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乡春 > 120.第一百一十八章 要死了

120.第一百一十八章 要死了

推荐阅读: 希泊尼战纪   法师骑士   武林纪元   玄幻阅读系统   重生九零辣妻撩夫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我的空姐老婆   医门宗师   从1983开始   战皇   丘子坟   追君路迢迢   修仙琐录   修仙归来的神农   我有个神级选择系统   大哥又在搞事情   绝色总裁的超级高手   女神的布衣兵王  

    [第1章第一卷]

    第120节第一百一十八章要死了

    电影结束了,没有了隔壁春宫干扰的黄秀音很快清醒过来,连忙挣脱李浩的怀抱,整理好衣服,让自己恢复平时的状态,只是那潮红的玉脸,透着媚气的美眸,略微让她显得有点娇媚,千姿百态。将凌乱的秀发整理好后,黄秀英冷冷瞪了一眼老实坐在沙发上的李浩,冷哼道:

    “哼,你胆子不小啊。”

    李浩自知理亏,干脆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样子。

    李浩这副低着头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更让黄秀英来气,昨天的丝袜时间,洗澡事件,强吻事件也就算了,可是哪想到李浩竟然丝毫没有收敛,相反还在电影包厢里那般她,更让她感到羞耻的是,李浩竟然用他那玩意,在她臀tun上肆意摩擦,最后竟然还直接对着她的翘臀tun发泄

    这让黄秀英感到羞愤不已。

    “小浩,你知道这样做很过分么?”

    黄秀英板着脸说。

    “大妈我知道错了。”

    李浩怯怯的抬起头,看着盛气凌人的黄秀英,小声说。

    “知道错了?”

    李浩这副虚心认错的态度,一时倒是让很生气羞愤的她,无从下手。她原本以为李浩会拼命为自己刚才的‘禽兽’行为,找各种各样的理由,然后她就狠狠数落教训李浩一番,可是哪想到,李浩会是这副态度。

    “嗯。大妈,我发誓,我再也不敢了。”

    李浩很老实的说。

    “哼,你就说得倒好听。鬼才信你的话。”

    黄秀英想到这小子似乎连自己的养母和自己的大堂姐都弄上手了,当真是禽兽的可以,而且手段也可怕,如果刚才隔壁的男人在持久那么一点点,在气氛的渲染下,只怕自己也要了,想到这里有些情绪也有些失望,察觉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心态,黄秀英站了起来道:

    “我去买农药了你也去买件新的衣服的吧。”

    说完脸色犹如渗出血一样,有些慌张的离开了包厢,李浩也觉得黏黏的有些难受,正想着的时候,只听到一声轻笑,林仙儿的声音传来道:

    “夫君,你真是越来越色了呢。我给你帮帮忙吧,清洁术”

    接着一道绿色的光芒闪过,李浩就觉得浑身舒爽,全身的污秽完全消除,哪里也变得十分干爽,天好神奇的法术!李好本来觉得法术就是用来杀人或者救人的,想不到竟然还有这样神奇的功能,这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早点恢复法力,而恢复法力的关键在于那个白虎之女姜雪。回去后先接触一下,看是强推还是攻略。

    走出电影院,发现很多男女都是一样都是春情的样子,想来在里面的不只是他隔壁的,刚出去就看到黄秀音似乎在和一个男人争吵着什么,那个男人不耐烦了,手一挥,不小心把黄秀音推的后退几步,而且下面就是街道,这时候正好有两轿车开了过来,虽然速度不快,但是五六十码的速度也足以把人撞飞了,君不见那传说中的七十码把人家大学生都撞飞十几米吗,这可是交通局经过仔细的认真的研究得出的速度哦。

    “啊一一”黄秀音大惊,失声大叫。这时候车居然黄秀音不过两三米的距离。这时候,李浩顾不得想别的,飞身抢在车的跟前一把将黄秀音抱住,黄秀音一早吓得不能动弹,任由李浩将她搂住那司机也发现了危险,急忙刹车,可毕竟距离太近,根本刹不住车。李浩虽然抱住了黄秀音,可根本来不及转身躲闪,这时候他也顾不上享受黄秀音娇小幽香的身子,伸出一只手来,全身灌满力气,用力往冲过来的车头狠狠一砸。

    “轰一一”

    的一声巨响,如同惊天巨雷,不但黄秀音大惊,车上的两个人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觉得车身一阵震动,就像被炸弹击中一般。

    巨响过后,黄秀音睁开眼睛,只见李浩车己经撞在了李浩的脚上,不过如果仔细的看其实还有几厘米的距离。李浩的双手重新紧紧的抱住自已,而车头上己经凹下一个大窟窿,一个明显的拳应在上面。车头的护板被砸撬开,发动机还在冒着白气。

    黄秀音惊讶的看着李浩,伸手往李浩的身上抚摸,急急问道:

    “小浩,你有没有事,撞没撞坏?撞哪儿了个”

    她的话有些语无伦次,满面焦急,有些想哭的样子。李浩心中有股暖流升起,眼睛有些发涩,这种关怀完全超出了伯侄的关怀,宛如妻子对丈夫一般温柔体贴。李浩想入非非,有点不自然的笑道:

    “大妈,我没事,只是让车蹭一下。

    “没事就好,吓死了我一一”

    黄秀音见李浩说话好好的,猛的搂住他,将他的头抱在怀里,紧紧的,要捂得李浩喘不过气来,他的头被黄秀音柔软的包住,柔软芬芳,李浩能听到她的心跳得很快,哺哺的。

    李浩终于喘不过气来了,忙挣扎了一下,黄秀音这才把李浩放开,李浩看到她的脸上布满了泪水。黄秀音良久回过神来,将李浩放开,突然用拳头朝李浩的背狠狠的捶,边捶边道:

    “你,刚才不要命了一一你不知道车撞死人的吗,宁撞死我就算了,你还搭进来,你你不怕死,你有没有想过雪琴它们下半辈子怎么办你倒是说啊。”

    她眼睛睁得大大的,面色苍白,嘴唇还有些哆嗦。李浩知道她被自己吓得不轻,虽被她打,心下却是更温暖。

    “臭小子,你你竟然砸了我的车,赔钱疼,当即冲出来对着李浩气势汹汹的道。”这时候那个司机从惊讶回过神来,看见自己的车被砸了一个大窟窿,心里一阵心李浩双目暴露精光,狠狠的盯着那个中年汉子,厉声的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我我”那中年汉子本来是得理不饶人的,因为是黄秀音忽然冲下来的,就是真的出了事故也是负主要责任,不过看着李浩的目光,整个人都有点发颤,全身哆嗦,吓得不敢出声,他往后退了几步,才厉声道:

    “小子,不要让我在见到你。”

    说完心疼的看了一下车,他也不是笨蛋,对方竟然能够把车咋成这样,简直太恐怖了,好汉不吃眼前亏,驾驶者车子飞快的跑了。李浩也没有追究,这件事情说实话也不怪那个司机,而是那个男人把黄秀英推下去的缘故,当下目光湛湛四下看了一眼,很快看到了那个和黄秀英争吵的男人,那人李浩也认识,就是电影院的售票员,一个中等个头的男子,这时候他看到自己似乎差点闯下了大祸,有写心虚的想要走回电影院售票房,却听到一声大吼道:

    “站住!”

    电影院出来的众人被这一声后吓得浑身都是一哆嗦,寻目看去,李浩已经几步山前,就挡住了那个售票员的前面,那售票员道:

    “你要干什么?”

    “啪一一”

    “干你妹!”

    一声清脆的耳光,只见李浩话未说完,伸手就是一个耳光给了那售票员,这一下很重,售票员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红色巴掌印,血都流了出来,售票员被打蒙了,良久才回过神来,拼命一样的扑向李浩道:

    “小混蛋。你敢打老子。”

    李浩冷笑一声,单手就把他提了起来,任由他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李浩现在有十匹马力,是何等大的力量,售票员哪里睁得开,李浩道:

    “刚才我看到是你把我大伯母推下去的,如果不是看你也不是故意的,老子掐死你,一巴掌不过是便宜你了!”

    “小浩,快放手。”

    黄秀英到底是有着乡村妇女的善良,连忙过来阻止,这时候其他人不由的围观起来,毕竟有热闹可以看,李浩这才松手,那售票员不住的喘气,有些惊恐的看着李浩,李浩对黄秀英道:

    “大妈,刚才你和他吵什么?”

    “电动车不见了,就放在电影院门口的售票厅的窗户很大,外面一下就可以看到的。所以我问他,他说不知道,还说你有没有付管理的费用,车子丢了关他什么事情。”

    李浩听了不由的皱眉,事实上自行车,电动车被盗不是什么新闻,只是没有想到在乡里也有这么猖狂的小偷!不过这个售票员无所事事一定看到了小偷,因为怕报复。甚至根本就算是同伙,才不说实话,这让他十分愤怒起来,一辆电动车起码二千多,在乡下可是一个农民种田一年的收入,何况这辆车子还是小堂妹辛苦的赚来邮递过来的,是一番孝顺的心意,无人如何都要找回来!

    “说,你到底有没有看到小偷,不说老子掐死你。”

    李好再次抓起售票员,那售票员那里遇到过这样的浑人凶人,连忙道:

    “看见了,看见了,是乡里有名的二流子黄大炮偷的,他们这些人不只是在乡里偷,还在县里偷,有好十几个同伙,个个都是狠人,就连乡里派出所都不敢太招惹他们,我更加也不敢了。”

    李浩看着他的眼睛,这么多年打杀,招供有些手段,知道他没有骗自己,当下哼了一声,把他扔在地上道:

    “他们住在那里?”

    “就是解放路这里,距离这里不远的。解放路33号。靠近菜市场的哪里。”

    李浩冷笑道:

    “老子的东西都敢偷,这些小毛贼真是活腻了。”

    当下转头对黄秀英道:

    “大妈,我去把车子那里。”

    “小浩,别去,黄大炮这让我听过,他可不是普通的混混,凶的很,听说还杀过人,只是后来没有证据被放了,纠集了好多游手好闲的人,是乡里一霸,丢了车算了,我们走回去或者坐车回去都可以啊。”

    “大妈,别担心,一群小混混而已,任何人拿了我东西我都要他吐出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要回来。”

    说完快速向菜市场奔跑而去,道路顶端是个菜市场,当然不是正规的,致死在马路两边摆摊,而已,所以道路很挤,这时候正式高峰,人山人海的,李浩觉得连忙把身一跃,跳上了放菜的高台,那菜主连忙来阻止,李浩却跃到前面去了。当下整个菜场混乱起来,菜主们破口大骂的声音不绝于耳。

    李浩早已跳下台阶,来到了解放路33号。这里是个麻将馆,不少人正在打麻将,李浩蓬的一声踢了一下带铁皮的大门,发出老大的声音,所有人都愣住了,停止了手中的活儿,李浩森然的道:

    “谁是王大炮?”

    这时候回过神来的人们都骚动起来,其中两个染着黄发的青年道:

    “你做死啊,竟然敢来找炮哥麻烦?”

    还没有说完,就被李浩一脚踢中飞了出去,撞到一座麻将,淅沥哗啦的声音像个不听,李浩喝道:

    “不想死的叫王大炮出来,还有不是他们一伙的都给我滚!”

    众人先是一呆,接着一轰而散,那个被李浩踢到的人直接晕了过去,另外一个黄毛吓得叫道:

    “你等着,炮哥出来你就完蛋了!”

    说完跑向里屋院子,很快就道嘈杂的叫骂声,不一会儿十几个汉字手中都拿着钢筋铁棍,甚至有人拿着钢片自己打磨的钢刀走了出来,看到李浩都是纷纷叫骂道:

    “吗比,那个混蛋吃了豹子胆了。”

    “找死啊。”

    “废了他。给他长长记性。”

    最后走出一个中年汉子,脸上有一个刀疤很是增加了他的杀气,他光着膀子,胸前纹着一只猛虎,带着一根老粗的金项链,看着李浩道:

    “小子,就是你找我?”

    “不错,你刚才是不是在电影院哪里偷了一辆电动车?”

    “电动车?不错,你想怎样。”

    “我想怎么样,果然够嚣张啊,偷了别人的东西,事主找上来还敢问我想怎么样,识相的把车子换来。”

    “哈哈,好胆,在我黄大炮看中的东西,从来没有还回去的道理,小子,你让我很不爽,老三推出那辆车子,就在他面前给我砸了。”

    黄大炮果然嚣张,那个老三的汉子很快从里面退出了一辆女式的电动车,正是黄秀英的,停止接到上,拿起一棍棍子就要把车子砸烂。这里动静自然吸引了很多人注意,都远远的观看这,那个老三为了表现,这一棍子当时是用力凶猛,李浩也不阻止,这倒霉鬼就听李浩在那里冷笑。

    “找死!”

    李浩猛力一跺脚!喀嚓!脚上的千层底布鞋和细石夯平的地面一齐碎裂,瞬间石渣乱溅。紧接着反脚一踢!一块碎石飚射出去,小而尖利,正中那个老三。

    啊——呀——呀——

    那老三紧紧捂住脸,痛得大哭大叫。几个混混吃了一惊,上来拖了人下去一看。好家伙,满嘴淌血,上下四颗门牙全碎。这牙疼连着心,四颗大牙的神经血管一起粉碎,真痛得那老三像疯了一样。

    目睹这一跺一踢,黄大炮顿时脸上变色。真功夫!这是绝对的真功夫,和跑江湖卖解的空手碎红砖有云泥之别。解放路的地面都是青砖铺成的,几百年了多没有什么破损,比一些水泥地强多了,这种地面都能跺出个坑来,那脚已经快赶上采煤的冲击钻了。而且反脚踢出碎石,不偏不倚正中门牙,这火候c这准头c拿捏得简直不是人!

    黄大破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最大的长处就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懂得命比面子更值钱的硬道理。他心思一转,立刻决定收蓬下台。于是收了架势,潇洒地一个抱拳:

    “小兄弟果然好身手,我认栽了!车子你拿走吧,我在送上三千块赔礼金任何?”

    见黄大炮如此轻易服软,很多人都感到不可思议,都看着他,李浩却是冷笑一声,阴测测的道:

    “如果我不呢?”

    黄大炮脸色一变道:

    “小兄弟,做事留一线,然后好相见,不要欺人太甚!”

    “哈哈哈,笑死我了,一个小偷竟然对事主说不要欺人太甚!是你们太嚣张了,我今天不给你们教训。”

    “小子,你真不知好歹!”

    黄大炮狰狞一笑,对一个小弟招招手,那小弟很快跑进屋子不一会拿出一把刀来,这是把刀,约有成年人前臂,也就是肘到指尖那么长。钢制刀柄样式古怪,用布条细密地缠绕着。长期摩挲之下,那布条浸润得灰亮,隐隐渗出淡黑的陈年血渍。刀身插在粗制的牛皮鞘里,看不出形状。黄大炮解开扣环,拔刀出鞘。阳光似乎都被吸收了,化作冷森森的锋芒上下游走。棱型刀身带出三道深深的血槽,然后收束为一点,形成强悍的锥形刀尖。

    “疑?竟然是六三军刺!”

    李浩眼中不由路出惊奇。就算是刚才黄大炮掏出一把黑星【五四手枪】他也不会吃惊,可是六四军刺远比那玩意更加稀罕。在上海搏杀四年,他当然晓得六三军刺的厉害。这几乎可算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悍的刺杀用冷兵器,扎穿两个成年青壮毫无问题,而且刀口是个兔子嘴巴一样的三瓣裂伤,根本止不住血。拿出这样的兵器,显然是准备要人命了。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