹得不可开交,今天算准了小叔不在家,才敢过来恼,要是宋允行在,他们也不至于这么放肆。

    最后的结果宋允栖和宋毅国不欢而散,老二心里也跟明镜似的,自从老爷子将公司交给他以后就一直不放心,一等到老三毕业,就迫不及待把人安排进公司。

    提到老三那个毛头小子,宋允栖心底窝囊又憋屈,老爷子这次让两人一块去,无非是找个借口,让老三接替他的位置。

    一

    姜知也听到里面的吵闹声,脸上浮现担心之色,但见依依不太想管,于是没再说话。

    依依正准备带着姜知离开,书房的门咔嚓一声开了。

    书房里走出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妆容精致冷艳,披着一条貂皮坎肩,此时踩着细长的高跟,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两个乳臭未干的丫头。

    张文英看到依依没什么表情,更没有亲昵的打招呼,早些年她和蒋青有过节,撕破脸的时候,这姑娘愣是帮着她妈说话,一点没把她这个当二婶的放在眼里,于是两家一直冷战到现在。

    注意到依依身后的女孩时,张文英若有所思地盯着姜知看了会,女人的目光犀利中透着打量,早就听说老三从乡下带来个丫头入住老宅,她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亲眼看到这人,倒没想象中那么土,看来这乡野丫头在宋家生活得挺滋润。

    想到之前老爷子态度强硬地勒令她和宋允栖搬出去,如今却收留了个外人,张文英面色渐冷,看着姜知不屑地冷哼一声,漫不经心道:“小丫头,在宋家住得还习惯吧?”

    没想到女人会主动跟她说话,姜知愣了一下,认真道:“习惯。”

    听着女孩老实巴交的回答,张文英唇角露出一抹讥讽,鼻间轻哼一声,“你可别以为抱上了老三的大腿就可以高枕无忧,这宋家啊最喜欢将人往外撵。”

    张文英语气凉薄,说着风凉话,当初她就是被老爷子赶出门的,这姑娘别以为好运气都是这么容易来的。

    姜知被她冷然的目光一看,心头一紧,眉头轻蹙,她从这个女人身上看到了敌意。

    这叫什么话,依依气得翻白眼,因为是晚辈,她不好跟张文英当面起冲突,只能看着女人趾高气昂地从她们面前走过。

    一

    老二夫妻俩离开,依依拉着姜知回卧室,愤愤不平道:“姜知,二姨说话就那样,你千万别生气。”

    如果小叔在,二婶肯定不敢这么放肆,要是被他知道刚才那番对话,指不定将她扔出去。

    姜知倒有点郁闷,明明两人才第一次见面,这人为何有那么大的戾气。

    一

    晚上,姜知写作业,依依抱着手机坐她身边刷微博,昨天她还看见热搜好几条都飘着小叔和方筱的八卦新闻,现在才发现一夜之间全没了,依依试着搜了方筱的名字,有关她和宋允行的新闻居然一条都没有,依依觉得奇怪,直接点进方筱的微博,一看她的评论区才发现怎么回事。

    柠檬加可乐:“这波打脸太爽了,宋允行都给你发律师函了,爽。”

    一只跳跳熊:“以前觉得这俩有猫腻,这波打脸逆转看得我瓜都掉了!”

    我是路人甲:“呵呵,我早就说了,还不是利用宋氏给自己加戏嘛,现在凉了吧。”

    方筱的评论区什么样的话都有,大概的意思,这人好像被封杀了。

    依依刚开始还在紧张,这会乐呵呵地刷着评论,一旁的姜知看她笑得莫名,忍不住道:“你笑得有点猥琐。”

    姜知眨巴着眼实话实说。

    依依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忽然一脸神秘地凑到她面前,问道:“姜知,你觉得我小叔怎么样啊?”

    对上依依八卦的木管,姜知脸微红,小声道:“宋大哥人很好啊。”

    依依眨巴着眼睛笑问:“哪好呀?”

    姜知被她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眼睛看向别处:“他c他哪都好。”

    带她回宋家,给她教作业,还帮她吹头发

    听姜知说小叔哪都好,依依眼底满是促狭,唇角的笑意渐深:“我小叔到现在还没女朋友呢。”

    姜知茫然地看了她两秒,缓慢地听出她的言外之意,脸颊一热,接着含糊不清地哦了一声。

    看着她的反应,依依欣慰地拍拍姜知的肩膀,乐呵呵道:“我小叔这人吧,除了脾气躁了点,毒蛇,对人冷血,爱训人,下手狠,其他全是优点。”

    姜知:“”

    在依依心里,她小叔不仅是个钻石王老五,关键是颜值相当高,简直吊打娱乐圈各路小鲜肉。

    平日里虽然和宋允行相爱相杀,但关键时候还是要帮一把的,依依被自己的声明大义感动。

    姜知皱眉,听得出来,依依应该是在夸他,末了她摇摇头,认真道:“宋大哥很温柔。”

    脾气好像不差的。

    依依笑得暧昧,啧啧一声:“那是对你,对别人可就不一样了。”

    依依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寒风萧瑟的冬天,小叔一脸嫌弃地将她丢出门外,让她吃完了辣条再进门。

    依依一脸的高深莫测,似乎对两人的关系格外清楚,姜知面红耳热地垂眸,忽然想起那天晚上,某人对她说的话。

    他说,如果是我,就可以。

    一

    夜里,姜知摸着黑去饮水机那倒水,餐厅和客厅是相连的,偌大空旷,黑漆漆地,只有薄薄的月光落进窗户,投下冰凉的阴影。

    姜知抱着杯子咕嘟咕嘟喝着水,听到耳边轻浅的脚步声,她动作微顿,循声看过去,橙色的壁灯啪的一下被打开,半明半昧的光线里出现一道颀长高挑的身影。

    玄关处,男子背对她,正将黑色的风衣挂在衣架上,姜知站在原地握紧了水杯,停住。

    宋允行加了一天的班才回来,刚转身,就看到纤瘦清灵的女孩清灵灵地站在那静静站在那,澄澈的眸子看着他。

    最近忙到忘了时间,一回家便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宋允行竟觉得惊喜,原以为她睡了。

    寂静中,两人四目相对,姜知微怔,轻轻叫了声:“宋大哥?”

    女孩软软的声音传来,宋允行昏昏沉沉的脑子才清明了一会。

    这些天,宋允行忙得焦头烂额,他被老爷子扣在公司快被压榨干,紧要关头,宋允栖时刻提防着他,暗地里没少给他使绊子,处理完公司的事,宋允行才觉得身体不大舒服。

    宋允行定定看着她,朝她走过去。

    随着他的靠近,姜知的心也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她不是三岁小孩了。

    男子站定在她面前,声音听着比平时低沉沙哑,宋允行低头看了眼她的杯子:“这么晚还没睡?”

    姜知握紧手中的杯子,小声道:“出来喝杯水。”

    宋允行垂眸,声音慢慢低下去,看着她柔软的发顶,“以后下楼多穿件衣服,小心着凉。”

    男子深沉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不正常的热度,姜知抬头,便听他语气略带委屈地开口:“姜知,我好像病了。”

    姜知眉头微蹙,语气也慢下来,小心翼翼道:“吃药了吗?”

    宋允行眼睑微垂,漆黑的长眸好像带着疲态,“还没,你那有药吗?”

    姜知连忙点点头,“我去帮你拿!”

    说完,女孩放下被子,兔子似的跑得飞快,应该是帮他拿药 。

    看着她的背影,宋允行唇间弯出一抹浅笑,其实就是小小的感冒。

    姜知拿了医药箱下楼,却没有看到宋允行的身影,走到三楼,才发现他卧室的灯是亮着的。

    姜知走到宋允行的卧室门前,犹豫几秒后轻轻敲了下门,听到里面的人说了声“进来。”

    她不明状况地推门进去,视线中多出一抹高挑精干的身躯,不远处的人上半身没穿衣服,结实的胸膛,还有腹肌明显的线条。

    他居然在换衣服,姜知猛地刹住脚。

    姜知头脑慢半拍地看向他,对上宋允行似笑非笑的黑眸,她才反应过来,瓷白的小脸瞬间涨得通红,她掩饰似的慌慌张张低下头,无措地咬了咬唇。

    宋允行收敛眼底的笑意,目光停在女孩软软的发顶,接着慢条斯理地换上一件宽松的衣物。

    穿好衣服的宋允行朝姜知走过去,停在她面前,才看到女孩莹白的耳垂都是粉的,微垂的长睫紧张不安地轻颤。

    本来还想逗她几句,宋允行见状勾唇笑了笑,看到她紧抱着怀里的医药箱,心底一软,他俯下身,离她很近,语气很轻:“姜知,我好像发烧了。”

    闻声,姜知唰地一下抬起头,黑白分明的鹿眼盯着他看,“这里有体温计。”

    说完,她打开医药箱,从里面迅速找到一根体温计,立马递给他,大眼扑闪扑闪的,澄澈剔透。

    宋允行挑眉,黑眸别有意味的看她一眼,下一秒他倾身上前,骨节分明的长指轻轻扣住姜知的后脑勺,往前轻松一带,女孩整个人贴向他。

    宋允行低下头,温热的额头亲昵地贴上女孩光洁的额头。

    姜知微张开唇,愣愣地看着他,澄澈的眸子像藏着细碎的星光。

    他压着嗓子,声音温凉醇厚:“烫不烫?”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