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乡春 > 121.第一百一十九章 整他

121.第一百一十九章 整他

推荐阅读: 张鹏飞张小玉   天骄战纪   召唤梦魇   不灭战神   网游之百倍伤害   玄幻之至尊升级系统   问道红尘   木叶之绝世无双   万界最强管家   这座大门通异世   九星毒奶   冰山总裁的贴身保镖苏木   盛唐之帝国崛起   荒古天帝之邪眸   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   千里江山不如君   吞海   市井之徒  

    [第1章第一卷]

    第121节第一百一十九章整他

    “小子,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然整个玩意通进去,就是指扎胳膊,你也活不了。”

    黄大炮到不是吓唬李浩,在乡里还的确米有什么手段治疗被六四军刺弄成的伤口,毕竟乡一级的医院别指望太先进,也就大一点的诊所而已,如果是今天以前,他赤手空拳面对这危险的玩意还有十几个大汉,只怕重伤难免,但是他现在已经脱胎换骨,铜皮铁骨连子弹都可以抵挡,何况是一把冷兵器,只要不是直接插入眼睛或者被插入菊花当中,李浩还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冷兵器可以伤道自己。而且刚获得力量,他也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正好这些人送上门来,李浩淡然一笑道:

    “好东西,这件六四军刺我收下了。”

    “妈的,你要老子给你。”

    黄大炮见李浩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一副嘲讽的神色,顿时心火上撩,猛地一步上前就像李浩捅去。以其说军刺是刀不如说是枪,如果刀砍一个人伤的再重也不容易死去,但是捅就不一样了,一把水果刀都可以捅死人,李浩面对这一捅,只是很轻易的一个错步,就躲开了攻击,啪!李浩一巴掌把他抽翻,在地上足足滚了三圈。这一耳光好重,打得他干张嘴叫不出声。过了好一阵子,和着血丝的口水淌出,黄大炮这才啊呀呀地嚎着,吐出一颗大牙。李浩不由摇头,有些失望,果然只是混混,连点三脚猫的功夫都没有,如果那军刺在特种军人书中才是利器,在他手中不过是装饰品。

    “整他!”

    见黄大炮一下吃亏,众人一声呐喊,各举家伙往上涌。冲在最前的一个马脸汉子手持四棱木棍,抡起带风,照准李浩脑袋猛砸。李浩横手一格,茶杯口粗的棒子喀嚓断成两截。马脸汉劲使大了,往前一栽,被李浩劈脸一拳,正飙在脸上。

    真是霹雳般刚猛的一拳!

    马脸中间明显凹下去半截,犹如茄子被拦腰啃掉一口。马脸汉醉酒一般晃了几步,脚下一个拌蒜倒在地上,只剩喘气的分。目睹出头鸟的惨状,众人猛冲的势头顿时一缩。有几个收不住脚的,被李浩劈头盖脸一顿乱拳,打得个个吐血。有的鼻子被打塌,满脸血污;有的弓着背捂着胃,痛苦无比地干呕;最惨是一个拿链条锁的,手被打脱了臼也罢了,居然铁链条反抽回来正中要害,顿时口吐白沫,双眼翻白,躺在地上直抽抽。

    顿时铁沙乡有史以来最精锐的一支打架队伍,正在迅崩溃。拳影如山重重排空而倾泄,腿影如火疾疾惊雷而碾辄,十三秒后,所有的混混全部倒地。李浩觉得十分舒爽,上次揍天鹰帮可没有这么舒爽,果然现在自己的力量不是凡人可以抵抗的。

    “你不是要废了我吗?”

    李浩笑的说道,黄大炮一个冷战,骇出满脖子冷汗。总算他还有胆量拼死一搏。当下竭力吼了一声,向李浩的脖子刺来,他连下辈子吃奶的力气都预支掉了。至于砍死人会不会坐班房吃花生米,已经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内。这边拼死力战,那边就像收拾小孩一样。李浩手一圈,就把黄大炮双臂一齐抄住,然后五指紧收,如钢钳似绞索,顿时全世界都听见尖利的惨叫。黄大炮痛得双手瘫软,军刺滑落,李浩半空捞住那支六三军刺,随意在指头上翻了几个花,赞道:

    “好东西,算你孝敬老子的。”

    说着顺手把黄大炮腰带上插军刺的皮套也一把扯下,然后拍拍他道:

    “这次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你作威作福老子不管,但是惹到老子,老子就废了你。”

    有道是栽人不栽面,眼看事已不济,黄大炮咬着牙还要放狠话:

    “你娃有种,今天就打死我。不然你别想在铁砂乡混下去!”

    瞬间李浩瞳孔收缩,眼神刀一般锋利。他缓缓举起手中军刺,指向眉心穴,这里可是人的要害,真要刺了进去,就是一个神仙也要一命呜呼。冷森森的刀尖如有磁力,黄大炮的视线一旦被吸住就再也甩不开。

    李浩手一抖,那军刺尖前端竟然向外喷出一道寸许长短的精光芒影,嗤嗤破空,如裂布帛,尖锋未到,就已经刺得眉心一阵跳动,只觉得那一点上如被针扎。眉眼之间满是灿灿的剑,光,耀目生花。如同被澈骨冰水迎头一浇,黄大炮忽然心底寒:

    “这是剑气?世界上还真有人有这样的功夫,我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感和这样的人为敌!”黄大炮焉了c萎了,刚才还在瘦驴拉硬屎,现在只剩一个念头:

    “不好,真的要杀我,怎么办?怎么办?不想死啊,不想死不想死啊

    “不要杀我”

    黄大炮告饶的声音带着哭腔。四乡八邻都看傻了。黄大炮在铁砂乡是跺脚乱响的人物,今天竟然哭着求饶。那一刻黄大炮忽然腰肾酸软。一股热流从后腰直抵膀胱,继而冲破关门,在裤子上洇开。威震四乡的乡霸王终于忍不住尿了,无比丢人现眼的,在青水弯几十个乡民围观之下尿了。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好似黄河泛滥一不可收拾。只见裤裆白气腾腾,真是新鲜,完全无法抵赖。

    李浩的军刺从他的脖子边飘过,虽然只是挨着戳过,但是在寸许长的剑气吞吐中,将前方空气全都排开撕裂。出来的声音传入耳中,就仿佛是热油锅里突然泼进了一瓢凉水,刺啦啦,一阵爆响。这种功夫太过匪夷所思骇人听闻了,难怪黄大炮这样的胆色都立刻耸了。李浩收起军刺,冷声道:

    “有实力的叫牛b,没实力的叫装b,在我眼中,你就是个而已。”

    说完李浩走上前去推起电动车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就要离开,忽然看着一重型摩托车道:

    “这是谁的?”

    黄大炮软到在地,听到李浩的话连忙道:

    “是我的,如果你要的话,可以开走。”

    他现在只希望这个瘟神早点离开,哪怕是丢了这么大的脸面也不敢路出丝毫的怨气,李浩笑道:

    “谁要你这些破烂。只是想说挡着路了,不过竟然是你的,那就好办了。”

    说完竟然抓起摩托车的后架,竟然单手把一辆重达半吨的摩托车给举了起来。然后随手一仍,就飞出十几米,轰然一声掉在地上,溅起好大灰尘,这一手一路,顿时所有人骇然,眼前这个家伙真的是人吗?只怕是一架万吨冲压机吧。

    看到李浩通过,围观的人群迅速让道。路出了一条道路来,这时候李浩看到了黄秀英,她正焦急的小跑过来,身上都有些香汗淋淋也是不顾,看到李浩,送了一口气,却是连忙上前关系道:

    “小浩,你没有事吧?”

    “没事,好的很呢,你看车子不是要回来了吗?我们还是去买东西吧,不然午饭要在这里吃了。”

    她没有看到李浩大发神威的样子,不过见李浩没有任何事情这才放下心来道:

    “也是,还是早点离开吧,现在乡里乱的很。”

    只到李浩两人走远了。围观的众人才回过神来,议论纷纷,有几个人还特意去试了一下那车子的重量,结果发现二个大汉用尽力气才能够扶起的车子,绝对是货真价实的,都被李浩这可怕的神力感到震惊,心中都嘀咕着,这次黄大炮栽的不算冤,竟然有这等奇人,竟然有好事者把这件事情的龙去去买变成了一个故事,投给该了某个故事杂质。获得了稿费。总之一个力抛摩托的现代奇人的故事在乡里是流传开来。

    李浩和黄秀英没有耽搁,各自购买了一些东西,就重重的回家了。

    “小浩,下次碰到这样的事情别太冲动了,那些人明面上打不过你,可是暗地里高些手段,才是最可怕的。”

    “大妈,你放心,什么手段我都不怕。”

    黄秀英推着车子进入杂物间,对李浩进行着告诫,黄秀英还要说什么,李浩却是拿出一个纸袋递给她道:

    “这是我在乡里买的,那家最好的店里买的。是你和大堂姐的衣服。”

    “你去乡里说有事,原来就是这个啊,这多浪费钱,那家店的东西比县里还贵,太浪费了。”

    “我十年不会,这次回来。竟然忘记给你和大堂姐带礼物,这点小东西不过是点小心而已。”

    “你这孩子,只要你回来就好,哪里需要什么礼物,以后你再买来我就不要了。”

    说着,却是把装衣服的袋子打开,看到梁诗瑜的裙子和自己衬衫c西裤的时候,心里十分喜欢。

    “咦,这怎么会有裙子?!”

    黄秀英看着一件做工细致的黑色短裙,再翻了一下,还有吊带的睡裙,不由脸一红。

    李浩道:

    “大妈,丝袜这东西,需要短群配合才好看,嘿嘿,真相看到你穿上的样子”

    “你你又不正经了”

    黄秀英顿时脸蛋又是一红,道:

    “这这怎么穿?这衣服我不要”

    说着,把那一套制服和睡裙递还给了李浩。

    李浩拿起套装,道:

    “你不喜欢我买的东西,我我把它烧了。”

    说着,故意拿起套装要扔到厨房的火堆里。

    “别,你傻了,这是真金白银买回来的。”

    黄秀英看李浩要把衣服烧掉,当即冲上去抢了过来,道:

    “你这孩子是不是疯了,怎么可以这样使性子。”

    李浩故意嘴嘟嘟“委屈”的道:

    “既然你都不要了,我留着干什么?”

    黄秀英把衣服拿过来,道:

    “这裙子我我留下,但是只穿这裤子和上衣,短裙我是不会穿的。还有你这睡裙,太露骨了,我拿来当擦桌布好了。”

    她嘴里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欢喜得不得了,这些年来二女儿李雨馨不是的给家里邮递东西,甚至还给她邮寄了一些化妆和女性方面的杂质,虽然她学历不高。不过那些杂质上的女性模特时髦的打扮也很吸引她,毕竟女人总是暧昧了只是在乡下她不敢穿的太过鲜艳,也没有钱买,一直都是一个遗憾,想不到今天李浩却弥补了自己的心中遗憾。

    李浩道:

    “你别啊,这睡衣你晚上睡觉穿又没人看见,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加了一句道:

    “只给我看就好了。”

    黄秀英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打开袋子,当发现袋子最里面装的是文胸和蕾丝内裤的时候,整个俏脸,顿时全红了起来。

    李浩估计她又要把东西扔还给自己,不管三七二十一抢先一步逃离出屋子,一边道:

    “大妈,医生说这要经常更换,要不然会对身体不好的,所以衣服你留着,不要的话就扔到火堆里去”

    话没说完,人影都看不见了。

    黄秀英站在门口,手里拿着这几套,嘴里一阵甜蜜的微笑,其实她哪里是责怪李浩。心里是高兴不得了,只是让一个大小伙给自己买这样的内衣,她实在觉得太尴尬,所以不知道如何说话,就故意的板着不高兴的脸。

    此刻看见李浩像小孩一样逃窜离开,她心里是一阵欢笑,这小子是长大了,懂得讨人欢心,看他英俊的外表和细腻的内心,将来不知道多少姑娘会迷倒在他身边,难怪沉香和雪琴

    想到这里,黄秀英顿时觉得自己一阵没来由的心跳,这到底是怎么了?自从李浩回来之后,自己的荷尔蒙分泌好像增多了许多似的,要不然怎么会动不动就羞红着脸和心跳加速?十年了,这样的心跳,黄秀英的心里已经有十年没有这样兴奋过。

    李浩一出去,没有地方可以去,忽然想起自己的老巢,也就是土地庙,自己也许该去看看,当下向土地庙走去,土地庙就在村口,李浩以前去不过不知道多少次了,这一次却是和以前的心情截然不同。

    土地庙年久失修,在风雨的侵蚀下墙皮脱落,呈现出一番颓败之象。四处丛生的杂草丛生,使得这庙凄凉破落得有些蜃人。土地庙的的院子很大,麻石铺成的地面上坑坑洼洼凹凸不平。不料刚走进去就闻到一股骚臭气在庙内弥漫着,李浩叼着烟四处看了看庙内,撇了撇嘴,忍不住在心里骂道:

    “娘的,谁他妈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跑到这庙里头拉屎撒尿瞧这一地的屎堆我靠等老子恢复了法力,一定要把这些东西全部奉还给你们。

    因为土地庙挨着早些年的老窑坑,这里的地质不适合种地,所以才能够在前些年村里人大肆开荒的时期,幸免于难,苟延残喘至今。虽然时刻摇摇欲坠,却异常坚强的挺立不倒,成为了村民们在村外耕作,或者路人经过,或者村中小儿游玩儿至此,偶尔内急时应急用的公共厕所。绝对纯天然公厕,肮脏污秽之物皆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大自然风干消化掉。当然,环境实在是不咋地。以前李浩自然不在乎,不过现在恢复了记忆,知道这是自己的家,别人在自己家中拉屎拉尿。是个人,哦是个神都受不了。

    正心中不爽的时候,就看到门外不远处走来一个女子,手中持着一些工具,款款走来。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