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魔法 > 释灵逸志 > 外传 第十九章 都是会改变的

外传 第十九章 都是会改变的

推荐阅读: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我的美味儿媳   绝色儿媳   美女老师俏儿媳   欲仙欲死沈曼   明星潜规则之皇   得说爱时必说爱   欲火焚身:风流嫂子   最强医圣林奇   飘飘欲仙   黄泉杂货铺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哑巴秦立   他的小初恋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姜文中的问题很复杂,事实上所有住在莫问村的人的问题都不简单,之所以没有显现出来,不过是被姜文中她们给比下去了。

    莫问这里的事情对一个凡人来说是非常巨大的,很难去解决的,还是那句话他们就只是凡人,一个凡人的能力是很有限的,很多事情不是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这里的村民为什么会永生不死,呙锦还不清楚,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莫问村的村民的还都活着,按照村长的说法,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想要过去死,始终都没有成功。

    呙锦她们开始时的所有注意力都被这一点给吸引了,这一点之下还隐藏着不一样的事情,比如凡人的心性是很活泛的,他们总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而改变。

    呙锦不认为他们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肯定不都是好人,人要是不用死的话,能做的的事情就非常多了,要是再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的话,心里的恶魔也就会出现了。

    从进入莫问村的那一刻,呙锦就能看出来,这些村民都是很淳朴的,除了比较特殊的那几个,其他人和凡人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这样的念头在呙锦的脑海里一闪就过了,呙锦也没有很在意。

    姜文中说了几次,始终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姜文中的事情,呙锦基本上知道的差不多,姜文中越是这样,呙锦越就觉得不能轻易的告诉他事实,凡人都是很脆弱的。

    姜文中走了之后,呙锦看着他的背影,不自禁的叹了口气摇摇头说他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呙沐接着就问什么样的人才是可怜的人呢,呙锦看着呙沐笑了笑说反正不是她们。

    呙沐也笑了笑说这样说未免太绝对了吧,呙锦盯着呙沐看了一下问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呙沐摇摇头,说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以后的日子还有很长,谁也不能保证一直都能这样。

    呙锦呵呵笑了起来道:“好在这话是你对我说的,是我听你说的,要是换做其他人的话,彼此的关系就该有些影响了,说不定还会恶化。”

    呙沐说会恶化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注定是要恶化的,不会恶化的始终都不会这样,呙锦问呙沐对这里的事情怎么看。

    呙沐道:“我觉得我们也调查的越深入,发现的问题也就会越多,或者干脆说,我们根本就没有深入,问题自动就找上门来了。”

    呙锦说其实她最希望的是一个人能找上门来,可惜这人不在这里,呙沐道:“那人应该是不会来的,至少不会这么快就来的,他是有心结的,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形成的,同时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消除的。”

    呙锦想了一下说这也不一定,不管是谁都有承受的极限,超出了那个极限,所有的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原先不合理的东西也就都合理了,呙沐问要是真的这样的话,呙锦准备怎么办,呙锦说也好办,该留的留,该走的走,呙沐问该怎么去判定呢。

    呙锦看着他道:“你是在和我说话,还是在问我问题,我觉得应该是在和我说话吧,这样才符合你。”

    呙锦是坐在椅子上的,呙沐挨着她坐了下来道:“在你看来,莫问这里的突破口会在谁身上,或者说谁会主动和我们说出来他并不是很想说出的问题。”

    呙锦摇摇头,而后说她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是不是有人说出来之后,莫问的问题就能解决了呢,呙沐笑了起来道:“这样说来我们不过是在为自己找麻烦吧了,觉得能解决问题,进行了之后才发现是一个麻烦,找到一个麻烦,后面的麻烦就又跟着来了。”

    呙锦并没有回话,整个身子都靠在桌子上,看着她的背影,呙沐才突然意识到,呙锦不过就是一个小女人,身子很单薄的小女人,过去她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很多都和她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情是该做的,也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应该做的,做了也就做了,好的坏的都没有关系。

    正当呙沐想的入神的时候,呙锦忽然站了起来,呙沐看着她问怎么了,呙锦说她决定了,不能在这里干等着,她要做些什么,既然不知道哪个是突破口的话,就自己去找一个突破口,这样至少是不用闲着的。

    呙锦说着就往外面走,呙沐忙拉住她,不知道是呙沐太用力了,还是呙锦走的太着急,呙锦往后退了几步,眼看着就要摔倒的时候呙沐伸手扶住了她。

    呙锦并没有站起来,保持这个姿势回头看了呙沐一眼道:“你应该再早些出手的,这样我就不用考虑要不要用灵力,很麻烦的,你身为丈夫,不就是应该这样做吗。”

    呙沐说呙锦应该早些使用灵力的,这样他也就不用考虑要不要伸手去扶,这也是很麻烦的,呙锦瞪了呙沐一眼说这不是一个丈夫应该说出来的话,呙沐说这也不是一个妻子能做出来的事情。

    呙锦笑了起来,一转身重新坐在椅子上问呙沐要是其他人听到她们的话,看到她们之间的这些事情,会做什么感想?

    呙沐想了一下道:“按照凡人的想法大概就会觉得我们不是夫妻关系,至少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夫妻的关系,大概也会说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要到头了。”

    呙锦说应该会这样,呙沐问呙锦要上哪里去,呙锦说去香儿那里,目前摆在明面上的不一样的人就之后香儿的,去香儿那里是不会被怀疑的,说不定就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还有她和香儿都是女人,女人和女人之间是有很多话可以说的。

    呙沐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她们这样是不是转变的太快了,短时间想法一点都不一样,这样一来和那些凡人有什么区别呢,呙锦道:“我们和凡人是不一样的,从一开始就是不一样的,我们就只是修道者,修道者怎么会和凡人一样的呢?”

    呙沐道:“就是去找香儿又该说些什么呢,该说的我们的都已经说过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看香儿的意思,她不想说的事情始终都是不会说的。”

    呙锦很神秘的笑了一下问香儿有没有可能和她们一样,想法也在不停的改变,上午还不想说,下午就想说了。

    呙沐道:“香儿会不会这样,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你是肯定不会待在这里了,一定是要出去的,香儿不过就是一个借口,像其他的借口一样。”

    呙锦笑着问其他的借口是什么,呙沐没有回答不过就笑了笑,呙锦并没有出去,准确的说她们没有机会出去,还没有站起来村长就来了。

    看着村长风尘仆仆的样子,呙锦忍不住道:“你看到了吗,想法改变的不单单是我们,还有他,而且从他的样子来看,他要比我们改变的跟多的。”

    村长一进来就说有新的情况,呙锦忍不住打趣问什么情况,不会是说村民都不愿意离开了吧,村长微微一怔说当然不是这样,确实是和破除封印有关的事情。

    呙锦等着村长的回答,村长迟稍稍迟疑了一下道:“他们想让我问问,破除了封印是不是真的和你们说的那样,恢复到原来的情况,原先怎么样,现在就怎么样,不会有任何损失。”

    呙锦道:“这是村民的意思,我想听听你的意思,你有什么想法,而且我很奇怪,按照你说的这里的人都会成长到本身生命的一半,我看这里的人都不像啊,没有年纪很大的。”

    村长说这种情况以前也出现过,就好像是所有人都轮回了一次,又回到开始的地方,彼此的差距都不是很大,上次出现已经很久,呙锦点点头,再次问村长的想法是什么。

    村长道:“我已经和你们说过了,我已经没有任何牵挂,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在那里都一样,在这里就是没有自由。”

    呙锦笑了笑说莫问这里的村民想法改变还是很大的,本来都想着要离开这里,怎么又忽然不想走了呢,村长忙说不是不想走,不过就是他们想知道走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还没有等村长问完,呙锦就反问如果真的很严重呢,村长猛然一愣,迟疑了片刻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呙锦说就是这个意思,如果阵法破除了,莫问的村民都会或多或少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情是非常有可能的。

    呙锦的话就说到是这里,这确实是一种可能,会不会真正的发生,谁也不清楚,理论上来说这样的话是不应该说出来的,对村长和村民都没有任何好处,呙锦就是想要试探一下村长,为了哪一方面呙锦也不清楚。

    村长想了一下问会死吗,呙锦道:“如果能离开这里,会死,但不会立刻就死,能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很长,你会怎么选择,是你,不是村民。”

    村长不说话,不由自主的作用走了走,呙锦照例不去打扰他,很久之后村长才给出了他自己的答案,他强调了一下,这就是只是他此刻的答案,如果真的发生了,他会不会这样做还真的不知道,人都是会改变的。

    释灵逸志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