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乡春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

推荐阅读: 希泊尼战纪   法师骑士   武林纪元   玄幻阅读系统   重生九零辣妻撩夫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我的空姐老婆   医门宗师   从1983开始   战皇   丘子坟   追君路迢迢   修仙琐录   修仙归来的神农   我有个神级选择系统   大哥又在搞事情   绝色总裁的超级高手   女神的布衣兵王  

    第219节第二百一十四章

    两人身体都是一僵,现在两人是在大厅当中,要是有人开门进来,就可以直接看一场免费的春宫了,杨燕因为紧张,幽谷也是一阵阵收缩,顿时让李浩也无法仰止自己的欲望,精华喷射了出来。

    杨琳这几天在外面散心,上次杨鹏欺骗姐姐和自己去宾馆,居然是搞什么!她以前虽然也不喜欢这个姐夫,总觉得他对自己有些不安好心,但是想不到他居然如此变态,所以他对姐姐和他离婚是十分赞同的,只是离婚后女人的艰难空虚,她是深有体会的,不想姐姐步入其中,而起特别是姐姐还有了那么可爱的女儿甜甜,如果成为单亲家庭,那么将更加难熬,只是杨鹏那样的人不离婚绝对不行的,关键在于在找一个。

    关心姐姐的她,这几天说是出去散心,其实却是联系婚姻介绍所,代替姐姐寻找了几个相亲对象,可惜,现在好男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至少她没有碰到一个好人,折腾了几天也就放弃了。

    刚才她在酒吧喝了点酒,同时和网吧女老板,自己的好友齐芳芳谈论了一下,齐芳芳交游广阔,手段高明,也许她可以帮忙自己物色到一个,齐芳芳表示一定帮忙,不过最后话题却说道了她身上,同时神秘告诉她,自己给她物色了一个好男人,这个男人而且自己还熟悉,但是她却没有告诉自己一些情况,只是让自己明天过去。

    不知道齐芳芳葫芦里买的什么药的杨琳心中也是好奇,不过却有心要拒绝的,因为她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男人的影子,但是却不好拒绝齐芳芳的热情,出了酒吧后,她没有回自己的住所,考虑了一下后,就来到了姐姐家中,准备看看姐姐离婚后的情况,还有那可爱的甜甜,自己也视为己出的侄女。

    刚来到门口,用钥匙打开门,忽然从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的娇喘声,浓烈的y靡气氛,漫天缭绕,姐姐在干什么?难道是?那个男人是谁?不会是一夜情吧?杨琳见识过太多女人因为感情方面挫折而放纵自己,最后毁了自己一生。

    最让她印象深刻的就是自己在大学最好的朋友室友,因为失恋后,在另外一个室友大纵勇下,参加了一个男女合营的夏令营,这种夏令营几乎就是一些寻找刺激或者安慰的男女混账一回的一夜情的另类版本而已,那朋友也忍不住诱惑和在报复的心理下,和一个男人混账了一回。

    回来后她把事情告诉了杨琳,同时十分后悔,这样的混账行为便宜的只是男人,受到伤害的只是自己,这件事情一直成了朋友的心里疙瘩,后来毕业后她结婚了,老公对她很好,也不计较她不是处女之身,他过的很幸福,还生了一个宝宝,可是那一夜混账一直是她心中的刺,她经常打电话联系杨琳,倾吐自己的不安情绪。

    后来,丈夫一次社交饭局,带她去了,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饭局中的一个客人居然就是当初夏令营混账一夜的那个男人,她的噩梦开始了,那个男人以那天晚上的事情威胁她,从她那里讹诈钱财,不知如此,还一次次的强迫她,她为了自己的家庭一直默默忍受着,只是纸是保不住火的,终于被丈夫察觉了,丈夫雷霆大怒之下,把她们母子都赶出了门,毫不留情的选择了离婚,同时这件事情也被家乡里知道了,她父母丢进了脸面,宣布和她断绝关系,最后那朋友,带着孩子从十八楼跳下。

    这种悲剧让杨琳既痛心,又暗自警惕,坚决不被自己的欲望控制,失足做下如此事情,不够可惜的是,她给了丈夫完整的初夜,全部的感情,但是换来的却是丈夫的背叛,离婚后带着被分割的一半财产,她来道了仁和县,和姐姐住在一起。

    当天她不知道的是,她丈夫背叛和被她发现都是杨鹏搞的鬼的,就是为了让她们离婚分割后的那价值千万的财产还有她这个人,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个屁股,他作着人财两得的想法,这三年来一直不着痕迹的献殷勤,不过,杨琳不是傻瓜,隐约的感到了他的心思,不敢和他有过多接触。

    姐姐刚离婚几天,家中就有男人,她知道姐姐离婚前是没有出轨过的,那么只能是一夜情了,如此想着有些犹豫着急起来,该不该阻止姐姐的堕落?门悄悄的打开了一丝闻着那强烈的y靡气息,以及听着那心神的娇吟声,杨琳的心不由得一颤,一丝不安的情绪,涌上心头。双目看清楚床上,姐姐杨燕赤身裸体与一个男人抵死缠绵,而那个男人竟然是李浩!她顿时不由得花容失色,脸色惨白,娇躯剧烈的颤抖着,显示出她内心的震惊!激动!

    她整个人仿佛丢了三魂七魄级般,浑浑噩噩的,明亮美丽的双眸,一瞬间失去色彩,惨白的脸颊,无一丝血色,一脸痛楚悲痛的模样,小嘴喃喃念道:

    ‘不,不会的这不是真的’说着,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身子软绵绵的摔倒在门上

    李浩也顾不得和杨燕温存,连忙跑了过阿里,一把伸手将杨琳的身子抱在怀里,关上了们,看着失神落魄的杨琳,李强边用手擦着她眼角的泪水,边怜惜心疼的问道:

    “琳姐,你怎么了?”

    “你混蛋”

    杨琳美眸圆睁,深深的望着李强,忽然她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一下子用力推开了抱着她的李强,双目通红的冲李强大吼道,似乎在发泄着心中,无尽的委屈c失落c痛苦c悲哀。李浩饶是有万般手段,千般花言巧语这时候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倒是杨燕走了过来,披着一件衣服,道:

    “琳,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是我有错,我勾引他的。”

    “姐你。”

    杨燕咬咬牙就要跪下,杨琳和李浩都是吃了一惊,连忙租住道:

    “燕姐。”

    “姐。”

    “小琳不是姐姐和你抢男人,我都是为了甜甜,也是为了”

    杨燕把这两天的事情都告诉了杨琳,当杨琳听到杨鹏居然丧心病狂的绑架了着急的女儿后,也是路出焦急的神态,直到说道李浩把甜甜救了出来,杨琳才松了口气,杨燕道:

    “世界上的男人虽然多,可是我觉得向小浩这样温柔的又强大的男人已经找不到了,我也不奢求什么。只要他能带给甜甜父爱就可以,如果你心中不高兴的话,我甚至可以吧甜甜放在你这里,我离开县城都可以”

    “不要,姐姐我,我退出”

    说道这里杨琳留下了眼泪,李浩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一章纸巾给她搽干净了眼泪道:

    “你们把我当做货物吗?我告诉你们不管是姐姐还是妹妹我都要了。”

    说完忽然抱起了杨琳走进了她的房间,杨琳心中一惊挣扎起来,却哪里挣脱的开,李浩把杨琳压在床上,脸就扑天盖地的压了上去。李浩饥渴的着杨琳柔软的香唇,舌头往她牙齿探去。杨琳娇躯轻颤,牙齿紧闭,一副坚壁清野的样子,却又任的随人。杨琳心里挣扎,想维持良家妇女的清白坚贞,杨琳嘴巴呜呜着,发出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

    “不要这样”

    而李浩一边手掌摸遍杨琳全身,他熟练的素缎让杨琳浑身酸麻,抵抗力度越来越低,一边将舌尖轻舔她的贝齿,两人鼻息相闻。杨琳体会自己口唇正被个丈夫以外的男人亲昵的,觉得不妥却又甘美难舍。正想使力推开时,李浩的舌尖已用力前探,撬开了杨琳的齿缝,舌头长驱直入,搅弄杨琳的舌尖,她的被紧密压着,无力抗拒,只得任凭舔弄。李浩的舌头先不住的缠搅杨琳的香甜,然后猛然将杨琳的嫩滑吸到自己嘴里,轻咬细舐,又吸又吮杨琳的舌尖。

    杨琳虽是已三十多了,风韵柔媚成熟,一向洁身自爱,离婚几年来被年轻男子如此拥吻还是头一遭。只觉几乎要晕眩,全身发热,防御心渐渐瓦解。李浩将杨琳的一吸一吐,一吐一吸,两人舌头进出於双方嘴里。杨琳的渐渐荡漾开来,口里分泌出大量唾液,情不自禁的深入李浩口中,任他,自己的唾液也渡了过去,又迫不亟待的迎接李浩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头。两人颈项的热烈湿吻起来。

    李浩慢慢地右手往下探去,手滑进裙子里,隔着小小抚起杨琳圆翘的。杨琳正专心着他的舌头,无心理会下边已是失守。

    “不要啊啊!李浩!你不可以!”

    杨琳又是害怕又是羞涩又是喜欢,半推半就起来。杨琳没想到李浩这么快就直捣自己圣洁,久未接受甘露滋润传来一波一波强烈的刺骨酸痒,美丽少妇强压已久的渴望强烈反扑。杨琳不自禁的抬起头来,大口喘气,秀眉微蹙,媚眼迷离,发出令人的嗯唔呻吟,然后娇软无力的瘫软在李浩怀里,任凭摆布。

    “女人只要剥开她的衣服,也就剥下她的面具。越是端庄娴淑,在春潮泛滥时的媚态最是令人怦然心动。”

    这真是至理名言!久旷寂寞的良家妇女杨琳哪堪如此刺激折腾。烧红脸蛋依埋在李浩胸口,张口喘气,微露。阵阵颤抖,穴壁抽搐,全身滚烫,挑起的弄得全身娇软无力。

    李浩不敢相信竟然如此容易得手,杨琳滑腻柔嫩,显见平常养尊处优,保养得当,真是动人。而李浩真气的侵袭,反应敏感无比,防线马上溃堤,急速的春心荡漾,欲火难耐,显见礼教的道德无法压制少妇人妻久未享鱼水之欢的性求。

    李浩觉得自己真是艳福不浅,趁虚而入,能玩到这样闷骚美丽,风韵迷人的少妇。更刺激的是杨琳乃属典型的良家妇女,不似一般浪荡妇女随意即可钓上,见她冰清玉洁的娇躯在自己双手亵玩之下,婉转呻吟,春情荡漾,更有种变态荡的成就感。

    李浩俯下头,找起杨琳的嫩滑,杨琳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滚烫的脸伸出舌尖往上迎接,两人舌尖在空中互相交舔数下,杨琳主动将绕着李浩的舌尖抚舔一阵,然後再将李浩舌头吞进小嘴,又吮又咂起李浩的舌尖,间或轻咬戏啮李浩的下唇。李浩就将唇舌留给她,自己专心双手在杨琳湿泞至极的沟壑幽谷处肆虐享受,而杨琳也被撑褪到下缘。两人默契十足,一个管上,一个顾下,一直到杨琳喘不过气时才松放开来。

    李浩低头探出舌尖,由杨琳左乳下缘舔起,一路舔过乳房浑圆下部,舌尖挑弹数下,再张开大嘴将杨琳大半个白嫩左乳吸进嘴里,舌头又吮又吸,又啮又咂杨琳在自己嘴里的,左手仍不停揉捏杨琳右乳。杨琳再也受不了,双臂夹抱住李浩的头,紧紧往自己挤压。李浩唇鼻受到压挤,深深埋进杨琳丰嫩胸部。正在啮吮杨琳的牙齿不免稍为用力,杨琳娇呼出声∶

    ”┅┅嗯┅┅痛┅┅”

    但双臂仍紧紧抱着李浩的头,舍不得放开。李浩唇舌稍歇,脸颊贴滑过乳沟,攻击起同样浑圆的右乳,同时空闲的右手再度下探杨琳春水滴流的幽谷,才一捧住杨琳的湿淋美妙,杨琳一阵阵的刺痒与一的兴奋抽搐连成一气,已是双膝发软,站立不住,往后跌躺于地毯上。娇软无力躺在地毯上的杨琳,双眼迷蒙,衬衫两旁分开,胸罩肩带仍吊挂在手臂,罩杯跌落在两侧;短裙扯至腰际,蕾丝内裤滑褪到膝盖,两条雪白,根间柔细浓密的芳草乌黑湿亮,幽谷泥泞,诱惑非常!,最快更新本书清爽,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