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高官厚禄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高官厚禄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我的美味儿媳   欲仙欲死沈曼   绝色儿媳   美女老师俏儿媳   明星潜规则之皇   飘飘欲仙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黄泉杂货铺   最强医圣林奇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蜜桃小渴   哑巴秦立  

    最快更新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

    弘治皇帝心情爽朗起来。

    有时候,想开了,那么,也就这么一回事了。

    弘治皇帝道:“既如此,旨意就不必传了,明日起,方小藩入内阁值守,好好办差吧。”

    方小藩又行礼:“陛下,中舍人是几品官呀?”

    弘治皇帝:“……”

    敢情这丫头,居然连中舍人是什么都不知道,方继藩显然也没给她科普过。

    这就有点尴尬了。

    一个即将内阁行走,参预政务的人,对这基本行政架构都是两眼一抹黑。

    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耐心解释道:“中舍人,无品无级。”

    方小藩眨眨眼:“为何我辛辛苦苦考了状元,陛下又说我是人才中的人才,而陛下又在用人之际,求贤若渴,却给我一个无品无级的官职呢,陛下,我认为这样很不好,陛下若是这样求贤,贤才们,非要吓得不敢出来才好,我听我兄长说……古来的圣明君主,可都是重用贤才的。周文王访姜太公,刘备遇诸葛孔明,怎么到了陛下这里,却是无品无级了。”

    好家伙……

    弘治皇帝脸上尴尬,良久,他才讪笑。

    刘健等人埋着头,这是悲剧呀。

    方继藩立即道:“陛下,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我们……,不,她还是个孩子呀。”

    弘治皇帝咳嗽。

    方小藩道:“我没有官职,怎么行走呢,这可不是童言无忌,我是陛下口中的贤才,数学竞赛,也没有人考的过我,一会儿说我是贤才,一会儿说我是孩子,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就因为是皇帝,就可以说话不算数了,就可以出尔反尔?兄长,你不要在一旁打马虎眼,我觉得事情要较真,不较真,就没有公道,没有公道,就乱套了。”

    弘治皇帝无奈的道:“好,好,好,刘卿家,你怎么看待?”

    刘健心里翻白眼,我一个七老八十的人,我能怎么看待,我要跟这个女娃娃讲一讲中舍人的前世今生,我身子耗的住的,难道让我这行将就木之人,和一个女娃娃去骂街?

    刘健恭恭敬敬的道:“陛下圣明,胸腹之中定有乾坤,老臣……”

    弘治皇帝叹口气,勉强挤出几分和善之色:“中舍人虽是无品无级,可卿乃新津郡王之女,现在你未成年,本该成年之后,方才册封,不过你既入内阁值守,朕也就不将你当孩子看待了,册封你为县主吧,以县主的身份,入内阁值守。”

    弘治皇帝松了口气,总算,问题解决了。

    大明的规制,皇帝之女为公主;亲王之女为郡主;而郡王之女为县主。这本就是方小藩应得的,这一次,索性敕封了。

    方小藩便恭恭敬敬的一拜:“臣谢恩。臣还有一个问题。”

    弘治皇帝心里颇有了几分悲凉。

    内阁是啥?

    内阁的本质,就相当于是秘,是随时回答自己疑问,解答心中的疑惑,协助自己治理天下的。

    所以,一般情况之下,弘治皇帝遇到事,都会来一句,刘卿怎么看?

    那么中舍人又是什么?

    中舍人相当于内阁大学士的秘,也就是秘的秘,是随时解答内阁大学士的疑问,协助内阁大学士办公的。

    好嘛,现在这个秘的秘,没来解答问题,反而天天举起手来,老师,快,快选我。

    弘治皇帝耐着性子:“卿家但言无妨。”

    方小藩道:“县主大,还是内阁大学士大。”

    “这……”弘治皇帝深深思索起来,不禁道:“县主乃正二品,内阁大学士,品级虽不高,却大多,兼任尚,因而,也是正二品。”

    内阁大学士的品级不高,这是太祖高皇帝对宰辅不放心的缘故,不过后人们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往往会给内阁大学士增加一个兼职。这倒和巡抚一样,巡抚其实官职也不高,因而,朝廷往往敕其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如此一来,级别就足以压制住布政使司里的诸官了。

    可县主不一样,县主在高皇帝时期,只有宗室才能册封,太祖高皇帝子孙们吃苦,给予的待遇都是极高的,公主为正一品,郡主为从一品,而这县主,恰恰是二品。

    方小藩听罢,眼睛一亮:“我还有一个问题……”

    “没有问题了。”弘治皇帝受不了了,引狼入室啊。

    偏偏人家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孩子,还是个女孩儿,他没有精力去给方小藩做秘,回答她所有的问题,偏偏,又不能跟一个女孩儿翻脸,堂堂天子,会跟一个孩子计较吗?

    方小藩道:“倒数第三个问题。问完了就不问了。”

    方继藩在一旁感慨,果然是学数学的啊,讲究人,倒数第三都出来了。

    弘治皇帝虎着脸:“最后一个了。”

    方小藩认真的道:“那么敢问陛下,县主乃是正二品,大学士也是正二品,那内阁里,谁听谁的?”

    “内阁大学士,还充任了太师、太傅,此皆为一品之衔,怎么,你以为真还要将内阁交你了?”

    弘治皇帝觉得心口疼。

    “噢,那不问了。”方小藩点点头,怏怏不乐的样子。

    这一下,弘治皇帝却是汗毛竖起,后襟凉飕飕的。

    不对啊,她到底打什么主意,弘治皇帝道:“你在内阁,好好协助内阁大学士办公,还有什么疑问吗?”

    方小藩摇头:“没有了。”

    弘治皇帝不放心:“朕看你有,你一并说吧,朕知无不言。”

    此时,弘治皇帝觉得还是讲清楚才好,可别到时候,真闹出什么乱子,内阁乃是中枢,不是儿戏的地方,瞧着三位内阁大学士,年纪都老迈,怕是受不得折腾。

    方小藩道:“陛下,这样说来,是不是说,从品级而言,内阁里,除了三位太师、太傅之外,便是臣最大了?”

    弘治皇帝想了想,叹口气:“是的。”

    方小藩道:“那么,是不是其他的人,都要听臣的。”

    弘治皇帝:“……”

    方小藩眨着眼,看着弘治皇帝。

    “这是理论而言。”弘治皇帝板着脸:“可你年纪还小,万万不可胡闹,内阁之中,都是你的长辈,你当听从他们的话才是。”

    方小藩又开始疑惑了:“最最后一个问题,陛下,你这样的说话,是不是和祖宗之法有所不符?祖制之中,排定官职位序,设立品级,便是要让人知道,何为君君臣臣,何为上下尊卑,可现在陛下,却以资历而论尊卑,谁的胡子长,便是谁大,这样的话,岂不是乾坤颠倒,彻底的乱套了吗?陛下的年纪,不及刘公,是不是说,以后陛下凡事,都要听刘公的?陛下的年纪,还不及……我爹呢,是不是,以后我爹来做主了,臣奉旨入内阁行走,身负圣恩,认为这样是不对的,应该仗义执言,陛下违背祖制,这样做,是要乱套的,臣以为,还是按官职大小,来确定上下尊卑才好,所谓名不正,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陛下切切不可这样任性,率性而为,如此一来,失了上下尊卑,上梁不正下梁歪,以后,是不是知府要听从县令的命令,知府可以辖制布政使?”

    弘治皇帝本在喝茶,听到这里,噗的一声,一口茶喷了出来,他胸膛起伏,他脸色通红,眼睛瞪得有铜铃大……

    可还没等他发作,龙岩震怒。

    却听一旁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嚎叫声:“陛下息怒啊,小藩她还是个孩子啊。”

    刘健等人听得哆嗦了一下,他们心里,已经开始重新评估方小藩入阁的影响了。到底是方继藩的危害大呢,还是方小藩的危害大呢?

    弘治皇帝长叹一口气:“朕乏了,卿等退下。”

    “陛下,知错能改……方为……”方小藩继承了方家的耿直。

    弘治皇帝大手一挥,一脸麻木。

    不管了,让刘卿家等人……自己去处理吧。

    刘卿家等人,都是数朝老臣,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就让他们处理了。

    弘治皇帝道:“退下。”

    方继藩拉着方小藩忙是行礼:“臣等告退。”

    接着,匆匆拉着方小藩出了奉天殿。

    方继藩看着外头的阳光,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活着,真好。

    方小藩道:“哥,我有一个问题。”

    “闭嘴,敢多嘴,就罚你没晚饭吃。”方继藩才不管什么孩子还是女子。

    方小藩想了想,觉得果然是吃饭很要紧,立即就没有任何疑问了。

    刘健等人也随之出殿。

    方继藩兴冲冲的上前:“见过刘公、李公、谢公。”

    刘健等人勉强挤出微笑:“啊,好,好,好。”

    方小藩也行礼。

    刘健三人,又笑,皮笑肉不笑的那种:“啊,你也好,你也好。”

    刘健捋须,左右四顾,眼睛飘忽不定,根据心理学而言,这样说话的人,都是骗子:“小藩年纪轻轻,真是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

    李东阳和谢迁二人,也是眼睛飘忽不定的模样,都笑:“是啊,后生可畏,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老啦,老啰!“

    …………

    昨天居然趴在电脑边睡着了,无语。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