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乡春 > 96.第九十五 好香

96.第九十五 好香

推荐阅读: 宁南絮盛怀琛   星际修仙时代   绿茵表演家   绝命毒尸   重生之苍莽人生   陆先生,爱妻请克制   南宋异闻录   得道天师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情痕难断   医武兵王   重生南非当警察   无量真途   星网帝国   重生之超级神瞳   强宠,小娇妻给我生个宝宝   吻安,挠心小娇妻   契约婚宠,秦少的小娇妻  

    [第1章第一卷]

    第96节第九十五好香

    {推荐《御心香帅》《艳说大唐》《火影之奈良鹿丸》《天龙风流替身段誉》《蛇血沸腾》《潋艳生香》《小村风月》都是好书}

    “好香。”

    李沉香身上的味道是荷花的香气,不知道的人以为她喷了香水,其实那是她特有的体香,虽然李浩这么多年也玩过不少女人,一些极品女人身上的确是有似有似无的幽香存在的,不过像李家三母女这么特殊的,拥有可以分别的三种植物的香气,檀香,荷香以及玫瑰香气的,却从来没有过。

    《还珠格格》中的香香公主一运动或者高兴就有香气,看起来很玄幻,其实也不是很奇怪,不只是植物或者鲜花有香气的,哺乳动物也有可以散发香气的,比如香獐。香獐亦名麝,是珍贵的野生动物。属哺乳纲鹿科,以树叶c野草c苔藓和野果为食。雌麝的犬齿细小,不露出唇外;雄麝上齿特别发达,长而尖露出唇外,向下微曲。麝的雄性香腺囊中的分泌物干燥而成麝香,是一种高级香料及名贵药材。

    有的人身体香有一种说法是因为出的汗里糖的含量比平常人高,所以有香味,体香有的人有,其实也是体味的一种,有的人的体味是所有人都认为的那种香。有的人的体味是部分人觉得香而其他人不觉得是香味的一种味道。还有的人的体味是很重的让大多数人反感的味道,不过有一点倒是很奇怪,越是漂亮的女人特别是处子,的确是有幽香,人们常说的处子幽香。

    不过能够和植物一样发出植物香气的,倒是没有听说过,李沉香平时的想起并不浓郁,但是情绪激动或者运动后,就会变得清晰可恶,李浩忽然有些邪恶的想道,在嘿咻的时候,堂姐身上是不是更香啊,想到李沉香为了这个家庭嫁给了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数年后丈夫去世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就被赶回了娘家,心中更是怜惜,同时似乎有些可惜,可惜什么,他自己也无法说清楚。

    李沉香哪里知道他的邪恶想法,挽起裤腿,就弯子开始采摘蘑菇,李浩也没有闲着,而是用眼角的余光,欣赏起李沉香的那因为身子弯下出来,而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的胸前的美妙的风景来了。

    那一头秀发,飘飘然倾泻下来,令李沉香整个人更增几分女人味,那修长的,笔直紧绷着,在紧身的裤子下,更显修长纤细;肥大的香臀,高高翘起,纤细的小蛮腰,略微弯曲,更显得柔软,那一条女性的完美s型曲线,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且这个动作,使得她那合体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背部,将李沉香的一个优美的背部展现了自己的面前,而那肩胛骨的下方,则有一根系带一样的东西透过那紧紧的绷在了李沉香的背部的衣服,而微微的突出了出来,上面似乎还有两颗扭扣的痕迹,看到这里,李浩立刻意识到了那正是紧紧的包裹着李沉香的的奶罩的痕迹。

    李浩心中火热,走了上前,从侧面查看,这一看又是一番美景,大堂姐的二个被那短褂紧紧的包裹着,那仿佛不廿心受到那衣服的束缚一样的,正努力的向外突出着,在李沉香的胸前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孤形,着李浩的眼球,而那衣服紧紧的包裹在李沉香的而充满了弹性的上,使得那衣服紧紧的绷在了李沉香的胸前,充满了张力,使得李浩不需要用手去摸,都能感觉到李沉香又峰的柔软和来。

    看到这里,李浩的一荡,不由的又想起了刚刚在路上的时候李沉香的那个正被那长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丰在随着走路的姿势而左右的样子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李浩不由的将那次自己看到的情景痕前的情景结合在了一直,在脑子里不由的浮现出了李沉香nei衣里的旖旎风光来。

    想到这些香艳的情景,李浩的心中不由的如同猫抓了一样的酥痒了起来,在内心的深处隐隐的升起了一丝的想要伸出手来,去一下李沉香的,哪怕隔着衣服,也要真实的感觉一下李沉香的那胸前女性的特有的娇柔来,但是李浩却终是不敢,只好将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丝渴望和冲动深深的埋在了心里,而是用眼睛贪婪的看着李沉香的,一刻也不舍得离开,此刻在李浩的眼里,全部都是李沉香的的影子,感觉到李沉香的而的几乎都占据了自己的整个的视野,在这种情况之下,李浩不由的感觉到又香艳,又刺激,不由的身体的某个部位渐渐的起了反应。李沉香可没有想到李浩又在借机占自己的便宜了,摘采了一会,手放不下了,扭头道:

    “还愣着干嘛,帮我一起摘啊。”

    “哦,好的。”

    李浩走了上前,把竹篮子放在两人中间,李沉香把采到的茶树菇放了进去,大概是觉得弯这腰有些累,她顿了下去,却不知道这么一来更加便宜了某个色两,从李浩的这个位置看过去,正好可以顺着李沉香的衣领,看到李沉香的的风光,李浩看到,李沉香的一对的,正若隐若现在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而那上的那一抹风光,让李浩的呼吸不由的微微的一窒,李浩感觉到,李沉香的是那么的,那么的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李浩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

    那正在胸前高高的耸立着的无时无刻的不在诱惑着自己,在这种情况之下,李浩的胆子不由的大了起来,终于战胜了理智,使得李浩不由的将头伸得更低了,随着李沉香的胸前的那一对而高耸的在自己的视野里越来越大,使得李浩的心不由的狂跳了起来,李浩甚至感觉到,正有一股淡淡的味,正从李沉香的那的充满了弹性的上散发了出来,冲入到了自己的鼻子里,李浩看到,那之间形成的那,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深邃,使得李浩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股无比香艳的感觉,在这种感觉的趋使之下,李浩的呼吸不由的微微的急促了起来。

    听到那微微急促的呼吸声,李沉香的不由转头,看到钟李浩正站在自己邪侧,目光似乎看向自己的胸前,这才注意到泄了,弹指可破的俏脸上微微一红,瞪了李浩一眼,道:“小浩,你不帮忙一直盯着我看干什么?哼,出去这么多年,你变得这么坏了。”

    李浩也不能再继续的欣赏李沉香的那衣领之下的美妙的了,于是,李浩只好恋恋不舍的从李沉香的那的上收回了目光,不过也感受李沉香羞恼居多,所以嘀咕的道:

    “小时候又不是没有看过,我们还一起洗过澡,我还摸过呢。”

    听到李浩的话,李沉香又羞又恼,又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想起小时候姐弟兄妹几人,通吃通睡的温馨,在自己十四五岁少女已经发育,他都十岁的时候还是在一起洗过澡,那时候自己初具规模的还被这个小坏蛋用抓奶龙抓手抓过,还说自己的太小了,没有大妈的摸起来舒服。气得自己都哭了起来,那时候竟然还发誓长大后一定要比妈妈的更加大,现在想起来当真是羞死人了,连忙呸了一声道:

    “在没有正经,我生气了,快点采蘑菇吧。”

    听到李沉香的语言中微微的带着一丝的恼怒之意,李浩见好就收,认真的帮起忙来,忽然性质一起,嘴中哼哼着儿时的童谣:

    “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冈”

    听到李浩的儿歌,勾起了李沉香童年的回忆,这首歌还是自己叫他唱的,想不到这么多年了。又听到他唱了,想起以前的快乐,他离开后,自己的生活就逐步的艰难,为了家庭不得已在几年前嫁给了不喜欢的人,二年前又被赶了出来,这么多年来自己笑的次数屈指可数吧,但是他一回来,自己就感到如此的快乐,小浩真是自己的福星啊,李沉香想起自己这些年的生活,一种心酸涌上泪水涌了上来,为了不让李浩发现,连忙扭过头去另外一颗树下摘采。

    李浩不知道自己的一首儿歌,居然让李沉香落泪了,多年来蕴结的悲苦心酸随着眼泪落下而放开,同时也让两人十年分别的那种陌生隔膜,完全消失,有的只是时间沉淀下来更加浓郁的亲情和一丝别样的情绪。

    半个小时,两人就采到了足够分量的茶树菇,李沉香欢喜的道:

    “好了,这么多够我们吃几顿的了,我们回去吧,不要耽搁了午饭的时间。”

    “好的,姐,把篮子给我吧。你一个女人提着多累。”

    “别看不起女人,现在在村里做农活的都是女人,数百亩地都是我们种的呢,我可不是城里的娇娇女。”

    虽然是这么不服气的说着,但是李沉香还是走了过来要要把篮子递给李浩,刚走了几步,脚却被一个突出的树根挂住了。一脚没踩稳,登时摔倒在地上。篮子内的蘑菇洒落一地,因为两人距离稍微有点距离,李浩的身手也没有反应过来,见到她摔到,连忙走了上前,把她扶起道:

    “姐,你没有事吧?”

    “我没事情,把茶树菇捡起来吧,别踩碎了,就白辛苦一场了。”

    说完蹲着捡蘑菇,李浩连忙,很快捡起,李沉香站了起来,就要走路,忽然眉头一簇,轻声的叫了起来,李浩十年的打打杀杀经验丰富,立刻知道她刚才扭到脚了,连忙扶住她道:

    “姐,是不是脚扭了?”

    李沉香点点头,李浩知道脚扭伤的人,自己下山是难做到的。

    “来,我背你下山。”

    不等她说什么,李浩拉过她的手,将她柔软的娇躯背在了自己的背上,朝山下走去。一手提着篮子,李沉香的身材姣好,尤其是胸前挺立的傲人无比。李浩要背她下山,李沉香也就毫无顾忌地趴在了李浩的背上,地丝毫不加遮挡,亲密无间地紧贴着李浩的背脊。

    虽然是一百多斤的重量加在了背上,但是感受着后背上不时随着身体的颤动而漾起层层柔软触感的美好之处,李浩觉得这并不是在吃苦,而是在享福——艳福。下山的路虽然一样不好走,而且背着一个人还提着一个大篮子,但是李浩的体魄不是常人可比,因此,没花费太多的力气就到了山脚下。但是不巧的是,当李浩将李沉香背回家的时候,黄秀音还没有回来,连在厨房的雪琴也没有在了,显然都出去有事情了,李浩放下东西,把李沉香背到了另外一件房间,那是一件卧室,轻轻的把李沉香放在床上道:

    “姐,家里有红花油吗?放在那里?”

    “有,放在柜子抽屉中。”

    李浩来到墙边的衣橱柜,打开抽屉找出了一盒没有开封的红花油,李强紧挨着李沉香坐下,望着李沉香那张迷人的俏脸,搓着手,说道:

    “姐。我给你插药吧。”

    “这不好吧”

    李沉香神色扭捏的呢喃道。

    “姐,你怕什么啊,我这些年来别的不敢说,伤筋动骨这样的伤势,我最拿手了,这些年我打过无数次架,久病也成良医了,我对跌打断骨之伤最有信息。”

    李强厚着脸皮无赖的说,为了增加自己话的真实性,他把自己的上衣脱掉,路出强健完美的上半身,还有许多狰狞的刀疤伤口,甚至还有抢伤,李沉香瞪大着眼睛,她能狗感受到李浩这一身伤的恐怖,这些年他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啊,只怕远比自己的生活更加艰苦,想到这里她心中大是难过,眼中又了泪光道:

    “小浩你这些伤是怎么来的?”

    李浩连忙道:

    “好姐姐,你别哭啊,我只是想给你查个药而已,又不是做什么坏事。”

    “小浩?告诉姐姐,你这些年到底是过的怎么样?为什么有如此多恐怖的伤?”

    李浩暗自骂自己没事找事,连忙安慰道:

    “姐,我过的很好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等有机会我会详细告诉你的,现在让我好好给你插药好吗?”

    看到李浩希翼的眼神,李沉香止住泪水点点头,略微犹豫了一下,她轻声道:“那好吧。不过你先把上衣穿上。”

    “哦,好的。”

    李强兴奋的点头,,三下五除二的飞快的就穿上了衣服。

    “姐姐,把鞋子脱了,我给你插药。”

    李强兴奋无比的望着李沉香说。

    “嗯。”

    李沉香望着李强那兴奋的表情,一张俏脸羞红。傻子都能够看出李浩的心思,摆明了是要接擦药占自己便宜,李沉香心不受控制的‘扑通’‘扑通’的跳着,美眸迷离,脱掉了自己的鞋子躺在床上。

    ※※※※※※※※※※※※※※※※※※※※※※※※※※※※※※※※※※※※※※※※※※【《乡春》c宇宙浪子168c专属作品※翠微居首发:】※※※※※※无论您在哪看到本书,都请来首发网站,支持一下正版!※※※※※※※※※※※※※※※※※※※※※※※※※※※※※※※※※※※※※※※※※※※※※※※※※※※※※※※※※※※※※※※※※※※※※※※※※※※※※※※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