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乡春 > 158.第一百五十四章 乖乖

158.第一百五十四章 乖乖

推荐阅读: 张鹏飞张小玉   天骄战纪   召唤梦魇   不灭战神   网游之百倍伤害   玄幻之至尊升级系统   问道红尘   木叶之绝世无双   万界最强管家   这座大门通异世   九星毒奶   冰山总裁的贴身保镖苏木   盛唐之帝国崛起   荒古天帝之邪眸   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   千里江山不如君   吞海   市井之徒  

    [第1章 第一卷]

    第158节 第一百五十四章 乖乖

    【第一百五十三章已经修改了,订阅了的骂我骗子的可以重新看下,打击盗版的手段,我不想多解释】

    王雪琴把她肥美的丰臀向上微微撅着,双股微微分开,在雪白c光洁的两瓣丰腴的屁股间那暗红色的小巧美丽的肛门如菊花花蕾般美丽。王雪琴的身体上全都是沐浴露,滑润润的,王雪琴的屁股上也不例外。

    李浩的脸和嘴在王雪琴丰腴c暄软的屁股上摩挲着c吻舔着。沐浴露溢起雪白的泡沫,王雪琴的屁股上和李浩的脸上c嘴上都是沐浴露的泡沫。李浩和王雪琴真可以说是心有灵犀,配合得天衣无缝。

    李浩的手轻轻一拉王雪琴的双髋,王雪琴的双腿不自觉地跪在水床上,肥美的丰臀向上撅起,两瓣雪白的屁股尽力分开,露出光滑的屁股沟c暗红的肛门和零星地长着柔软的毛的会阴。

    李浩趴在王雪琴光润的屁股上,伸出舌头吻舔着那光滑的屁股沟,王雪琴被李浩吻舔得一阵阵娇笑,肥美的屁股扭动着顺着王雪琴光润的屁股沟,李浩的舌头慢慢吻向王雪琴暗红的如菊花蕾般美丽小巧的。

    王雪琴的光润润的,李浩的舌尖舔触在上面,王雪琴屁股一阵阵颤栗,一阵阵收缩。白嫩肥美的屁股翘得更高,双股分得更开,上身已是趴在浴缸上了。

    李浩的双手扒着王雪琴光洁c白嫩c肥美的两扇屁股,张开吻住王雪琴暗红色的c带有美花纹的如菊花蕾般美丽的肛门。舌尖轻轻在王雪琴的上舔触着。

    ————————以下是重复因为太和谐了,同时为了打击盗版重复————

    爬灰又作扒灰,按照文人的解释,说爬行灰上会污染膝盖,所谓污膝者污媳也。这是典型的泛酸,没来由的爬行灰上作甚?把一段活生生砸死在刻板板上,这么迂曲的吊书袋,如何入得了俚俗百姓痛快淋漓时骂滑了口的范畴。

    不过,谐音一路,倒是果然不错,只是谐得不是地方。大凡鲜活的声口,无非取法的是过日子身边的真实场景。修锅补盆的小炉匠是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行当,起码在焦大或者冯梦龙的时代如此。

    小炉匠讨生活的时候,总要使用熔点低下的锡作为方便的焊剂,该焊剂在使用中,总不免会落下星星点点,小炉匠在工作间隙,就要掏扒炉底,寻找散碎锡块,以便节约成本或者更加高大的保护资源。扒灰正为了找锡,锡者媳也,于是扒灰之寓意公公和媳妇通奸,就是顺理成章不言而喻的了。

    “怎么样,哥哥是不是懂得很多啊。”

    李浩解说完后,有些得意的搂紧了两女,两女忍不住又掐了他一下,一起娇嗔道:

    “哥,你坏死了,就会将这些流氓的故事。”

    李浩满脸的无辜,这个故事哪里流氓了,忽然想到什么道:

    “对了,我有件礼物要送给你们。”

    “礼物?”

    李浩犹如变戏法一样的变出了两只手机,这两款手机功能和价格不说,光是外表倒是很漂亮时尚,而且多是粉红色的,女人喜欢的颜色,李少姑和李思敏都是一阵,道:

    “手机?送给我们的吗?”

    “当然,喜欢吗。”

    “喜欢,你太好了,哥。”

    二女一口同声的说着,对于她们这样的年纪来说,手机什么的远比钻石戒指更吸引她们,都关系的各自拿出一只摆弄起来,李浩在拿出包装盒,里面有说明书还有充电器道:

    “手机没有多少电的,等你们回家后充电吧,对了少姑,我感觉你完全好了,你是在住院一天呢,还是现在赔我回去,正好可以回家吃到午饭。”

    “我也觉得自己完全好了,在床上呆着都闷死了,医院有什么好住的,消毒水的味道好难闻。”

    李少姑立刻同意出院,李思敏也是点头,李浩道:

    “那你们先穿好衣服整理一下这里,我去给你结算医疗费。”

    李浩结算了医疗费,同时为了保险,还是购买了许多感冒腹泻等寻找需要用的药物,在上海生活多年,他习惯了都市中很多人给自己家里准备一个小医疗箱习惯。二个小时候,李浩和二女都回到了村子,和她们分开后,李浩把车子还给了胡拐子,还特意准备了一包中华烟给他,胡拐子本来不收的,不过在李浩的劝说下还是收下了,毕竟和李浩这样偶尔抽一次烟的人不同,他可是正宗的烟鬼,实在拒绝不了诱。惑。

    做完一却,李浩奔回家里,看了看已经下午四点半了,很多人都开始烧火做饭,农村一般吃的晚饭都早,李浩直接去了厨房,李浩刚进到厨房,就看到黄秀英的背影,光看着黄秀英持家的样子,就可以感觉到她那种温柔贤淑,保守庄重,她应该是美丽温柔的完美女人。李浩从身后色迷迷地盯黄秀英,的冲动不可遏制,于是忍不住上前搂住了她。

    黄秀英正煮着东西,被李浩突然这么一抱一惊,身子一僵,勺子“当“的一声掉到了锅里,转头看是谁。李浩却叫了声:“秀英——-”

    黄秀英这才有些放心,身体软了下来,拍拍道:

    “小浩呀,你回来了,我还以为是谁呢,把我吓死了!”

    说着还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脯,那对颤悠悠的,太了,李浩将抱着她腰的手伸了过去,握住那一对的,使劲箍住,满手的温软,爽到了李浩的心里,下面顶着黄秀英的屁股上面,李浩微微分开腿,使身体矮点,顶在她的屁股缝里,以缓解那股不可抑制的冲动。

    黄秀英挣扎起来,轻声道:

    “小浩,别这样,雪琴她们就要回来了,而且我们不能这样!”

    李浩将她挣动的胳膊一块圈住,使她不能动弹,大声说:

    “秀英,你已经答应过要做我女人的。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老婆!”

    “不行~~”黄秀英无法挣扎,不停的摇着头,道:

    “小浩,你不在的时间里我想过了,我始终是你伯母,如果被外人知道了,你这辈子就毁了!我也对不起你爸妈更无颜面对你在外面打工的伯父。”

    “可是我们已经对不起他们了”

    李浩已经听不进去她说什么了,将她的一提,让她两腿悬空,接着两手搂着她的大屁股,向前推,向下按。

    “小浩,真的不行,你再这样,我就要叫人了。”黄秀英有些色厉内茬了。

    李浩显得无比的镇定,道:

    “我知道秀英你是不会喊的!”

    黄秀英心气一泄,道:

    “你就看准了我好欺负是不是?”

    李浩一只手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腾出另一只手为她擦拭着面颊上的泪水,疼惜地道:

    “秀英,我爱你还来不及来,怎么会欺负你呢?”

    黄秀英心神一荡,这偷情的东西,有第一次,自然就会有第二次c第三次,自己也不知道是做错了什么,只是知道自己的命运是彻底跟李浩的命运捆绑在了一起。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

    心里想着,晶莹的泪水不自觉滑落。李浩见状,心里最见不得女人落泪,看着她红红的眼睛,有些心疼,于是将她放开,道:

    “秀英对不起,不过很多事情后悔是没有用的,也没有必要后悔,就算是万夫所指,我也要你。!”

    黄秀英其可能看到李浩诚恳的样子,有些被打动,停止了抽泣,软绵绵地靠在李浩的怀里,双手无力地挂在他的脖子上,樱桃般娇檄鲜红的小嘴呵气如兰般堵住李浩说话的嘴,胸前的突起紧压着李浩的胸膛随着呼吸不住地上下动荡实在是刺激极了。

    良久,唇分。

    黄秀英充满爱意的说道:

    “小浩,不要说了,这辈子我我不怪你。”

    说着,黄秀英的双腿环住李浩的腰身,屁股象个大转盘似的不停地转着圈儿,玉齿紧咬红唇,洁白得可爱,就像初出浴的绵羊,一对对排列得整整齐齐,再配合着鲜红的嘴唇,真个是“唇若激丹,齿如齐贝”了,这应该是女人最大的骄傲了吧!

    李浩冲动的将黄秀英按在锅台上,让她两手撑着锅台,屁股撅着,后庭迎主,任由李浩摆布,李浩推起她的上衣,解开了奶罩,然后抓住了那硕大的,揉捏这各种形状,然后退下她的裤子,路出白花花的完美的,面对黄秀音和王雪琴的时候,李浩就格外的兴奋,不得不说他的确有恋母情节。

    很快在李浩有些稍微暴虐的手段下,黄秀英情动不已,李浩也解放了自己的小小龙,找到下面湿淋淋的那个洞,用劲猛地插了进去!两声叹息响起,李浩是舒服的叹息,只觉得自己的硬东西进入一个温润柔软的地方,被紧密的包住了,无一丝缝隙,那种爽到骨头里的感觉无法形容。

    黄秀英也发出了一声叹息,轻叫道:

    “哦,太大了,轻点!”

    李浩哪里听得进去,只知道他想刺,猛刺,将她刺穿。于是,李浩抱住她的腰,将她的固定住,狠狠地刺她,如急风骤雨一般,只见她的上身被刺得乱摆,头不停的甩动,汗水将头发弄得湿漉漉的,随着头甩动,替她增添此许狂野的。

    李浩脑袋中冒出一个词。花枝乱颤。深深惭愧,以前太瞧不起这个词的意境,是不求甚解之举,现在才深有体会,原来这个词形容的是如此美妙的情景!黄秀英喉咙里发出不像痛苦又不像快乐的呻吟,让李浩更加亢奋,捅得更用力了。

    “等一下”

    黄秀英喘息的道,李浩停止了动作,却不放开她,黄秀英把菜用铲子翻转了几下,然后倒入水,煮了起来,李浩看道菜都有些糊了,忍不住一笑,黄秀英回头瞪了他一眼,不过这个动作让李浩滑动了一下,她全身的骨头似乎被抽掉了,只能够趴在灶台上,李浩会议的再次冲刺起来。

    因为担心李沉香和王雪琴会赶回来,随意李浩没有刻意的让自己的,就弄的黄秀英顿时喷发了出来。

    “啊”

    黄秀英泄了,满足地软瘫在李浩的怀里,任李浩的东西在她的体内继续游走。y水激射,打湿了李浩的森林,沾湿了她的芳草。

    “妈,今天的这个萝卜排骨汤怎么烧糊了?”

    晚饭的时候,分开了接近二天的李沉香和王雪琴总算都回来了,四人再次有了一个团员的晚饭,黄秀音脸一红,李浩却是笑道:

    “是我不小心把火烧的太旺了。”

    说完看了黄秀英一眼,他的话一语双关,黄秀英很快听出来了,瞪了他一眼,王雪琴正好看到,心中一动,却没有说话,李浩很快吃完,道: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