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武侠修真 > 天阙之凤凰于飞 > 第七百九十三章:终

第七百九十三章:终

推荐阅读: 得说爱时必说爱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最强医圣林奇   明星潜规则之皇   他的小初恋   飘飘欲仙   魂破九天秦朗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校外妇科医生   哑巴秦立   张雯李东生   我的美味儿媳   美女老师俏儿媳   同桌的诱惑杨烁肖艾  

    “...”

    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在动摇军心,但琴江仍旧是动心了。回忆起曾经的一幕幕,尤其是梦羽为了自己那般上刀山下火海,干什么事儿都一副豁出命去做的架势以及梦羽那要命的头痛,那因为灵血不足而产生的虚弱,那...过往种种,如针一般不断地刺痛着琴江的心。

    其实,越接近尾声,琴江已经隐隐地觉得梦羽的身子似乎不太对劲了,但他却不想相信,也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固执地以为有了“灵粹血珠”的梦羽,不会有什么事儿的。但是,过往之事却在雾里看花般的提醒着琴江,梦羽或许是强弩之末了。

    琴江不自觉地紧咬下唇,面露痛色。

    “你动心了!”

    瞧着琴江这个情态,男子算是达到目的了。

    “...告诉我。”

    琴江的声音,因此,沙哑得厉害。

    而且,琴江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没有这个能力——知道梦羽的具体情况。若不是梦羽表现出来,他根本连半点魂头都不曾知晓。而眼前这个上古魔族,却绝对有这个知晓的能力。

    “梦羽的命不~长~了~换句话说,梦羽快死了!哦~不对!准确来说,是梦羽很快就会被折磨死了!哈~哈~哈~”

    看到琴江这个悲痛欲绝却又不得不有求于自己的样子,男子心中大悦。

    “你说什么?!!!”

    听闻是这样一种结果,琴江整个人都沐浴在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和惊讶中。

    “你还想和他在草原上策马扬鞭,真是痴心妄想!”

    想起自己手下的汇报,男子哂笑道。

    “你!”

    琴江感觉到从头到脚入坠冰窟。

    “人家无数次救你于水火,无数次地为你铺路。而他只是区区一介琴灵,你以为他有多大能力?嗯?为了你,他和你的影斋接触,魔息对他的伤害如同钝刀割肉。而他甚至还为你做了很多你难以想象的事,他真的是那么能干吗?若是我说,以命换命,还差不多!”

    男子轻抚琴弦,嘲笑着琴江的迟钝。

    “......”

    琴江顿感眼前发黑。

    “他最多还有十年时间,你自己权衡吧!他可等不了多久了!”

    此刻,男子才悠哉悠哉地放出饵料——钓鱼。

    “...但是,这一切不都是你害的吗?”

    顿了好半天,琴江才从一种心痛到难以自抑的情绪中走出,如同看到不共戴天的仇人般看着男子,阴森道。

    “若不是当初你的一意孤行,恐怕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

    男子觉得,这并不是自己的错,一切都是琴江自己种下的因。

    “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可说的!”

    琴江觉得,他已经没有退路。

    “你想清楚了?”

    见得琴江如此坚决,男子已然推测到了琴江大概做出了什么决定,顿觉琴江更加有趣了。

    “除了你,我不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吗?这里是人界,不是魔界。就算你是上古魔族,又如何?在人界,你的能力会被人界所限制,损耗不少。这般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并且,即使小羽还有十年的寿命,我想十年的时间,也足够我找到无真子了!我就不信,身为小羽父亲的他,没法为小羽续命!!!”

    琴江认为,梦羽的性命绝对可以得到延续。

    “你倒真是自信!他自己也在留意着他自己的父亲,千载光阴却从来没有找到过。你以为你是谁,会那么轻易找到?”

    对于琴江如此信心满满,男子眉眼弯弯地挖苦道。

    毕竟,别说你是个凡人,即使你是个仙,或者神,想要见上无真子的面,都何其艰难,更何况你还是个下界之人?真是越发的可爱了。这脑补的程度,真是令人敬佩。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但琴江认为,无真子不可能放任梦羽不管。

    “但愿你不是痴人说梦!”

    对此,男子也只是笑得有几分嘲讽。

    “不是!”

    琴江认为得坚定。

    “你知道小珏为什么那么害怕尸体吗?”

    既然在梦羽的事情上打击了琴江一次,男子不介意用琴珏的事,再打击一次琴江。

    男子带着渺远的眼神,轻笑道。

    “...”

    琴江隐隐觉得,当初,男子一定对琴珏做了什么不可饶恕之事。

    “想知道吗?”

    男子轻飘飘地笑道。

    “都是你做的...是吗?”

    见得十恶不赦的男子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之后,还这般无所谓的样子,琴江就觉得咬牙切齿。

    “你说呢?”

    可男子仍旧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作为一个魔,本就是邪恶的存在,怎的会去做些好事来往自己脸上贴金,以彰显自己就是个君子来粉饰门面呢?

    “哼!”

    琴江简直觉得这男子罪不可恕。

    “我可还真的再想听一听,小珏喊我一声炎哥哥。要不是你当年使诈,我又怎会空等那么多年?”

    提起琴珏,男子眼神有些迷离。但一想到有一件事,男子的眼神忽转锐利,死死盯着琴江,恨恨道。

    “现在才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琴江对于这般胡搅蛮缠之人,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他彻底消失。

    “哦?是吗?”

    男子眉峰一挑,隐隐含有不屑之意。

    琴江正欲直起身子,回到梦羽身边与之一同迎战,但男子却趁其不备,搞起魔最擅长的偷袭,暗运内劲,一掌击向琴江胸口。

    “咚~”

    只见黄沙上一道杏黄色的弧线闪过,琴江就已经被男子那暗含内劲的一掌推向三丈开外。

    “呃...”

    摔倒在地的琴江,觉得心口绞痛。

    “噗~~~”

    一股污血,染红长衫。

    “主人!!!”

    梦羽吓得眼眶微红。

    “...小羽......呃...”

    琴江的嘴角染着残血,一脸的脆弱。

    “主人,你别说话,先调息吧!”

    梦羽急急赶到琴江身边,为琴江调理。

    “...”

    此时暂时调集不起灵力的琴江,只能任由梦羽替自己打理。

    没了琴江这个绊脚的,男子做起自己期待的事情来,心头都是相当愉悦的。

    男子仅用四根琴弦,随心而动,轻拢慢捻。

    琴中魔音,阵阵袭来,伴随着内力的增加,声音也逐渐放大。在“亡冥山谷”中,以一种奇异的方式,似那沉闷而悠远的钟声一般,层层叠叠,回环往复,乱人心神。

    那琴弦的拨弄,似乎是在诉说着什么令人心驰神往的故事,既有一股蜜桃的芬芳,又有一股淡淡的哀怨。

    但这曲子,在琴珏看来,则是如同两首曲目在同时演奏。

    一首似是在追忆过往。

    一首又似在激发现在。

    忽的,听到某个音符,琴珏的眼睛一下子瞪大,挣脱紫露的怀抱,直愣愣地往那个魔的身边走去。

    “小珏!”

    见得琴珏居然半点没有警惕地接近那个魔,此时仍然在接受梦羽调理的琴江,无力地喊了一声。

    然琴珏充耳不闻。

    “乖~小弟弟快些过来,哥哥这里有好东西!”

    男子温柔地朝琴珏招招手,引诱道。

    “小珏,别过去,不要受他蛊惑啊!”

    琴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又无可奈何。

    若是让琴珏想起一切,又当如何啊?

    而且,凭着琴珏的性子,这事怕是没有缓和的余地!

    “哥哥~”

    琴珏双眼无神,口中喃喃。

    “小珏!”

    琴江听到那声哥哥,激动得恨不得立刻飞扑过去,把琴珏给带回来。

    但此时的他,却根本没法聚起灵力战斗。

    过去找魔音贯耳的琴珏,只会更加危险。

    不仅仅是他一人,琴珏亦然。

    这是典型的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主人,别动!”

    梦羽赶紧制住情绪激动的琴江。

    “?!”

    琴江完全不明白,梦羽干嘛拉着他。

    再不干预的话,定然会出现不想得到的结果。

    “主人,小珏已经魔音入耳,拦不住的。若是主人强行拦住,说不定还会害了小珏。”

    梦羽好言相劝道。

    “...魔音入耳......那岂不是...”

    听闻是魔音入耳,琴江被吓得愣住,颓然道。

    看样子,该来的,还是来了。

    “主人,先看看,再说吧!毕竟,小珏是个心思纯净的孩子,要受蛊惑或许比较容易。但是想要入魔,或许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梦羽按了按琴江的肩,宽慰道。

    “...”

    然而,琴江心里却清楚,事情并非是梦羽所说的那样。

    那根本不是魔音入耳,而是“梦羽影忆”这首曲子的变调演奏。原曲为五行属土,演奏后有清醒人神的作用。

    但若是变调演奏,尤其是像魔物演奏,那就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作用。

    而且,今日演奏这首曲子的,还是个纯粹的上古魔族。变调演奏的曲目的效用,就更会得到好的发挥。而这般作用,自然是...

    琴江的心渐渐感到寒冷。

    就在主仆俩说话间,琴珏已经去到了那个魔的身边,窝进了那个魔的怀中。

    “啵儿~”

    那男子愉悦地轻吻了一下琴珏的眉心。

    “呃...”

    但这个亲吻给琴珏带来的并不是温情,而是脑部轻微的刺痛。

    琴珏微微蹙了蹙眉。

    “乖~很快就好了!”

    男子温柔地摸了摸琴珏的脑袋,嘴角勾起一个清浅的微笑。

    “啊~~~”

    琴珏脑部的刺痛逐渐因为琴音而变得尖锐起来,就如同一个钻头一样,似是为了将一道石门撬开。

    琴珏疼得难以忍受,双手捂头,哀嚎着。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