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乡春 > 112.第一百一十章 惊人一幕

112.第一百一十章 惊人一幕

推荐阅读: 希泊尼战纪   法师骑士   武林纪元   玄幻阅读系统   重生九零辣妻撩夫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我的空姐老婆   医门宗师   从1983开始   战皇   丘子坟   追君路迢迢   修仙琐录   修仙归来的神农   我有个神级选择系统   大哥又在搞事情   绝色总裁的超级高手   女神的布衣兵王  

    [第1章第一卷]

    第112节第一百一十章惊人一幕

    {六千大章,求鲜花,求订阅,求包养}

    李浩和李沉香两人回家的时候,厨房灯亮着,黄秀音正在洗菜,而雪琴则是砖灶烧火,农村的灶自然是砖灶,镶嵌着二个大锅,还有中间一个放这烧开水用的铝锅,烟囱上贴有灶神画像,经过多年烟熏火燎,画像已旧,面目黢黑。

    李浩发现灯下看美人真是越看越美,雪琴被灶挡着看不到,但是穿着围裙的黄秀英似乎越发的美丽,容貌娇美,皮肤,身材苗条而,乳隆臀丰,腰似摆柳,如果用俗套的话来说就是风情万千,成熟风韵迷人。

    李浩看着她洗菜的玉手,如同刚刚剥壳的鸡蛋一样嫩滑迷人,因为她是坐着洗菜,那衬衫根本挡不住她那一双挺耸的玉峰,李浩低头看下去的时候,那如羊脂般洁白娇嫩的,简直就是的妙桃一般水灵灵动了,至于那一道深深的乳沟更是显示出她丰乳的巨大

    “妈,我回来了”

    李沉香轻轻的叫了一声,黄秀音一惊,猛的抬头与李浩四目相对,正好迎上他的目光,黄秀音好像发现李浩的目光有所不对,当即俏脸一红,道:

    “你们回来了?怎么都这么晚?“

    李沉香本来就因为害怕自己的母亲会怀疑自己和李浩之间发生了什么,现在听到黄秀音这么一说,李沉香的芳心不由的一跳,一个头也不由的低了下来,竟然不敢看黄秀音。

    还好李浩在路上的时候问就想好了对策,听到黄秀音这么问李沉香,而李沉香又不说话,李浩连忙道:

    “大妈,我碰到姐,就让她带我到处逛了逛,这么多年没有回来,我可是都有些陌生了很多呢,差点都迷路了。”

    黄秀英也没有多怀疑道:

    “沉香,去帮你婶子弄捆稻梗来,还有劈点柴火。”

    李沉香求之不得的离开,李浩看自己无所事事了,当即咳嗽了一下,道:

    “大妈,我也来帮你一起洗菜吧。”

    “厨房是女人的地方,男人进来干吗,去看电视吧。”

    “那怎么行,我又不是财主老爷,要你们伺候着,怎么也要帮下忙的,你赶我走可不行。”

    黄秀音看着李浩,道:“小浩,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学小孩子一样的脾气。”

    李浩嘻嘻的笑道:“因为你是我最爱我,最疼我,对我最好的大妈嘛。”

    说道这里,李浩不由想起自己在村里读小学的时候,就是黄秀音手把手教自己读书写字,那时候自己虽然不知道男女情事。但是只要一靠近黄秀音,就可以呼吸到她身上特有的淡淡体香,而且抓到她的手就有无限的温暖,就是在这样温情的陪伴下,李浩才对读书产生很浓厚的兴趣。

    很久以来,李浩一直把黄秀音当成贤淑女人和贤惠老婆的典范,这点上就是雪琴也比不上,雪琴听了笑道:

    “嫂子,就让他帮帮忙吧,其实说起来厨艺好的可都是男人,你见过几个真正的大厨是女人的?”

    “嘻嘻,妈说的对,大妈的想法是好的。可是却会让男人变得懒惰的,现在女主外男主内的也多的是哦。”

    说着,伸手进洗菜盆里。正好跟黄秀音的玉手碰在了一起,没想到黄秀音的玉手还是那样的柔软温暖。黄秀音轻轻的缩了一下玉手,李浩却故意的大手搓洗菜,不时抓一两下黄秀音的玉手,到后来,干脆一把抓住,弄得黄秀音左右不是。

    “别弄,你看菜都让你弄成什么样子了?”

    黄秀音娇嗔的责怪一句,同时白了李浩一眼,在她把手收起来的时候,俏脸也是一阵阵的绯红。李浩看着黄秀音醉人的风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和舒畅,或许,老道士那个神棍说的对,老家乡村田野之间,才是自己梦想追求的终点。

    吃饭的时候,黄秀音一个劲的向着李浩的碗里夹着菜,而李沉香则低着头一个劲的吃着饭,只是偶尔的抬起头来看一看李浩,而看李浩时的种带着柔情意的眼神,却正好被王雪琴给看在了眼里,看到李沉香看李浩的眼神,王雪琴的心中不由的打了一个突,因为从李沉香的眼神之中,王雪琴隐隐的感觉到,在李沉香和李浩之间,已经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自己

    吃晚饭,李好想帮忙收拾,却再次被赶了出来,也不勉强,只好回到房间看电视。看了半个小时的国际新闻,不是这里发生恐怖袭击,就是哪里发生海啸,这里不是罢工,哪里就是抗议。让人真蛋疼,反正除了天朝外,其他地方都是不和谐的,我们应该为生活在一个和谐的国度感到庆幸。

    因为我们可以早上醒来,用二甘醇超标的xx牙膏刷牙,再用发臭的蓝藻水洗脸,给儿子冲一瓶添加三聚氰胺的三鹿奶粉,自己喝杯黑作坊的豆浆,吃几个废纸箱当肉馅的包子,和地沟油炸出来的油条,就点儿废旧油漆桶里腌的榨菜,啃得基吃顿苏丹红炸鸡,喝杯苯超标的可乐。这才是我们的和谐社会。

    ※※※※※※※※※※※※※※※※※※※※※※※※※※※※※※※※※※※※※※※※※※【《乡春》c宇宙浪子168c专属作品※翠微居首发:】※※※※※※无论您在哪看到本书,都请来首发网站,支持一下正版!※※※※※※※※※※※※※※※※※※※※※※※※※※※※※※※※※※※※※※※※※※※※※※※※※※※※※※※※※※※※※※※※※※※※※※※※※※※※※※※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听到窗户有人敲击,李浩不由发愣,看看时间,竟然11点半了。村李没半点的娱乐设施,这里的村民习惯早早睡觉,电视都很少看,一来怕费电,二来,只能收到一个台,实在也没什么好看的节目。11点半一句让村子陷入一片黑暗和宁静当中,只有虫儿仍然在叫着。给村子里多了一份祥和的气氛。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打开窗户,月光下却看到一个动人的身影向他招手,李浩心中火热,竟然是雪琴。本来说好了,在村子里生活几天要和以前一样维持正常的母子关系,绝对不能够有半分亲昵行为。难道她忍不住了?想到这里他嘿嘿一笑连忙出了门。却看到雪琴已经走在晒谷场哪里了,连忙追去。

    半分钟后,两人在直走到靠近中间的那个最大的垛子处,这地儿,还真是隐蔽,从两头是无论如何也看不见的,实在是男女偷情绝佳之地,不等雪琴说话,李浩就紧紧的搂着王雪琴亲吻起来,吻的她几乎都要透不过气来,脚尖也不由得翘了起来。

    李浩的手很自然的从她t恤的领口伸了进去,隔着丝质的乳罩摸着王雪琴的。王雪琴的非常柔软,和李浩的手掌差不多大小,软肉被揉捏成各种形状,伴着沉重的呼吸,她美如明月般的脸上,樱唇儿轻咬,美目羞闭,动情的喘息着,李浩一边着王雪琴柔软的嘴唇和舌尖,一边用手在她的间游走,轻轻地抚摸搓揉,她被李浩玩弄得身体酸软,全身娇酥麻痒不由的吐出几声轻哼,在李浩怀里不自主的微微扭动。

    “嘿嘿,妈,是不是忍不住想我了。”

    “你这坏蛋,人家是有事情要问你呢。”

    “什么事情?”

    李浩一边问,一边绣着她的香气,她显然是刚洗了澡的,一股沐浴露和女人幽香让他释放陶醉,虽然和黄秀英母女天生的体香不一样,但是也很好闻。

    “你和沉香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额”

    李浩没有想到竟然被她看出了什么了,呆了一会笑道:

    “不错,姐姐也成了我的女人。”

    啪“你这个混蛋,连自己的堂姐也不放过吗?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王雪琴惊怒交加,给了李浩一个耳光,李浩也不生气,抓住她的手道:

    “妈,冷静一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你对的你大伯吗?”

    “别提大伯父了,如果不是他当初执意要要生个儿子,李如龙那个混蛋怎么会出世?害的一家人如此,堂姐为了这个家相当于卖给了一个大自己好几岁的男人,最后还被赶出了婆家,大堂姐的丈夫也是个混蛋,为了要个男孩,二次强迫姐姐去,第三次好不容易怀上一个男孩【偷偷做的b超,虽然国家严厉禁止这样的事情,但是别指望天朝一声有什么职业道德】,却因为自己做生意赔本了喝醉酒后暴打了一顿,还婚内,接过五个月大的孩子流产了,而且再也无法怀孕了,如果不是堂姐体质特殊只怕已经死了,她对男人和婚姻有着莫名的恐惧,我承认我好色,勾引了她,但是我不后悔这样的行为,难道你看她一辈子活寡道老吗?她已经快三十了!”

    这些事情都是李浩和李沉香欢好温存的时候告诉李浩的,这些年不是没有遇到好男人,村子中有几个很忠厚的小伙子都喜欢她,可是她却对男人和婚姻有着恐惧和抗拒,所以拖了五年也没有结婚。王雪琴停止了挣扎,叹了一口气,这些情况她都是知道的,雨馨在暑假甚至特意从上海待会过一次有名的心理医生进行辅导也没有效果,眼看沉香丫头都要三十了,黄秀英虽然心中着急愧疚,却也无可奈何。

    见王雪琴叹息了一声,不在挣扎,李浩抱住她道:

    “妈,我可以你们幸福,不管是精神上的,物质上的,还有最重要的那个方面的,都可以,你一个人吃的消我吗?”

    王雪琴当然知道他说的那个是什么,顿时霞飞双颊,呸了一声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沉香是个可怜的孩子,你可要好好对她,我毕竟老了,过几年你就没有兴趣了,她却还年轻可以陪你,虽然给了名分。却要给她其他的。”

    听的出王雪琴这次质问,多半还是吃醋的行为,李浩心中欢喜轻声道:

    “妈,你一点都不老,我要和你做一辈子,乖,把衣服搂起来,我要吃奶”

    李浩在她的耳朵边轻声调戏道。坏蛋王雪琴骂了一声,但是眼中烟波流转,透露着媚意,竟然听话的搂起来,t恤本身就很方便,她双手往上一掀,白净的身体就显露出来,她穿着一套黑色的内衣,非常,薄薄的衣料根本包不住王雪琴鼓鼓的,圆圆的,挺挺的,带着几分朦胧。偏偏在处,纱料稍厚,遮住奶头。使人胡思乱想,想裂衣而入,寻芳探幽一番。娇嫩的,被黑色的内衣,衬得白净如雪,晶莹如玉,再配上王雪琴艳丽羞红的脸蛋,又羞又荡的眼神,李浩想不犯罪都不行。

    李浩轻轻的把薄纱一样的乳罩推了上去,她伸手想遮挡,但是被李浩推开,李浩接着月光那发育成熟的玲珑,堪堪盈握,洁白充满了弹性,娇媚地微微向上挺翘着,羊脂美玉般的无瑕细嫩娇滑c吹弹得破,李浩忍不住地上去咬了一口,王雪琴那俏丽的小脸早就已经羞得火红一片,站在那里眼睛娇羞的闭合着,急促地起伏不定,李浩刚一接触,下的线条急剧收拢,形成一个充满了女人味的曲线

    李浩不住地用舌头舔着,时轻时重的,弄得她连呼带喘飞霞扑面,美目之间仿佛要滴出水来。李浩刚要伸手扯开她的乳罩,把这个遮挡之物抛弃掉,谁知道她使劲儿推开李浩,嗔道:

    “怎么这么猴急,几辈子没有见过女人一样,不要把我这套内衣扯烂了,这可是我掏了小半月工资买的,能保持身材的,我穿上怎么样,好看吧?”

    “好看”

    这个时候李浩才注意老到她的内衣,也没有发现和李浩见到的有什么区别,不过还是凑到她的胸前打趣道:

    “不过妈妈你不穿更好看。”

    说着伸手拉扯她的t恤,王雪琴顺从的伸直双手,让李浩把她的上衣脱掉,

    “去你的,流氓”她笑骂道:“人家这还是第一次穿给男人看呢,没有想到你这么不是抬举,看把你猴急得”

    “呵呵,这是一套吗?”李浩又开口问道。

    “当然,还有内裤”她刚说了一半马上明白李浩的心思,慌忙用手来阻拦,但是却被李浩止住。

    “小浩要看看”

    李浩的手滑过她微颤的娇躯,拉开她七分裤的带子,然后朝下撩了撩,露出黑色丝织内裤。王雪琴刚伸手想阻止,又迅速缩了羞的仰起头,从鼻子里发出哼哼声,两手抗拒着李浩的胸膛似乎要推拒着,可一点力气都没有。她知道自己是拒绝不了李浩的。

    李浩的舌头象火焰一般,在王雪琴的上移动着。燃烧到哪里,都令她产生潮水般的震撼。这种冰与火的震撼不只在上,也来自心海。她情不自禁地发出“唔——唔”的鼻音。

    在她压抑的叫声中,李浩把嘴继续下滑,来到她小腹下,两条间。在在她修长圆润的上,她滑腻的并排夹得紧紧的抽搐着,颤动的热感清晰传来,王雪琴下意识地并腿,合着嫩白光滑的修长。

    李浩自然不会停住,手轻探入她的根,她小巧的黑色三角裤底丝质布面上有明显的湿渍,此刻她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满脸通红,微喘着气,闭上眼睛,双手捂着发烧的脸,嘴里发出兴奋的声音。

    看着那迷人之处,李浩自然再也不能当柳下惠,像火山一样瞬间爆发,把狂想的触角的指向它的最迷人的地方。不顾王雪琴口中轻呼的抗议声,李浩把那的小内裤给扒下来,把嘴又送上去。这种之间的亲吻,令她根本无从招架。春水不知流了多少,她一边呻吟着,一边用手拉扯着李浩的头发,嘴里不住地轻哼着:

    “小浩,你个流氓,赶快放开我”

    温暖湿润的感觉涌上心头,混和着少妇特有的腥味与芬芳,冲击着李浩的神经。在李浩的袭击下王雪琴已经站立不稳,身体的重量全部靠在李浩的身上配合着李浩的动作,发出低低地呻吟,羞得满脸通红的叫这;啊你好坏啊雪琴脸色也更加绯红。

    她虽不停地叫,但又不敢大声叫出来,怕万一被人听见。到了最实在忍不住了,轻声求道:“小浩,小混蛋,不要再折磨我了,快放开我。”

    “妈”

    李浩看她脸上忍着辛苦的样子,站起身子凑在她耳边低语:

    “我现在就想要你”

    王雪琴喘息着,柔声道:

    “别在这里,吵醒了你大伯母她们”

    她红着脸说不下去了。

    其实她心中比小浩更加急,本来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想出来和他问下沉香的事情,但是男人的手刚碰到她的身体,自己就迫不及待的缴械了,想和他将进行到底。可是却又说不出口,怕小浩觉得自己是一个y荡的女人,我真的好y荡,王雪琴也在心底暗暗的叫道,怎么这么不知羞耻,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又陷入了当中。

    李浩抬头看了看四周来有了主意,抱起王雪琴,拿着她的t恤,以最快的速度冲进赛古场最远处的中的那片黄蒿地中,根本不管蒿草钩挂着她的身体。

    让人有些惊讶的是半人多高的蒿草丛恰好有一块一米见方的石头,这个石头小时候就在的,李浩熟悉的很,李浩把她的t恤铺在石头上,然后把王雪琴放在上边。李浩急不可耐的去脱她的裤子,一会工夫,王雪琴已是身无寸缕。她侧躺在石头,斜对着李浩。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王雪琴的身材更是玲珑剔透。雪白的肤色,衬着小腹下一小片浓密的乌黑,一下子让李浩的兴奋又回复到了一百度。

    见李浩盯着她的下面看,王雪琴不好意思的伸手挡着上,笑骂道:

    “真是个大色狼,昨晚才干过,现在又要了,真受不了你呀。”

    “嘿嘿,你不也一样”

    李浩伸手在她的下边摸了一把抽出手指,放到她的嘴边,“妈,你尝一下,这是什么味道?”

    “啪!”李浩的大腿被王雪琴重重的打了一下,“你怎么那么讨厌啊?你竟然叫李浩吃自己的自己的”

    “自己的什么啊?”李浩促狭地笑了笑,也没有坚持让她舔李浩的手指,因为李浩知道有的事情是强迫不来的。把自己的裤子解开,然后把她的分到最大,爬了上去,王雪琴看一眼叫道:

    “好难看呀。”

    李浩笑道:

    “别看难看,很有用的。一会准叫你喊亲爱的老公。”

    “你才不是人家老公呢”她的神情是紧张的,也有点兴奋。

    “那是什么?”

    李浩趴在她的上,亲吻着粉脸,两手乱摸,那种软软的,的肉感,滑滑软软让李浩更是心潮起伏。

    “啊我们是一对狗男女呀”

    当李浩时,王雪琴此时已经彻底变成了个荡妇,双手紧紧地抓住李浩的肩膀,在下面不停地把屁股向上迎合过来,用实际行动来表达着她的兴奋。

    李浩却偏不让她得逞,故意停子,不再继续移动。她等不到快意,疑惑的睁开眼睛。

    “叫老公”李浩不住的诱惑着,“你叫不叫”

    “太难为情了啊”

    王雪琴仰面紧紧的搂住李浩的身体,脸上欲拒还迎的神态反映出此时她的真实感受。

    “老公我要呀”

    终于她面红耳赤的投降了,说完这句话,她头猛地一抬,以樱唇堵李浩的嘴,显然不想让李浩再胡说八道,令她难堪。李浩也含着她的,很缠绵地吸舔着,弄的她全身发热,快感如潮,此时已是彻底地堕落了,她闭着眼睛,双手环抱着李浩的脖子,大腿紧紧地夹着李浩的腰不放,享受着李浩带给她的快感。

    很快王雪琴就在李浩淋漓的攻势下败得一塌糊涂,而李浩则把王雪琴的身子一翻,让她半跪在石板上背对着李浩。

    “你要干什么?”

    她转过头慌张的问道,眉目上的春水肆意的流动,脸上浮起做梦似的表情。

    事实上,半跪在石头上的王雪琴散发出醉人的美感,一身的,使她看来像在阳光下的象牙雕像,李浩双腿结实的皮肤碰触着王雪琴丰美的双臀,双臂的挤压把李浩内心灼热的完全释放出来,李浩猛然压上她的身体,在王雪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疯狂起来。

    “啊小浩你轻点呀”

    王雪琴地双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口中发出如泣如诉的呻吟,她只能这么低声地呻吟,因为她害怕被远处的人听到的。

    “快还要快点”

    她的屁股随着李浩的动作不停的迎送,李浩知道她已经快要再次登上幸福的巅峰了

    在茂盛的蒿草丛中,一个不到二十的男子,压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妇身上,少妇半趴在石板上俏脸泛春,美目含情,口鼻哼叫着,娇躯震撼,洁白的狂摆着。估计此刻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兴起强烈的自豪感,征服美女的快乐是不可言表的。

    “老公,我爱你,我爱死你了。”

    王雪琴在兴奋时也说出李浩爱听的话来。黄秀音悄悄地移动着脚步,来到两个人不远的地方,她的心跳不由的加快,然后脚步更加轻,仿佛一只灵敏的小猫,让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做到悄悄无声。

    事实上女人的心思远比男人想象的要细密,她也发现了自己女儿和侄女有些不对劲。想到这个小子色胆包天的调戏自己,只怕和自己又七分相似的女儿也不会放过吧,虽然没有郑钧但是凭她的直觉,知道肯定不是好事。所以她也准备半夜起来询问,但是没有想到身边的雪琴先起来了,以为她要上厕所。她只好装睡等待,但是半天不见回来,觉得奇怪,也出了房间,仔细的找了一遍,自己家四周的环境几十年下来,连那里有蚂蚁巢穴都知道,当她寻找到这片艾蒿附近时,耳边传来两人的娇呼声和喘息声实在让她大吃一惊,偷偷的走了过去,看到了这让她震惊的一幕。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