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都市言情 > 乡春 > 90.第八十九章 勾人

90.第八十九章 勾人

推荐阅读: 张鹏飞张小玉   天骄战纪   召唤梦魇   不灭战神   网游之百倍伤害   玄幻之至尊升级系统   问道红尘   木叶之绝世无双   万界最强管家   这座大门通异世   九星毒奶   冰山总裁的贴身保镖苏木   盛唐之帝国崛起   荒古天帝之邪眸   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   千里江山不如君   吞海   市井之徒  

    [第1章第一卷]

    第90节第八十九章勾人

    天亮了,带着清新的空气,在宾馆守一个夜班的小红,打开防盗门,伸了一个懒腰,有些困乏的伸了一个懒腰,不由自语的道:

    “一天总算过去了,哎,这样熬夜的工作对女人来说真是天敌呢。”

    小红只是说说而已,向她这样只是初中毕业的人,能够在乡里唯一招待所当收银员,已经是当初花了很大关系了,要知道她一月可是有800的基本工资,还有各种福利制度呢,在这个贫困的乡里,农民辛辛苦苦一年也不过3百一亩地,那还是收成极好的时候,她这份工作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

    不用背井离乡去打工也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这是偶她听到了脚步声,转过身来,看到一个少妇和一个青年男子,从楼上走了下来,这少妇她昨天刚接班的时候见过,而且因为对方的美貌让她印象深刻,她看起来三十多岁,皮肤却远比自己这个刚十八岁的花季少女还好,而且少妇那成熟火辣的身材更不是她能比的,自己虽然也算个清秀的少女,可是面对这样的美女立刻成了绿叶了。

    但是今天她看起来比起昨天似乎更加漂亮了,天这是这么回事?小红心中嘀咕的女人正是雪琴,久矿的少妇被男人滋润了,自有另一种成熟的风韵,一夜之间,那对高耸的好像更加,正在向人展示她的骄傲,晶莹剔透的脸蛋上残留着一抹淡淡的红晕,羞涩中带着满足,一对略长的勾魂眼正含情脉脉地望着身边男人,好像在向他倾诉着自己情意,又好像在诉说自己的幽怨。

    小红下意识的吧目光看向她身边的男人,也是觉得有些吃惊李浩,这个人她也有映象,是个很英俊的男子,几乎和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一样,但是对方竟然一夜之间换了个人似的,变得容光焕发c神采飞扬起来,举手投足之间竟隐隐有了一股格外的男性魅力。让小红看的呆了,只到两人结账离开才回过神来。

    李浩两人在一个摊子上吃了有些早点,刚吃完就看到一辆乡村中巴过来了,从乡道其他乡里和村子里都是这些本土人购买车子跑的,都是这样的乡村中巴。两人收拾了一些东西就上了车,因为和雪琴约好了,在车上不准在动手动脚,因为这些区各个村里的人,很容易碰到认识的熟人,雪琴自然不敢让人看到和李浩关系的异常,李浩也知道雪琴的性格,他也不是真正的色魔,自然不会让雪琴难堪。

    售票员热情地拉着看起来要坐车的行人,那些路过的行人在她的眼里恐怕个个都有想坐自己车的嫌疑,和只需采摘的果实一样,拉个上来就是几块钱啊。还别说,她还真的拉到不少客人,很快就装满了一车。

    看着来来往往上车的人流,大部分都是普通的乡村打扮,去乡下的大部分都是本地的人,土里土气的,偶尔有些在城市里居住走亲戚。突然的眼睛直了起来,只见一对男女询问了司机一下,上车走来,恰好坐在李浩们斜对面靠前。那个男的带着眼睛,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样子,不过李浩也就是随意看了一眼,但是那个女的长得很可爱,大约1米60的个头,正是李浩喜欢那种娇小玲珑的类型,头发长长的,前面剪着像小女孩的刘海;细长的小眼睛非常秀气,鼻子挺翘,小小的粉红嘴唇,浅浅涂上的亮粉唇膏显得晶莹,轻轻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贝齿。

    不算大,可是因为身材苗条的关系,总显得鼓鼓的。虽然不高涨,但却娇小宜人,她坐在靠走廊的一边,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璧无瑕的光裸着。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使人看了会情不自禁地产生要摘下来放进嘴里尝尝的感觉

    这样的女人简直是极品,李浩不由得暗暗打量起来,总觉得她有些熟悉,但是一时半会有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就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打量着,这个女人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清纯的诱惑,不过她很小心自己的衣着,两腿夹的紧紧的,不让一丝的流淌出来。但是看她两只晶莹亮白,浑然白玉所雕,虽只能看到她的上部而无法看到她的根部,无聊胜有聊,李浩仍然用目光不住地扫视。

    “怎么,还看呢,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吧?”

    雪琴突然凑到李浩耳边吹着热气,小声地打趣道,看来她也发现李浩的小动作了,不过李浩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尴尬的,毕竟再尴尬的事情也经历过了,就笑了笑转过头对着雪琴说道:

    “呵呵,可能是那个女人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吧,想让人多看两眼,不过说真的,她和妈比差远了,妈全身都是美的,她就那双腿吸引人,白白净净的,”

    “哼,谁相信你的鬼话,我一个老女人哪里比的上人家小姑娘。”

    雪琴心中高兴,嘴上却是如此说道,刚想伸手打他一下,才想起这是在汽车上,两个人不能够做出暧昧的动作,只好停下手,望了对面那个女人一眼说到:

    “这个女孩子奇怪啊,去乡下村子里穿成这个样子,我看是刻意打扮得,怎么看都有些别扭。”

    “嘿嘿”李浩听出了她的话语中包含着一点醋意,就顺着她的话头说到:

    “那当然,如果雪琴老婆这样穿,肯定迷死一大群男人,不过我估计你不喜欢这样的打扮。”李浩的话里边半含着奉承还有些激将。

    听李浩这么一说,雪琴带着有些不服气的意味说低声道:

    “坏蛋,你想的倒美,我要是打扮成这个样子还不被人骂死,小浩,不是说了在人面前不需叫我老婆吗。”

    “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听不到吗,我就叫,老婆,老婆,妈妈老婆。”

    看李浩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她只好小声说道:

    “好了,我算怕你了,到了村子里你可不能够这么叫。”

    “这才对嘛,”李浩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蛋上柳眉微蹙,显得妩媚动人的样子说到:“雪琴老婆,你比她更动人。”

    “去你的,不准乱说。”

    她口中虽然拒绝,但是眉目之间却显露着几分得意。司机把车子发动起来,开始朝前面驶去。李浩不经意间又回头看到对面的美女,突然感到一丝异常,她的嫩面绯红,牙齿紧咬着嘴唇,发出细微的哼声,苗条玲珑的身体在座位上轻轻扭动着,呼吸开始急促

    尤其是在她在座位上摩擦得时候,若隐若现地展现着她的小臀,至于那双长腿则紧紧的夹住裙角,虽然隔了布料倒是看不出什么轮廓,不过从她几声轻轻的呻吟和秀美长腿的微微颤动,阅人无数的李浩哪里还不明白那是因为地带被人蹂躏激发而喷出来的缘故。

    李浩仔细看了一眼坐在里边的四眼仔,他的手好像在座位里边触摸着,果真人家说戴眼镜的都是色狼,这话一点都不加,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看上去像个大姑娘,但是手段却不低,李浩心中一动,凑到雪琴的耳边轻声说道:

    “你看我们对面在干什么?”

    “搞什么鬼呀?”

    雪琴疑惑的转过头,因为有李浩的身体遮挡,她看起来倒也肆无忌惮,刚开始她大概还没有看出名堂,很快想起了自己昨天的遭遇,脸色一红,恰好那个女子转过头看向李浩们,脸上一红,说不出的含羞带嗔,百媚顿生,尤其是嘴唇咬住几绺飘忽的长发,更显得朦朦胧胧的娇媚撩人,李浩的胯下立时温热了起来。

    “哼”雪琴鼻子中轻哼了一声,却不敢再看对面的动作。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李浩正要辩解几句,突然李浩看到她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裤子,顿时明白过来,慌忙咧了咧身子,尴尬的遮挡住自己的下边,心中暗到小家伙你也太不给面子了。

    不过那个女人真是一个,仅仅刚才那一笑就惹人遐思,把李浩搅得心慌意乱c勃发,实在让人受不了这个打扮得清纯可爱的女孩突如其来的那股妩媚和,李浩看雪琴这个时候也动了动身子,心中明白几分,原来她也不是无动于衷呀。想来是想起了昨天的香艳,现在换成别人了,让她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

    “唉,这个女人真漂亮,可惜名花有主了”李浩故意轻声赞叹道。

    “呸”雪琴嗔怒的啐了一口,然后略红着脸颊瞪了李浩一眼道:“就是一个狐狸精,有什么好的,真正的好女孩子会是这个样子的?”

    “那妈妈心中的好女孩子是什么样子的?从小遵守三从四德c未嫁从父,即嫁从夫,夫死随子,又或者男人出门要跟从,男人命令要服从,男人错了要盲从”

    李浩抬眼一看﹐见她的脸颊蒙上一层绯红,挺秀的急速的起伏着,黑色的休闲裤勾勒出肉感十足的圆翘肉臀。李浩的两眼死死盯着她那的翘臀,她见李浩突然停口转头顺着李浩的目光一看,忙用手把自己的上衣朝上拉了拉,红着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在胡说些什么呢。”

    她被李浩看得羞红了脸﹐但又没有办法,只好重新转过头看着窗外。虽然已经于他,在床上可要曲艺求欢,但是在有人的地方,雪琴还是想保存自己作为母亲的威严和尊严。李浩的手“无意”的从腿上垂了下来,顺着车子的晃动正好搭在微隆的曲线上,软软的又充满弹性的感觉瞬间从手掌传过来,雪琴的身子也是一怔,但是很坚决的转过头看着窗外稍瞬即逝的美景。

    座位是冰凉的,但是手掌中传来的感觉却是温热的,李浩若有似无的贴住那团绵软揉捏着,似的抚摸那里滑嫩的

    “小混蛋,在胡闹我可要生气了,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约定。”她隐蔽的拍了拍李浩的手臂,示意李浩别太过分,知道这次和上次不一样,李浩也就没有继续下去,只是她那浑圆而微翘的美妙在李浩眼前轻轻地晃着,让李浩有些心猿意马。只好看向窗外来分散自己的心神。

    车子徐徐启动,出城后在国道上跑了几公里,就从一个丁字路口拐弯进入了乡村公路,这条乡村公路逆着铁沙河蜿蜒而上,正好贯穿栗县西北河谷地带的七八个村落。金沙河是溧水上游的一条支流,汇入溧水后从临省的醴丘县汇入浏阳河,然后流入汨罗江,注入洞庭湖,再从洞庭湖联通长江。

    公路两边都是稻田,现在正好是农作物播种的季节,看着田间地头到处是牛耕水作的场景,听着拥挤的车内乘客们口中吐出的熟悉方言,看着窗外田间地头的田园风光,李浩只觉得全身舒爽通透。看来,亲不亲,故乡人,美不美,家乡水,这话说得还真不错啊。

    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