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书 > 玄幻魔法 > 诡秘之主 > 第五部 红祭司 第一百一十二章 工具人

第五部 红祭司 第一百一十二章 工具人

推荐阅读: 一世神医   此情惟你独钟   你的爱如星光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魔临   医品太子妃   重生家中宝   快穿之不当炮灰   我真不想躺赢啊   最强赘婿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   都市主宰神医   战神归来   画满田园   重生无冕之王   陆先生,爱妻请克制   溺宠神医狂后   秀才家的俏长女  

    最快更新诡秘之主最新章节!

    今晚10点……克莱恩看了眼等在原地的信使小姐,走至桌前,摊开一张白纸写道:

    “我会准时的。

    “另外,最近贝克兰德局势紧张,务必注意控制程度。”

    提醒了莎伦一句后,克莱恩折好信纸,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枚金币和一块不断折射光芒的长方形“钻石”。

    “这是‘昨日重现’符咒,可以让您短暂地向过去的自己借用力量。”克莱恩将三件物品同时递给了蕾妮特.缇尼科尔。

    蕾妮特.缇尼科尔提着的其中一个金发红眼脑袋张开了嘴巴,将所有事物一起咬住,剩下三个则依次说道:

    “为什么……”“给……”“我……”

    “算是预付的一部分报酬。”克莱恩神情如常地笑道。

    “魔镜”阿罗德斯的提醒让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多做些准备。

    蕾妮特.缇尼科尔没有再问,四个长相明艳的脑袋借助被握住的头发齐齐上下晃动了一阵。

    祂随即步入虚空,消失在了房间里。

    克莱恩望了眼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和已然全黑的天色,将外套脱了下来,交给了贴身男仆恩尤尼。

    …………

    晚上9点50分,乔伍德区,靠近塔索克河的一条街道。

    贝克兰德秋冬季常见的阴雨中,一辆租赁来的马车拐入这里,缓缓前行。

    马车上,手拿礼帽的埃姆林.怀特用鲜红的眼睛看着对面脸色苍白头发略显凌乱的年轻男子,微勾嘴角道:

    “就是这里?”

    身影颇有点飘忽感的马里点了点头,指着斜前方一栋带店铺的临街房屋道:

    “对。

    “那是一家店,老板叫查理.雷克,是个血统纯正的鲁恩人,不过,他年轻时去过南大陆一次,希望能够暴富,在那里,他成为了玫瑰学派的成员,‘被缚之神’的信徒,并被派回贝克兰德,负责搜集情报,以及为执行其他任务的玫瑰学派成员提供帮助,我们当初盯了他很久,想要动手解决他,切断玫瑰学派的情报传递,为自己创造更好的生存环境,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埃姆林噙着一抹笑容道:

    “事实证明,忍耐很多时候确实能换来更好的结果。

    “呵,坦白地讲,你的表现和我想象中的节制派‘怨魂’不太一样,我以为你会很吝啬话语的。”

    马里瞥了对面据说已经是子爵的吸血鬼一眼: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而节制也只是控制超过限度的欲望。

    “在这件事情上,我不解释得这么清楚,会担心你听不懂,影响到最后的结果,那样一来,‘节制’这种欲望就超过了应该有的限度。”

    呵,虽然很有哲理,但不用拿我举例……埃姆林姿态悠闲地靠着厢壁,看着对方道:

    “继续之前的话题。”

    马里再次望向了窗外:

    “查理.雷克的家里,有一名来自帕斯河谷的女佣,这同样是玫瑰学派的成员。

    “另外,雷克店斜对面的两栋房屋里,分别居住了一名寡妇,一个酗酒的男人,他们属于‘被缚之神’的信徒,会在关键时刻为玫瑰学派传递情报。

    “你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我们对付查理.雷克时,暗中监控这三个人,通过消息的传递,锁定玫瑰学派在贝克兰德的负责人。

    “当然,我们肯定会给查理.雷克一些机会求救,或者发出信号。”

    埃姆林微微颔首道:

    “我明白了。”

    他旋即侧头望了眼满是阴云看不见红月的天空,转了转左手无名指戴着的那枚镶嵌幽蓝色宝石的戒指。

    这是“玫瑰之誓”戒指,可以让米斯特拉尔伯爵共享他的视觉、听觉和嗅觉。

    这枚戒指转了一圈,竟然又回到了埃姆林的手上,当然,只是临时的。

    如此一来,刚才马里说的那些话语,米斯特拉尔伯爵已经听到,并分享给了别的血族参与者。

    埃姆林原本以为自己虽然只负责居中联络,发挥不了什么重要作用,但至少可以展示下源于“深红学者”的一些类法术能力,在“怨魂”马里面前非常有位格地传递消息,谁知,他什么都不用做,戴上戒指抵达现场就行了。

    这让他很是沮丧,觉得自己纯粹就是一个工具。

    不到半神,很多事情连直接参与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拯救族群了……这一刻,埃姆林心中有了些冲动,觉得自己的层次还配不上自己暗中的身份,还无法承担起应该承担的责任。

    至于“玫瑰之誓”会让两位佩戴者心中的想法时不时出现于对方脑海里的效果,埃姆林并不担心,他提前请“正义”小姐做了催眠,让自己在今晚不会去想不该被血族高层知道的那些事情。

    他感叹的念头刚有落下,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道属于米斯特拉尔伯爵的声音:

    “自大,幼稚,天真……”

    这,这是“玫瑰之誓”将米斯特拉尔伯爵的某些想法随机传递了过来……呵……埃姆林在心中嗤笑了一声,开始不断地默念一个名字:

    “欧内斯.博雅尔……欧内斯.博雅尔……”

    这位子爵就是在米斯特拉尔伯爵保护下,惨遭催眠,去丰收教堂做了许久义工的!

    这时,马里看了眼埃姆林的表情,点了点头道:

    “你现在的态度更加让我放心。”

    很认真,很郑重,很专注。

    啊?埃姆林先是一怔,旋即微扬起嘴角道:

    “谢谢。”

    …………

    那个店的二楼是查理.雷克的家,这位商人年纪已过50岁,父母早就亡故,自己始终没有结婚,据说有几个私生子,但都没和他一起居住。

    吩咐男仆女佣去检查房屋门窗有无锁好后,他回到自己的卧室,倒了杯红葡萄酒,坐至沙发上,相当放松地品尝起来。

    他习惯在睡前喝点酒。

    等到红酒见底,查理.雷克站了起来,走向盥洗室。

    经过卧室内那面全身镜时,他随意地瞄了一眼,身体突然僵住。

    镜中的他,脸色不知什么时候已变得异常惨白,眼睛极度凸出,边缘留下了鲜红的血液,嘴角则带着一抹暗红。

    身为玫瑰学派的一员,查理.雷克对这样的情况并不陌生,未像普通人那样尖叫或乱跑,直接就抬起右手,伸向了胸前。

    他刚触碰到自己戴着的那件饰品,身体就像坠入了永不融化的冰窟,从内到外,一片阴寒。

    这阴寒如有生命力,迅速扩张,占据了查理.雷克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让他有种关节、肌肉都不再属于自己,开始听命于别人的感觉。

    这一刻,他体内仿佛多了一个人,冰冷模糊,充满恶意,直接接管了思维之外的所有事情。

    查理.雷克同时看见镜中的自己有了新的变化,他的眼眸内多了两道身影,皆是穿白衬衣、黑马甲的年轻男子。

    借助右手抢先的那一次触碰,他身前腾地亮起了一抹明灿的光辉。

    这辉芒似乎源于一个缩小的“太阳”,将光与热抛向了四周。

    查理.雷克顿时感受到了温暖,不再被体内的阴寒掌控,口中略显含糊地吐出了一个单词:

    “净化!”

    他胸前那轮微缩的“太阳”愈发炽热,光芒如同温水,向内涌去,荡起了层层涟漪。

    查理.雷克随之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当即放弃门口,蹬蹬蹬奔向了窗户所在。

    那里还未拉上帘布,外面细雨轻落,路灯光芒迷蒙。

    蹬蹬蹬!

    查理.雷克经过铺着地毯的茶几沙发区域时,脚下突然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那张地毯似乎活了过来,缠绕包裹住了他的脚踝!

    砰!

    茶几飞了起来,连带上面的骨瓷茶杯和各种文件,直接拍到了查理.雷克的脸上,拍得他四分五裂,变成了一个被肢解的特木偶。

    刹那之后,查理.雷克的身影凸显在了另外一边,心中残留后怕地继续狂奔。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的卧室太大。

    蹬蹬蹬!

    钢笔乱射,纸张横飞中,查理.雷克终于跑到了窗边。

    作为一个虔诚的信徒,他没有立刻破窗而出,而是握住帘布,刷地将它拉动。

    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按在了煤气管道上。

    铁黑色的金属表面,一层白色的冰霜瞬间凝出。

    喀嚓,查理.雷克身前的那扇玻璃窗自行破碎了,每一块碎片都如同子弹,激射而出,拍打在了这位商人的脸上,插得他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插得他脖子处血液爆发式喷涌。

    查理.雷克眼神一暗,无力地向后倒去,这个过程中,他有惨叫和大喊,可声音却怎么都传不出房间。

    这时,另外一个房间内,明显是南大陆人的某位女佣看见煤气壁灯的光芒出现了摇晃。

    她立刻扭头,望向“雇主”所在的地方,只见那里的煤气管道布满了白霜。

    查理.雷克对面的一栋房屋内,挽着袖子咕噜喝酒的酒糟鼻男子突然瞄到这边的窗帘只拉上了一半。

    在他和查理.雷克约定的暗号里,窗帘全部拉上和全部打开都代表没有问题,只拉一边只拉一半则是出了紧急状况,必须立刻通知上面的人。

    他猛地站了起来。

    PS:推荐一本创业小说,《咸鱼的自救攻略》,做短视频自媒体走上人生巅峰。快眼看书小说阅读_www.bookcu.com