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其他类型 > 制服下的诱惑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淫荡的女秘书

第一百一十四章 淫荡的女秘书

推荐阅读: 我为国家修文物   承包大明   反派真不是我   狂梦之主   重生之都市仙尊   首富从黑科技开始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入赘王婿   神婿叶凡   龙婿叶凡   医婿叶凡   王婿叶凡   神级强者纵横都市   家有王妃初长成   万古最强神婿   讼师皇后   我的白富美老婆   武破九荒  

    我们公司是个大公司,而这个制作室又是业绩最好的一个,我们有很多客户,即使打起官司来我想也会有很多会司声援我们,至于贵令司我想情次J挑不同了吧,而且打官司的时候还会影响到你们公

    司的业务。”

    范伟壮着胆干说。

    “这。”

    两人听后,不知遣说什么了,站在那里。

    “两位先请坐,襄有一个主意,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听听。”

    范伟看池们已经被自己唬住了,所以来了精神。

    ‘销说。”

    白丰袖已经没有了时才的冤张气焰。

    “那三十个灯箱我们不会收的,二十个的钱也应该给你们,你们可以把那些剩余的拿来自己用,岭你们自己公司打广告,我会申请总公司在灯箱上写上我们公司的名字,这样相当于我们免费给你们

    打广告,我想以我们公司的实力以及浮昌誉应该会给你们带来相应的效益。”

    范伟顿了一下,”如果你们不同意我们只有法庭上见了。”

    “这,我们要回去通知一下经理,因为我们做不了主。”

    白丰袖说。

    “好,如果你们有这个意思的话,明天来找经理,我们可以再制定一个具体的合同。”

    范伟说。

    “好吧,我们先走了。”

    白丰袖站了理来,伸出手同我握手。

    他们两个走后,范伟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坐在特干上,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打湿了。

    范伟自己接了一杯水一口气的喝了下去,原来坐办公室也不是这么客易啊。

    “叮一一”电话响了,范伟拿起了话筒。

    “小范,怎么样了?”是经理。

    范伟把事情的经过同他讲了一下,他听了后很高兴,连声的夸范伟会办事情,还说要确他吃饭。

    放下电话后,范伟坐在特干上,今天j趁实在的就是一个运气而已,如果那两个伙精明一点,死活纠缠在合同上的话范伟还真没办法。

    精神一松懈下来,范伟感觉有点双了,于是靠在特子上想要林息一会。

    “经理,你没事吧。”

    手晓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杯咖啡,她把咖啡教在范伟的桌干上。

    “没事,我正在适应这里的生活而已。”

    范伟笑着说。

    “呵呵,经理果然厉害啊,时才那两个人不是第一次来了,每决来都要同总经理大吵,而且不到两个小时他们不会走的,今天才一个小时不到就走了。”

    手晓略带奉承的说。

    “呵呵,没什么,还不是鲁小姐在电脑中翰入的资申帮了我的大忙。”

    范伟也虚伪的说遣。

    “对了,经理,刚才小石同你讲了吧,晚上大家一起吃饭。”

    “是啊,手小姐也会去吧。”

    范伟问。

    “呵呵,我先出去了,经理有事就叫范伟。”

    她笑着走了出去。

    性通人够风腾的了。”

    范伟心想

    “讹是这里了。”

    “车停下来,我们一行人从车上走了下来。看了看这家酒店,门面装修的很好,”信通酒家,”范伟看着酒店的名字说。

    性通另他们大家以前采夸常来的地方,这里的老板是经理的老朋友。”

    范健同范伟说。

    “怜着千什么,走了。”

    经理拍拍范伟的肩膀说。

    范伟一行十个人走了进去,“几位已经定好位子了吗?”他们才进去服务小姐就走过来问。

    “你是祈来的吧,去叫你们经理过来,你就说我挂何。”

    经理净民和气的说。

    “是。”

    服务小姐诚惶试恐的答遣。

    很快从里面出来一个人,一身黑色的西服,黑色的皮鞋走起璐来发出”喀!喀!”的声音。

    “老何一范伟说是谁呢,只有你这个伙不给范伟面子。”

    那人走到了经理面前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给我们安排个好位干吧。”

    经理给他递了一支烟,然后说:”来来,我给你介匆一下,我们的祈副经理,小范。”

    “小范一过来,这是我的老朋友,曾大铁。”

    经理说遣。

    “曹老板,以后还确你多多关照啊。”

    范伟伸出手说。

    “好说,老何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来来,抽烟。”

    他说着从口徽里拿出了烟。

    “不好意忍,我不会。”

    范伟说。

    “人家还小,怎么会啊,现在的年轻人哪像我们那时候,才上中学讹是老烟枪了,得,你这烟给我吧。”

    何经理替范伟接过了烟。

    “呵呵,看来我们要落伍了啊,走,老地方。”

    曾老板说着带着范伟们走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啊。”

    经理说。

    勺方到的果干狂,来点尝尝吗?”曹老板神秘的说。

    “好啊。

    这你也弄得到,其他的你看着来吧,我相信你的选择。”

    经理说。

    “好,摘等。”

    曾老板说完走了出去。

    “果子独不是平就禁止吃了吗,因为非典啊。”

    范伟问坐在范伟旁边的鲁晓。

    “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说另不安全,那都是人自己叮自己,我们都习惯了,放心吧,如果有非典我负责。”

    她笑着说。

    “呵呵一”范伟笑了。

    “小范,这里的人你都见过了吧,本来应该都来的,可另那几个因为有事情就不能来了。”第一文学欢迎你

    经理说。

    范伟看了看,有几个不太热悉,那个张非也没来。

    “我说你们讹不麦刁著着了,自己介绍一下自己吧,有的经理可能认识,但是还不知道名字呢。”

    范健说。

    “也对。”、二

    经理也说。一涌.

    “那我先来,我是负责三雄钊作的代春凉。”

    坐在范健身旁的一个男的说,他看上去很晴林粉吞长得很结实,一身的肚肉。

    ,十

    “我也是负责电脑的,我叫谢小勇。”,,

    代春责旁边一个和范伟差不多的人说。

    “我是策划钟灵。乍周步里断一个女声说。

    “钟灵?天龙入部的钟灵?”范伟的眼睛盯着这个短发小女生问。

    “呵呵,你同我们大家一样,我们第一次认识她的旧习候也以为是呢。”

    经理笑着说。

    “呵呵。”

    大家都笑了。

    “我是搞创意的文海。”

    坐在钟灵身边的一个白面书生说。

    “对,讹是天天无聊的写诗的伙。”

    一旁的钟灵答茬说。

    “这两个是我们公司的活宝。”

    手晓对范伟说。

    “我一.一我一一是负责后粼处理的纪田。”

    一个同样是短发的小女生站起来说,她的眼睛不耽直视范伟,只是向下看着说,白净的脸上立刻红了一大片。

    “呵呵,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含羞草。”

    经理笑着说。

    原来现实生活中居然真有宝通样的人,范伟还以为只有动画片里才有这么害羞的女人。

    “怎么少了一个,李秘书哪里去了?”经理说。

    “刚才还和我们在月婆的,怎么一眨眼就没了。”。

    “那个李秘书我是今天下班的时候才见到她,第一天来的时候我只是同她打过招呼,后来才听经理说,她不止在公司,在整个市里的广告界也小有名气。

    范伟正在瞎想的时候,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李秘书,”不好意思,刚才去了一下洗手间。”

    她同大家说。

    “李秘书,大家都介绍了自己了,你也说两句吧。”

    范健说。

    “哦,对了,我都忘了。”

    她说着冲范伟伸出了手,“我叫李英梅。”

    范伟伸出手来同她握了一下手。

    “这位是我制作室的功臣,也是整个公司的功臣啊。”

    经理说。

    “以后还确李秘书多多关照。”

    范伟说。

    “范经理客气了。”

    她说。

    房间里的气氛比刚才要活跃多了,一番自范伟介绍后大家都随意的种了理来。

    范伟偷眼看着李秘书,她看起来同鲁晓的年纪差不多,但是气质要镇卜~点,但是胸不是很大,范伟正在偷眼看她的俐候,她忽然把眼光挪向了范伟,范伟立刻将阂戏转移。

    过了一会,茉上来了,希奇古怪的茉摆了一桌,然后上了几崩红酒。

    “吃完饭后大家去唱歌,所以不要喝醉了啊。”

    范健大声的说,然后把红酒倒入一个酒杯中,然后又向里面倒了一点饮申进去“透另什么茉啊?”范伟指着靠近范伟的一盘茉,盘干里的东西好像另(兔子。

    、通另从广东那面来的师俏傲的名茉,叫龙虎斗。”

    “哦?那我要尝尝了,名字都这么有意思。”

    范伟说着夹了一块放在嘴里,味遣还可以,肉不老不嫩,吃着洲民弹牙。

    “呵呵,这个龙呢其实是蛇肉了。”

    手晓‘j趁着帮范伟夹了一块教进碗里。

    “那这虎呢?是兔子吗?”范伟问。

    “这虎其实是猫。”

    手晓给范伟扫除文盲。

    “呵呵,猫一”范伟大吃一惊啊,那块肉卡在范伟的喉咙咽不下去了,范伟拚命的咳味起来。

    “经理怎么了?”范健立刻放下筷干帮范伟拍打后背,手日爵‘递了一杯水给范伟“没,没事了,茉太好吃了,范伟吃得着急了一点。”

    范伟喝完水说。

    “呵呵。”

    大家都笑了理来,只有李秘书脸上的神情有点怪。

    真没有想到涟猫这么可爱的动物也被吃了,范伟一想起来就难受,但愿以后不要下地狱啊,范伟心里叨咭着。

    很快,桌上的东西裤池们吃的差不多了,酒也喝完了,大家的脸都红红的,经理拍着肚子靠在特子上月牙签别着牙。

    “小姐,买单。”

    经理招呼道。

    “哪能让经理买单啊,这次是表提议的,我来镇。”

    范健抢先说,那样子仿对大家说:?谁也不能和我抢。”

    “还买什么单啊,大家都是老朋友了。”

    曾老板这时候走了进来。

    “你搞什么啊,我们每次吃你都不让我们付,是不是看不j撼我们啊。”

    经理说。

    “老何,我和你多年的交情了,再说你还给我介绍了很多客人来,我好意忍收你的钱吗。”

    曹老板粕着经理的肩膀说。

    后来大家又互相推碎一番,曾老板最后还另收了一丰。

    范伟们打了几辆车,范伟和鲁晓,范健坐在一辆车上,车一开范伟讹感觉胃里一阵的难受,范伟的酒黄本来就不行,但今天因为那红酒味道不错,所以就多喝了点,没想到那东西也有点幼。

    车停在了一家KTV前,一下车范伟就吐在了地上。

    大家又忙活了一阵子,然后走进了KTVo

    他们走进了一个包厢,一坐到沙发上范伟就感到天旋地转,头靠在沙发上范伟闭上了眼睛。

    范伟做了一个梦,范伟梦到自己和表姐在月葵疯归的傲爱。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范伟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个陌生的环境,一间不是很大的房间,上贴着粉红色的壁纸。

    范伟忽然发现范伟的衣服都被脱了下来,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人,她正匆躺在一旁看着范伟。

    范伟一看,那女人居然是鲁晓,她在范伟身旁正笑的看着范伟,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几乎透明的吊带背心,没有带乳草,两顾黑色的rǔ头明显可见。

    “我怎么在这里?”范伟问。

    “你黔在KTv里了,我这你回来的,本想这你回家,但是我怎么问你都不说,只有把你带到我这里来了,哪想到一进房间你讹不老实。”

    她的脸有点红。

    峨,我才想起来,范伟没有傲梦,他另同她渗做。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