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逍遥仙少 > 第一卷 第九百八十六章 还没愈合 新

第一卷 第九百八十六章 还没愈合 新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我的美味儿媳   绝色儿媳   美女老师俏儿媳   欲仙欲死沈曼   明星潜规则之皇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最强医圣林奇   飘飘欲仙   黄泉杂货铺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哑巴秦立   他的小初恋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五年后,林浩夫家深处的一间密室从悲伤的鲳鱼羽毛中苏醒。

    “它在哪里?”

    “我刚刚死了吗?”

    眼底闪着光,穿过一条迷茫的路。痛苦的鹬羽看着周围的环境坐了起来。

    也许是昏迷太久了,或者是身阿体的损伤还没有愈合,在起床的过程中,他忍不住皱着眉头看着疼痛。

    正是这种痛苦使他意识到自己没有死,还活着。

    正当他惊奇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时,严格的房间的石门突然开了,有人进来了。

    “林浩,你怎么了?”看着游客,我不禁有点惊讶。

    林浩丢了一套衣服过来说:“我叫痛苦鲨鱼紫晓。别误会我。”

    痛苦的昆羽西发现他的身体很酷。除了钥匙,其他人都暴露了,但他不是那个把钥匙拧上的人,所以他没有感到抱歉,所以他慷慨地穿上了衣服。

    然后他想,“痛苦的鲨鱼紫天,你是来自痛苦的鲨鱼城吗?”

    林浩灶点点头:“现在,我的身份,血娇,三名指挥官痛苦的鲨鱼紫晓。”

    痛苦的昆羽西不傻,一听到它,我就明白了,说:“那意味着你不是真正痛苦的鲨鱼城人,你来救我吗?”

    他有点难为情,只是有点难为情。起初,他离开了司阿令阿官的位置,那是按照他的诺言来拯救人民。他没有想到没有人得救,而是被痛苦的鲨鱼城的人们不小心抓住了。后来,他被关在监阿狱的水上监阿狱里。

    原来以为这辈子不能出来,只能靠鲨鱼城的痛苦流血,那小动物的鲜血流尽而死去,从来没想过明天会有一天看到,尤其是靠自己的卫大!营救。

    现在想想,这很愚蠢。既然林浩有能力到这里来,不仅是作为领大,而且还把他混进了水下的地牢,他一定是为他坚强。

    既然他有这样的困难,那么深海大蛇一开始还是找不到他,他看起来像是正义的行为实际上充满了愚蠢。

    林浩没想到这么多。他摇了摇头,说:“不仅要找到你,还要找到老电影。”

    “老电影?什么老电影?”乌龟票羽毛西是有点难以理解。

    林浩展示了两部老电影,说:“是同昆市让我知道,只要找到所有的老电影,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

    赛拿了一部旧电影看了看。他说:“我知道。我小时候就知道爷爷给我看了。

    据说这部老电影是古代遗留下来的。中阿国昆人存在的根本使命是保护这些老电影……

    林浩所披露的信息有点多,但也有局限大和意义。这并不重要。

    “林浩,你说你只知道爷爷告诉过你,只要你收集了所有的老电影,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你能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吗?”

    林浩想了想,抬头看了看。我想戳破天空。”

    “撞上天空?”痛苦的奎平羽西更是迷茫,但他不是那个特别小的人。看到林浩。

    夜晚的寒冷如水,汹涌澎湃的巨浪把肘部拍打在坚硬的墙壁上,把骨头压得粉碎,同时,它也在全国范围内广为流传。

    临海的百丈崖上,林浩坐着,一手扶着,一手喝水,远远地望着。

    远处大海辽阔。它看起来像是远处的波浪。它看起来便宜,安静和舒适的距离。

    离她不远,刀刃在一点上是直的。虽然剑尖进入了坚硬的身阿体,它仍然散发着这个名字的尊严和慷慨。

    这是一件统大级的人有资格佩带的武器,因为他和少城的主人都走了,所以在鲨鱼城就是一个坏例子。

    但说实话,在他眼里,这件事,除了信息,一点都不好。

    在另一种宁静中,突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蓝色的丝绸在裙子上飘动。

    “你觉得怎么样?”痛苦的昆跳秀思坐在他身边,双手抱着膝盖,听起来很温柔的梦,但并没有失去他生动的精神。

    林浩手里拿着酒瓶,微微抬起头来。他喊道:“看看远方的大海。它很平静,不像在海上,那里的海浪有几千英尺,海浪有几百英尺高。”

    痛苦的鲳鱼在西方拿起葡萄酒,毫不犹豫地走出去。它从嘴角洒下,滑下尖尖的下巴,像天鹅的脖子一样穿过纤细的脖子,下到女仆裙子下面的无底沟里,或者继续……

    我不知道多久以前,他停了下来,把袖子擦过嘴角,望着浩瀚的大海,喊道:“是的,这段距离有多平静,远没有这段距离那么可怕!”

    但这都是错误的,因为在平静下,它在汹涌。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一个小小的假期来吞噬人们。它不像天空中那样。

    那才是真正的大海可怕的地方。相比之下,这些清晰的波根本就不是什么。

    那情景突然又平静下来了。

    好像周围没有人,他们只是看着大海,静静地递酒过来。

    在某一时刻,痛苦的鲷鱼突然低声说:“明天要去探险了。”

    “哇!”林浩为什么在嘴角微微点点头,一瘸一拐:“你好像心情不好。你担心我吗?”

    “怎么可能?你有多好?你一定给了我很大的力量。我不担心你。

    你知道,这对我有好处。”

    疼痛鲨鱼城钱鲨鱼城迫在眉睫。今天是最后一个安静的日子。明天舰队就要出海了。

    对于同昆调兵遣将来说,这确实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的对峙,如果不是真正的战斗,对同昆市来说是非常好的。

    利用这个机会,同昆市可以突破障碍,与外界大城市取得联系。

    如果这场战斗真的打响了,那就更好了。很有可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打破这种制衡。一个古老的麻雀家族看到了大海的跳跃和冲入云中。

    林浩为什么点头大喊:“别担心,我会打架的。我曾经想要任何人去战斗。”

    “为了戳这些天?”痛苦的剑羽西站在他的头上,看着身边的人的侧面,有点心烦意乱。

    林浩笑了笑,保持沉默。

    喝了最后一口酒,他站起来,把酒瓶扔进海里,说:“明天我们要去旅行,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会很高兴留在这里保护自己。轻率和自发的行动并不容易。”

    “我会留下来吗?你不跟我一起去吗?”

    林浩摇了摇头,大喊:“我想又一次,在空余时间里,有一位漂亮的女服务员在等一个温暖的浴缸和一张温暖的床。很好,但这是一场战争。你看到有人把女服务员接过来吗?”

    痛苦的鲳鱼在西方没有脸红。他想了想,说:“男人的衣服是给女人的!这就是全部。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林浩笑着说:“这真的不难。所以你和我过去常和男人睡在营地里。他们都看着我,跟你和你的两个人出去了。”

    痛苦的鲳鱼鲜红的脸在西边。

    林浩的脸很冷,他说:“这次出去很危险。如果你不在乎,你会倒在桌子上的。你不仅会帮助我,还会恨我。”

    痛苦的昆羽西此时无法脸红。他想下意识地依靠自己的脖子,但张嘴却不能说话。他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最后,他只能站起来,磨牙,抱着赵天天的腰,脸贴在背上,低声说:“我走不了,但你必须小心。

    如果,如果真的事情做不到,不要勉强,你回来,我等哟

    手机站: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松涛阵阵   我的一生之相亲记   喋血宝藏   兽神驾到   寒门甲胄   灵誉星庭   谁恋伊妆红   海贼之刀塔酒馆   武祖的日常   真理为神   荒天帝   仗剑醉江湖   正义的狂魔黄邪龙   哈利波特之大灾难   鬼方风云   古玩之先声夺人   万千世界的掌控者   混乱的新世界   五行道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