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乡春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第二百一十九章

推荐阅读: 希泊尼战纪   法师骑士   武林纪元   玄幻阅读系统   重生九零辣妻撩夫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我的空姐老婆   医门宗师   从1983开始   战皇   丘子坟   追君路迢迢   修仙琐录   修仙归来的神农   我有个神级选择系统   大哥又在搞事情   绝色总裁的超级高手   女神的布衣兵王  

    第224节第二百一十九章

    李浩带着李玉娇赶到了自己车前,打开门让李玉娇先上,李玉娇坐在豪华的真皮椅子大惊小怪的叫道:

    “这是真皮的的?吓,我还以为我看错了,这真的是奔驰吗?”

    “是啊,想不到你对车也懂一点啊。”

    “别把我当做笨蛋好吗?奔驰宝马奥迪三种车子的标志,在穷的人也知道吧?”

    “好好,是我错了,你坐稳了,不然就跟不上婶子了。”

    “好的,我倒是从来没有坐过如此好的车子呢,哥,你为什么买辆越野车,还有这车要几百万吧,你那里有那么多钱。”

    “买越野车是因为我要经常开车去村子,你也知道我们老家村子的那路,再好的轿车去了都要倒霉,这车只要二百多万,并不算太多,至于钱吗,哥还是有点的,如果你以后想要零花钱的话找我就成,五六千不成问题,不过别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就好。”

    “吓,五六千的零花钱,哥,你不会骗我吧?”

    “骗你干嘛?”

    “哥,你真好。”

    李玉娇到底是小女孩心性,也忘记了自己妈妈的事情,狠狠抱住李浩亲了一口,李浩手一滑,方向盘差点打大了,不由道:

    “在开车呢,别乱动。”

    “嘻嘻,哥,你这样算不算是包养我了?”

    李浩这次真的差点侧滑了,如果不是开车技术过硬都要冲向人行道了,有些无语的看了看李玉娇道:

    “胡说八道什么?你是我妹妹。给你点零花钱就是包养你了?安全带系上。”

    “嘻嘻,怕什么又没有血缘关系,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被哥哥你包养哦,现在是拼爹时代,同时也是讲究学的好不如嫁的好。”

    李浩无语了,现在的00后都是人精了,什么都懂,什么都敢说,让自己这个在外面打拼了十年的人都有些汗颜,当下虎着脸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现在重要的是考个好大学,和你李雨馨姐一样,成为复旦大学的学生,才是正途。”

    “雨馨堂姐?那可可能的,我们李家几辈子也就这么一个才女怪胎,还说我呢,你当初不也是高考落榜后就去打工了吗?”

    “汗,我可不是因为落榜打工啊,我当初离开是有原因的,你学校的老师真不负责,从哪里让你学到这些东西的。”

    “还用老师教啊?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什么事情我们不知道啊,你知道吗?我有一个好朋友一直努力在学习,她的愿望是将来做一个律师,每天读书之余都抱着那么厚的法律知识在苦读,真让人佩服。”

    “恩?律师?”

    李浩不由的想起了那个叫凌虹的女律师,自己还有她的名片和律师函呢,上次因为救了秦红打了几个富商,被他们联手告了,恩,这件事情完成了,还是去她的律师所一趟吧,协商协商。李浩想到那个美女律师的容貌心中一荡:

    “县城里回来这段时间,遇到的美女真不少,看来仁和县当真是人杰地灵,比上海破地方强多了。”

    “哥,在想什么呢?”

    “恩,在想你应该和那个朋友同学学习啊。”

    “切,才不要呢,她长得不漂亮,才那么用功的。”

    “恩??用功读书和长得漂不漂亮有什么分别?”

    “当然有区别了!我看她那么用功读书就劝他,律师太辛苦了,这么学习也不一定考的上,不如将来找个好男人嫁了就成,你知道她怎么说吗?”

    “哦?怎么说?”

    “她说:‘我长得一般,唯一的优点就是记忆好点而已,律师行列虽然辛苦,竞争激烈,可是找个好男人嫁了,这个行业竞争更加激烈啊。”

    “哈哈哈”

    李浩忍不住笑了起来,身体都是颤抖着,倒是没有想到和堂妹李玉娇说话会这么有趣,两人一时间都忘记了齐玉莲事情带来的沉重气氛。

    《乡春》宇宙浪子168著,翠微居签约,不管你在哪里看到,都是盗版,请来翠微居支持,如果碰到连盗版都要收费的网站,请直接无视,来翠微居。

    当然说笑归说笑,李浩还是不敢大意的仅仅的跟着出租车,不让它离开自己的视线,一失足成千古恨,婶婶是个真正的良家妇女,虽然读的书不多,但是自有一股天生的气质,这样的女人就算离婚了,将来二婚也有可能幸福,就算她当不了自己的婶子了,也不能让她堕落了。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车子来到了靠近郊区的一处街道,在一处宾馆外停了下来,李玉娇也顾不的说笑了,就要下车大叫,李浩道:

    “别出声,你在这里看着车子,我过去。”

    李玉点头,李浩下了车,跟着两人来到了宾馆中,这时候有几个人从楼上下来,正好撞到李浩身上,就这么一耽搁阻挡,婶子齐玉莲居然和那个男人都上了楼,李浩连忙跟了上去,却发现二楼走廊中已经没有人了,不知道进了哪间房间。

    不过这难不倒,李浩,施展神识覆盖开来,很快在一个房间中找到了齐玉莲,连忙走了过去,正要打开门就听到里面有争执的声音道:

    “臭娘们,你耍我吗?你是找我的,居然现在又反悔了,老子现在火都上来了啊。”

    “那个,我不要了,钱我会给你的。”

    “闭嘴,妈的,贱人,老子现在才不要钱,只要干你。”

    “不要放开我”

    “啪——”

    响亮的耳光响起,李浩一听,顿时猛的一推,他现在的神力何等惊人,那门锁直接被他推断,直接装到了一个人身上,那男子顿时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脑袋被门磕了一下,鲜血直流。李浩已经迅速冲了进去,飞起一脚又踢在他的脸上,那男子痛叫一声,身子朝后倒了下去,暂时失去了攻击能力。

    李浩没有时间管她,连忙来到床边,只见婶子齐玉莲正手脚张开的被绑在床的四根柱子上,整个人成“大”字型。她衣服林乱,接近,李浩的目光顿时被吸引,只看见一身欺霜胜雪的白嫩,数不尽的峰峦美景,颤巍巍的傲然挺立,峰顶嫣红娇艳,闪着的光泽,慑人心魄。

    两条油腻的修长以非常不自然的姿势向两边分开,露出中间那一片神秘的幽深之地,所有美景尽收眼底。虽然知道不应该看,可是李浩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如此美景又岂能闭眼不看?他足足看了十几秒钟,才意犹未尽的收回了目光,连忙过去帮她解开了绳子道:

    “婶子,是我,李浩。”

    齐玉莲手脚一获得自由,连忙把衣服穿好,泪流满面不住的无声哭泣,李浩把大门重新关好,以免被其他客人看见,然后来到那男子身边,蹲下来淡淡道:

    “刚才是那只手打的?”

    那男子被他弄得摸不着情况,不知道怎么回答。李浩微微一笑,抓起旁边茶几上的一只玻璃烟灰缸重重砸在他的手指上。

    “啊!”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那男子顿时疼得脸色煞白,捂着自己的手指不断颤抖着。

    李浩淡淡道:

    “居然不说,就两只手都打断吧。”

    说完站了起来,一脚踩在另外另外的手上,那男子连惨叫都叫不出了,直接晕了过去,齐玉莲这时候才回过神来,连忙道:

    “小浩,不要在打了,会出人命的。”

    李浩点点头道:

    “好的,婶,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齐玉莲一脚是芳心大乱,只能点点头,跟着李浩出了宾馆,来到了车上,车上的李玉娇看到不由的大叫道:

    “妈妈!”

    齐玉莲看到女儿也在,顿时脸色惨白,强烈的羞耻心让她几乎跌倒,李浩连忙扶住她道:

    “婶子,你没事吧?”

    齐玉莲喃喃自语道:

    “玉娇也在?”

    李玉娇连忙下了车,跑了过来道:

    “妈,你没事吧,你为什么要作贱自己呢,是爸爸对不起你,你离婚就是了,我会跟着你的,妈妈,你还年轻大不了在找一个啊。”

    齐玉娇终于忍不住痛哭了起来,这一来引起了路上行人的注意,李浩连忙道:

    “玉娇,扶婶子去车里,先去你们家再说吧。”

    “好。”

    扶着一直哭的齐玉娇上了车,李浩连忙开车向仁和县开去。后视镜中,李浩看到齐玉娇双手捂脸不住的哭这,脸上的淡妆也被泪水冲走,李玉娇连忙的安慰,最后忍不住自己也哭了起来。看着在后面哭的两个女人,李浩叹口气,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李玉娇家说起来距离李浩家并不算远,步行的话需要十几分钟而已,开着大奔李浩很快带着两母女回到了她们家中,因为这时候是上班时期,所以并无多少人,并没有熟悉的邻居看到两个哭泣的母女。

    李玉娇打开门,把齐玉莲带道了大厅中的沙发坐下,仍然又泪水的小脸对李浩道:

    “哥,你要喝点什么?”

    “随便吧。”

    “恩,我去给你拿。”

    李玉娇擦干了眼泪,李浩也去了洗手间拿来了湿毛巾道:

    “婶婶,不要哭了,洗下脸吧,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吧,别憋在心里。”

    看着美艳动人成熟的婶婶很小女孩一样的无助的哭泣,李浩也很是心疼,齐玉娇一路上的哭泣似乎宣泄了一些自己的悲伤,拿过毛巾给自己擦拭了一遍,然后道:

    “谢谢你小浩,如果不是你的话,我”

    “婶婶,我也知道是叔叔对不起你,可是你不能作践自己,用这样的办法报复啊。”

    “我我不是报复其实我只是想借种”

    “借种?”

    李浩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为什么齐玉莲会说出这个词语来,齐玉莲道:

    “我这么多年来只是生了玉娇一个,可是后来就在也没有怀孕了,明明没有上环的,你叔叔嫌弃我没有给他继承香火,所以所以在外面有了女人,还生了个儿子我就想,就想如果我也生个儿子,他应该会想起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的,不在一年到头不回家”

    齐玉莲已经说不下去了,再次哭了起来,李浩心中叹息,不知道该如何说了,农村出身的人都是香火观念很重的,没有儿子就仿佛低人一等,这种事情太多了,只是可怜婶婶居然想到借种来希望自己的丈夫回心转意,是愚昧还是痴情?恐怕都不是,更多的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凉。,最快更新本书清爽,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